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八章 魂棺之威

    “百兵魂棺,兵落百魂!”

    尚景星伸手一招,十把长剑如同最严守军纪的士兵,整齐划一的将剑尖指向老者。

    “疾!”

    话音刚落,鸣剑之声响彻当场,每一把剑都带着二鸣之声,十道二鸣之声同时响起声势极为浩大。

    叮!咔嚓!嘭!

    十把长剑化作十道长虹在铁珠直接急速穿梭,几乎每一息都有数十道铁珠碎裂的炸响声响起。

    噗!

    老者一口鲜血喷出,性命相交的法宝一息内被摧毁数十上百,这对他的创伤不下于重伤。

    他一双眼睛瞪的极大,惊恐的情绪写满双眼,哆嗦着嘴道:“你这到底是什么法宝?!怎么可能这么强!!”

    尚景星轻轻一笑没有说话,用八品天阶的法宝去对付四品人阶的法宝,这不得不说有些欺负人。

    其实说实话,他对于百兵魂棺有如此威力也有些惊讶,毕竟以他现在的层次还无法理解八品天阶的可怕之处。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情理之中,先不说八品天阶这品阶,光是如今百兵魂棺之中的二十八道兵魂就修为不俗。

    这二十八道兵魂中,其中二十六道是兵心门已故的同门,他们身前修为虽然不强大,但经过百兵魂棺一段时间的滋养后,实力已经快追上在势力战中被收入棺中的楚天雄和屈剑寒。

    而长剑,虽说当初白泽只是随意锻造,但她的修为摆在那里,哪怕再随意也堪比三品地阶。

    也就是说,这看似简单的十剑,相当于十名具备二鸣之速、手握三品地阶兵器的金丹期!最重要的是这十把长剑还有器灵!

    转眼间五息过去,此时兵魂也已经熟悉了自身的攻击方式,不管是速度还是技巧都比最初强了许多,每一息都能摧毁近两百颗铁珠。

    “不,不会的……不可能……”

    老者已经躺倒在地,身前的衣衫被他吐出的鲜血染红。

    尚景星瞟了一眼,觉得自己没必要非把铁珠都摧毁才杀他,自己的灵力也支撑不住,于是他心神一动,十把长剑随心而动,全部调转方向朝着老者飞去。

    噗噗噗噗!!!

    一连十声的入肉声,十把长剑尽数洞穿老者的身躯将他钉在地上,死状颇为凄惨。

    “说一招就一招。”尚景星撇了撇嘴,虽然他也不清楚使用法宝到底怎么才算一招。

    说话间,十把长剑自动从老者体内抽出,在空中转了一圈将血渍甩掉,然后排队似的飞回百兵魂棺。

    “哐当”一声,棺门再次闭合,从外部看没有半点缝隙,不知情的人恐怕都看不出这是一具棺材。

    尚景星伸手一引,将老者的储物袋和铁珠尽数收起,虽然对他来说没用,但可以交易出去赚一点万界点嘛!

    然后他双脚蹬地准备去支援其他人,结果还没等他跳起,身子一阵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啧,得意忘形了。”

    他也发现了自己此时的状态,灵力全空。

    百兵魂棺强的不讲道理的同时,消耗的灵力也是极其可怕,再加上他之前变化出两堵巨大的土墙,哪怕以他堪比金丹期的灵力量也承受不住。

    “唉,又是一个消耗灵力巨大的手段。”

    尚景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的各种手段皆是消耗灵力巨大,九重玄元棍就不说了,他到现在想要使用三重之力都极其困难,“变化”誉文所消耗的灵力也是一个大头,刚刚只是变出两堵没有生命、单纯就是体积大的土墙就让他灵力消耗了一半还多,现在又多了一个百兵魂棺,要不是他灵力量非比寻常恐怕难以支持其中任何一个消耗。

    “如此看来,那在凌峰中机缘巧合下获得的巨大灵力量却是成了我最根本的力量,不然别说这次的十人战、之前的势力战,就连普通金丹期都很难取胜。”尚景星嘴角一勾,抬头望向天空,“有意思,这就是星辰眷顾吗……”

    吃下几颗恢复灵力的丹药,他稍稍休息了会儿后,一跃而起,当他到达约有十丈之高时,力量用尽开始下落,这时一朵白云适时的出现在他脚下将他托到土墙之上。

    上了土墙,他先是看向影墨蝶的方向,发现此时影墨蝶和雷落霜两人正打的难分难舍,以实力而言,影墨蝶比雷落霜强了许多,但天狐对于影墨蝶这种刺客型修士非常克制,两人算是不相上下,唯一让尚景星感觉奇怪的是双方都非常克制没有下死手。

    他拖着下巴疑惑的看着远方,口中喃喃自语道:“奇怪,影墨蝶克制是因为我之前有特别吩咐她,不出现危及生命的情况下最好不要杀雷落霜,那雷落霜是为什么呢?”

    “说不定看上你了。”吕清媚没好气的声音突然传来。

    尚景星笑着转过头,道:“净瞎说,挺快啊,我还以为小云会是第一个结束的。”

    吕清媚指了指手中的天布棋盘,道:“小云和斩不归都已经结束了,而且我那对手是弃权的。”

    尚景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弃权正是因为对方知道自己完全没有胜利的可能才会这么做,也就是说吕清媚的实力最少也比对手高出两三层。

    “既然这样我们就去支援其他人吧,快点结束这场十人战,我还想回去休息呢。”

    尚景星说着就想跳下土墙,却被吕明清拦住。

    她关切的说道:“你脸色不太好,休息一会儿吧,公羊业也结束战斗了。有我们四个在你不需要出手。”

    尚景星一愣,转头直视吕清媚的双眼,里面闪过的柔情关切让他心里没来由的心头一颤,原本想要拒绝的话语也因此止住。

    “好吧,那你去帮游家兄妹吧,我去看看小影,有点事想要问那个雷落霜。”

    这次吕清媚没有阻止,而是看了他一眼后跳下土墙,朝着游家兄妹的方向飞去。

    “桃花劫吗……”

    尚景星苦笑着摇了摇头,直到刚刚他才发现了吕清媚对自己的情意,对此他要说没有窃喜,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也是男人,哪个男人没梦想过三妻四妾,更何况还是吕清媚这样的绝色女子,可他现在的情债实在太多,不敢再招惹。

    在心里下定决心当做没看见后,他跳下土墙的另一面,平步青云再次升起,带着他飞向影墨蝶和雷落霜战斗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