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九章 第三场胜

    “停下吧,再继续打下去也没有意义。”

    尚景星站在幻境之外,劝解似的开口,希望雷落霜停下这毫无疑问的战斗。

    然而雷落霜并不领情,她咬着嘴唇,不甘的说道:“我拒绝!这次绝不会像上次那样,让你轻易破开我的幻境!”

    尚景星一愣,轻咦一声,看着雷落霜的目光微微一变。

    “不会像上次那样?”

    他分明记得自己和雷落霜只见过三次,而幻境只进入一次,那就是凌峰之中,但那里的记忆雷落霜应该是没有的才对!

    尚景星目光微微闪动,由于不愿意让雷落霜知道自己还具备凌峰中的记忆,他只能旁敲侧击的说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应该没有见过面吧,幻境我更是没进入过。”

    雷落霜抬眉望向尚景星,抿着嘴说道:“不用再装了,我知道你有凌峰中的记忆。”

    随着她的这句话出口,尚景星身上的气势猛升,些许杀意在他眼中飘溢,这件事太过奇怪,师姐完全没有理由骗自己,她既然说除了自己没有人具备凌峰中的记忆,那就必然是如此,可雷落霜话语中的意思和口气却再明显不过。

    她知道凌峰中发生的事!最少她知道自己在凌峰中遇见过她并且破解了她的幻境!

    啪!

    尚景星右脚前踏,被收入储物袋中的九重玄元棍再次取出。

    这件事事关他和师姐的生死,绝不能让不能信任的人知道!

    眼看他就要出手时,一旁的幻境“哧”的一声被一道月牙似漆黑剑气斩断,剑气斩断幻境后朝着雷落霜笔直飞去。

    雷落霜抬手打出一打掌心雷,结果月牙剑气突然化作影墨蝶的身躯一个闪烁出现在她的身后,碧绿色的匕首横在她的脖子上。

    “威胁主人!死罪!”

    话虽这么说,但影墨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询问的看向尚景星。

    尚景星略显迟疑,他对恶人出手毫不留情,但是对雷落霜这样塔界少数保有良知的人无法杀戮果决,要不是因为这件事并不只涉及自己的安危,还牵扯到师姐的问题,他说不定直接放雷落霜走了。

    就在他犹豫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尚大人请不要出手,这件事落霜不会告诉别人的。”

    这是一道如同泉水般清澈、如同幽谷般清冷的声音,奇异的是,就是这样的声音之中竟然带着一份魅惑之意。

    不同于吕清媚算计人时的危险妩媚,也不同于魔血楼这种天生媚骨之人的妖艳,这种魅惑浑然天成,哪怕用再清冷的音调说话,哪怕是举手投足也无形的释放着惊心动魄般的诱惑。

    ‘竟然能让我生出怜惜之意?!’

    尚景星眉头皱起,抬起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想要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在说话,因为他清楚这绝不是雷落霜的声音,更不是媚术,在他看来这必定是一名强者。

    然而,当他看清说话的“人”时,顿时愣住了,因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站在雷落霜肩上的天狐。

    稍稍楞了一秒,尚景星旋即释然,如果是“百岁美人、千岁天通”的天狐的话,那一切都很正常了。

    就在尚景星愣神的时候,天狐“啪嗒”一声从雷落霜肩上跳下,然后不顾雷落霜的阻止,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尚景星面前,然后朝着他一扑。

    尚景星目光一闪,抬手就想一掌拍出,不过这时他体内的钟山神和精卫同时开口,制止了他这个行为。

    攻击被制止,天狐已经扑来,但她不是为了攻击,而是跳上他的左肩。

    同时,钟山神和精卫一起出体,钟山神变小站在尚景星的右肩之上,而精卫这绕着天狐飞舞。

    精卫兴奋的说道:“啊,是天狐姐姐,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钟山神笑着道:“天狐,好久不见。”

    天狐轻笑道:“对啊,的确很久不见了,小精卫最近过的好吗?”

    精卫停下飞舞,落在天狐身旁依偎着她说道:“天狐姐姐我给你说,主人有很多好吃的哦!超好吃的!”

    尚景星奇道:“你们认识?”

    钟山神道:“当然认识了,我们可是一起在凌峰住了上万年呢。”

    尚景星恍然大悟,对啊,天狐是作为雷落霜的被赐予的愿望带出的,是浊兽,她和钟山神、精卫认识完全是情理之中。

    三兽闲聊了一会儿后,天狐拍了拍小精卫,小精卫心领神会的飞起来,随后天狐用两条后腿站起来,学着人的模样朝着尚景星抱拳道:“落霜并没有凌峰中的记忆,她之所以会知道凌峰中的事,是因为我告诉她的。而且我也可以保证她不会说出去,您是救出我妖族的恩人,更是救出娘娘的恩人,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对此……”

    “我和落霜都有共识,请您放心。”

    尚景星点了点头,对于身为浊兽的天狐,他愿意去相信。

    见尚景星相信自己,天狐一笑放下心来,转过头,看向雷落霜,请求似的说道:“落霜我们弃权好吗?”

    雷落霜低下头,她和天狐的关系与其说是主仆其实更像是朋友,如果可以的话她并不希望违了天狐的意,但其中又牵扯到自己的愿望、自己的母亲。

    犹豫许久后,她抬起头,朝着天狐投去歉意的眼神,随后坚毅的道:“天狐你不用出手。尚景星,对不起,我不能输,这场势力战对我很重要,哪怕是死我也要赢!”

    尚景星叹了口气,心里暗道果然不论是谁都有着自己的坚持的理由,只是有些人为了别人,而有些人为了自己。

    雷落霜这样的决断,反而让尚景星更不想出手,他张口想要劝说,这时他身后的林中传出一道声音。

    “不用,我们弃权。”

    听到尚景星和雷落霜后半段对话的雷落冰漫步走出,本来她回来是打算找尚景星算账的,但现在为了自己的这个妹妹,果断的克制了自己的冲动和怒气。

    当然了,在发现尚景星并不是无谋的找自己等人单挑,而是策略的将自己引走,她的怒气其实已经消散了。

    她在之前被尚景星打败又教育一番后,对尚景星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因此在他做出无谋之举后,雷落冰有种幻想破灭的感觉,极为生气。

    “城势力战,十人战,第三场,东一区域尚景星十人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