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零四章 又回白森林

    “记得五个月内回来,别错过了拍卖会。”

    “六个月后,我有事需要你帮忙,到时候希望你能回来。”

    变化了模样走在出城的路上,尚景星回忆着吕清媚和陆蓝莲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吕清媚的还好理解,以陆蓝莲的身份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

    小云看了眼魂游天外的尚景星,大声道:“我们去哪?”

    尚景星回过神来,笑着道:“白森林。”

    小云歪着头疑惑道:“那里可是很危险的,我们去那里做什么?”

    尚景星答道:“找矿石,找药草,找妖牛,找……花鳞毒蛟。”

    “不好吧。”小云不无担忧的说道:“虽然你现在实力今非昔比,但花鳞毒蛟可是金丹期妖兽啊,而且还是龙种妖兽,说他堪比元婴期都不为过。”

    尚景星笑着道:“放心吧,我又不是莽夫,我只是去找它打一场,反正现在的我想要逃它也拦不住。况且……”

    小云道:“况且?”

    “况且陆蓝莲说了,破解她那招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说不定它现在还没有恢复。最不济,我还有一张王牌呢。”

    “王牌?”

    尚景星笑着摇了摇头。

    小云不满的嘟起嘴,但尚景星不肯说她也没有办法。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城门处,正好瞧见一个穿着和灵耀门差不多的男子和城卫在争执。

    “灵脉宗吗,真是阴魂不散。”

    尚景星不屑的撇了撇嘴,正如他所说,他不是莽夫,在修为不够的时候躲一躲积累实力,等修为足够了再给敌人致命一击,这才是正确的处理方式。

    “不过……先收利息到也可以。”

    他嘴角勾出一丝冷笑,带着小云走了过去,在经过那灵脉宗弟子身边时,假意不小心撞到他,悄无声息的在他身上拍了一掌。

    “喂!你没长眼睛啊!”灵脉宗弟子嚣张跋扈的大叫一声。

    尚景星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也不答话继续向着城外走去。

    他这一笑把灵脉宗弟子气的不轻,被城卫拦住不说,竟然一个第一层的废物也敢嚣张,他立刻上前想要教训尚景星一顿,结果没走出几步就无缘无故的摔倒在地,等他爬起身时,尚景星早就走远,对此他也只能暗骂一声晦气。

    “你刚刚做了什么?”小云好奇的问道。

    尚景星笑着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两人走的很快,没一会儿功夫就进入了白森林,然后停下脚步,遥遥看着那边还在想要进入起始城的灵脉宗弟子。

    就在这时,灵脉宗弟子毫无征兆的一口鲜血喷出,随后便倒在地上没了声息,把周围的两个城卫吓得不轻。

    将飞回来的冥剑沙收起,尚景星带着小云转身离去。

    就这么走着,小云有一种重返故地的感觉,心中不由升起感叹,当初第一次进入白森林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时候兵心门即将灭门,自己为了不让尚景星去做傻事将他带入此地,那时候的他连一只普通的妖牛都需要费尽心机对付,现在却已经是能够瞬间击杀金丹期的强者。

    “你有什么计划吗?”小云问道。

    “没有。”尚景星见小云磨着牙大有一副要咬上来的模样,立刻摆手,“有的有的,比如一直往深处走,我们两个轮流使用精神力探查。”

    “哼,等于没有。”

    “反正不急,我已经做好在这里待上几个月的准备了。”

    “对了。”尚景星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下脚步,从储物袋中取出链钉递给小云,“链钉给你吧,我现在用不太上了。”

    小云瞟了他一眼,没有去接,这可是她第一次锻造的兵器,也是第一次送给尚景星的礼物,怎么可能拿回来。

    她道:“你的棺材不是需要兵器嘛,又不是只能是剑。”

    尚景星目光一闪,还真是啊,谁也没说过百兵魂棺只能用长剑,经过小云这一提醒他心里马上活络起来,那法宝可不可以呢?

    想到就做,他立刻坐下身,将百兵魂棺打开一寸,尝试的将破灵链钉投入其中,结果真的成功,城势力战中死去的金丹期魂魄立刻蜂拥而来,各自和一根链钉融合在一起。

    尚景星又将之前得到的四品人阶铁球法宝放进去,同样成功,巧的是正好被它原主人融合。

    “这以后我就等于是随身带着一支军队啊!”

    尚景星想到以后棺门一开,成千上万的兵器法宝飞出,直接将敌人轰杀至渣的场景,不由得激动不已。

    他低下头,看了眼棺门上的名字,四十五个,炼气期统统被他削除在外,兵魂越多消耗的灵力也就越多,他可不敢多收。

    “十七个金丹期,西一区域的金丹期死了一大半,这样下去哪怕下次没有我东一区域也不会输了吧。不过……我可是和西一做了‘约定’的呢,呵呵。”

    尚景星想到城势力战赢了后,自己对西一层主说的那些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出窍期?

    给我一两年,我嫩死你!

    接下去几天,尚景星和小云的行动正如他所说,一直往深处走,期间如果精神力探查到灵药或者矿石就绕路,如果碰到妖兽,尚景星就果断上前练手熟练自己的各种力量,随后死去妖兽的魂力被他收入铁盒之中,等以后有需要用浊气复活。

    反正自从知道百兵魂棺的真正用法后,他已经打定主意要组建一支“军队”了,既然有人有兵器有法宝,怎么能少了坐骑呢!

    当然,在这几天里,他们两个赶路的时间其实也并不多,满打满算都不超过一天,两人更多时间是在时轮水镜中修炼,反正尚景星这一次不赶时间,更并没有明确的目的,自然不能把修炼落下。

    “总有种过去很久的感觉呢。”

    尚景星站在一个直径绝对超过十里的大坑前,面带追忆之色。

    凌峰,他真正的崛起之地,他在这里获得百兵魂棺,成就极限体修,甚至获得白泽血脉,明明才过去一个多月,他却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小云瞥了他一眼道:“那是因为你从凌峰出来后就没消停过。”

    “也是。”尚景星哈哈大笑一声,一甩手,道:“那这次就当旅游了。”

    “继续向深处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