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九十一章 冥劫葫芦

    两个时辰后,炎剑沙的锻造彻底完成,尚景星取出一粒放在手心,原本如同手握利剑的刺痛感和火炉般的炽热感已经消失,但这并不代表炎剑沙失去了原本的力量,而是他能做到让其内敛。

    尚景星嘴角一勾,道:“不错。”

    将所有炎剑沙投入炼器功能的炉子中,然后又送入大量刚刚从腾鹤楼库房中交换、购买的炼器材料,这些材料基本都是他按照炎剑沙的鉴定建议所挑选,不过其中有一件是按照他自己想法加入,那就是幻冥枯枝这件用于制造飞剑的极品材料。

    加入这件材料后具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他无从得知,甚至在几分钟前他都没想过要加入幻冥枯枝,完全是属于临时起意的决定,这样做的风险不小,但在尚景星的想法中,一旦成功的话功效必然也不小。

    准备工作做完,将外形绘制的工作也交给炼器功能,扫了眼预计值他满意的一拍手,点下炼制,庞大的吸力立刻出现,他体内的灵力无时不刻的在被大量吸取,同时万界点也出现变化,八百万界点被直接扣除,只剩下五十点,完全不足以应对意外情况。

    一如之前的提示音出现,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确定。

    “希望明天别出现意外情况吧,不然就遭了。”他抬起头,透过窗户看见屋外的天色,“看来不是明天了。”

    天色渐渐变亮,炼器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尚景星没有选择继续修炼,而是为了今天的战斗养精蓄锐,简单地说,就是睡觉。

    适应了灵力被吸取的不适,他躺回床上渐渐进入梦乡,这一睡便是许久。

    当日正午,尚景星迷糊的睁开双眼,迷糊中的他还没发现时间不对,只是觉得浑身不自在,脑袋有些发胀。

    摇了摇脑袋试图驱散不适的感觉,他自言自语道:“炼器的后遗症吗……”

    虽然用万界直播炼器几乎全自动,在炼器的过程中不需要他做什么,但白孋魂赋的注入对他精神力消耗不小,至于灵力,睡了这么久早就恢复了。

    发现自己除了脑袋发胀以外并没有其他不适后,尚景星坐起身子,从万界直播中取出一晚上“辛苦”炼制的法宝。

    那是一串像是手链一样的法宝,漆黑色的绳子上挂着一个火红色的小葫芦,绳子是由幻冥枯枝所制,小葫芦里则存放着那十粒炎剑沙。

    “挺别致的嘛。”

    尚景星想也不想就将手链套在右手上,然后开始查看这法宝的详细资料,由于这本身就是他炼制的法宝,因此鉴定功能直接将所有资料给了出来。

    价格:一千万灵石(稀少)

    名字:冥劫葫芦、冥剑沙

    类别:攻击类法宝

    品阶:四品天阶

    锻造者/炼制者:尚景星

    来历:由炎剑沙和幻冥枯枝为主要材料,经由炼器功能制作。

    作用:冥剑沙在外时如同飞剑,具备一定的定魂之力,在内时则催生剑气、充盈葫芦。冥劫葫芦用于储存剑气,冥剑沙使用一次后其上的剑气就会消失,如果冥劫葫芦中还有剑气则自动补充,没有则冥剑沙直接回到冥劫葫芦中。

    使用方式:输入灵力,不熟练时,需要口念“轮回冥劫”,如果给别人使用则需要传授特殊法诀。

    建议:葫芦无底,大量锻造冥剑沙投入葫芦中,冥剑沙越多品阶及威力就越高,当到达一定程度可施展“冥劫”。

    “嗯……冥劫葫芦、冥剑沙吗……名字还不错。”

    尚景星对于这第一次炼器的结果非常满意,不枉费他放入大量珍贵的材料,先不说冥劫或者定魂的力量,光是相当于飞剑就极为可怕,要知道除了一部分有奇遇的天才,飞剑是只有元婴期才可使用的攻击手段,无需法诀、速度极快、威力强大、灵力消耗较少,这些种种优点导致大多数达到元婴期的法修都抛弃了繁杂的法诀,只用飞剑战斗。

    当然,对于尚景星来说,灵力消耗较少这点并不存在,因为……

    “消耗的灵力竟然和九重玄元棍的一重之力相当,又是一个消耗灵力的大头啊。”

    苦恼的摇了摇头,他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收回心思,他爬下床慢悠悠的开始穿衣服,目光随意的瞟向窗外,看见天空中高挂的太阳,整个人僵在原地。

    完蛋!

    尚景星原本慢悠悠的动作离开快了起来,一只手穿着衣服,一只手洗漱,短短十息时间他穿戴整齐、洗漱干净,从储物袋中掏出一长条精铁“啪嗒”一口咬了下去,呲铁本来用来增加力量的妖赋被他用来当成节约时间吃饭的作用。

    他快步走到窗口一把推开,伸手向后一引,然后想都不想直接从腾鹤楼六楼跳了下去。

    嘭!

    双脚落地,尚景星叼着精铁稳稳的站在地面之上,而他刚刚跳出来的窗口那里,百兵魂棺飞了出来附在他身后。

    没有时间浪费,他直接原地一跳,平步青云出现在他脚下,不过还没等他朝着城外飞去,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原来你还知道起来啊?”

    听到这声音,尚景星一愣,转过头,看见的是一张陌生且熟悉的脸,立刻安心下来,笑道:“你还在啊,那说明我没迟到咯。”

    陌生男子走到他身旁,熟悉的苦笑道:“的确还没有,但也快了。”

    “没事,有你在就一定赶得上。”

    尚景星笑着走到陌生男子的身旁,此人看上去普通,但他现在的身份却是东一层主的王牌,将会和尚景星一起参加百人战。

    陌生男子没有废话,直接从怀里拿出白纸,上面写着“传送”两字金文。

    “咦,金文了呀。看来层主这个月也有收获呢。”

    尚景星清楚的记得上次自己和影墨蝶被严龙带着传送时,用来写“传送”二字的是隶书。

    “嗯。”

    陌生男子简单的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说“准备好了吗?”,但没等尚景星回应,强烈的晕眩感再次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