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二章 陆蓝莲对战雷落霜

    尚景星被传送下场,迎接他的自然是热烈的欢呼,他轻轻一笑朝着众人点头,然后转过头看向陆蓝莲,道:“小心点。”

    陆蓝莲笑道:“等你什么时候肯小心点了再来说我吧。”

    尚景星哑然失笑,知道陆蓝莲指的是自己一直不计后果的疯狂。

    两人说了两句,塔界规则的声音再次响起。

    “城势力战,个人战,第二场,陆蓝莲对战雷落霜,开始。”

    听到陆蓝莲的对手竟然是和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雷落霜,尚景星一挑眉,笑道:“看来不用小心了。只希望陆蓝莲能下手轻点。”

    可惜陆蓝莲已经被传送听不见他的话。

    场中,雷落霜还是老样子,一身仕女装,明明心里怕得要死,但脸上却装着阴冷、煞气的模样,用尚景星的话来说“她意外的有点萌”。

    其实雷落霜不怕不行,她自己不过是炼气九层的修为,要不是从凌峰中带出天狐浊兽,她根本没资格参加个人战,更别说对手是陆蓝莲!

    对于陆蓝莲的名头整个第一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划分什么第一层战力第一啊、第一层天赋第一啊,都是自动将她刨除在外,简单地说,陆蓝莲就是属于和四位层主一样的规格外存在。

    “我知道你,我们点到为止如何?”

    陆蓝莲率先开口,和看待其他西一区域的人的眼神完全不同,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西一区域最异类的两人,就是雷落冰和雷落霜两姐妹,她们一个因为性格刚强想要改变歧视女性的西一区域,一个则是因为从小生活在东一城完全没有西一区域的陋习。

    所以,就和尚景星对雷落冰留手一样,陆蓝莲对于雷落霜也毫无杀心。

    雷落霜一愣,旋即回忆起什么似的做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点头道:“好,不过你也小心了,我没那么弱。”

    两女目光一凝,同时右足点地,不同的是,雷落霜为了拉开距离向后移动,而陆蓝莲则快速向前逼近。

    两人同是法修,但陆蓝莲的力量就是没有灵力百分百加成的情况下依旧恐怖,明白这点的雷落霜根本不敢近身战。

    仅仅只是一息的功夫,雷落霜就明白自身正面临的状况,陆蓝莲的速度实在太快,别急说拉开距离,恐怕不用几息自己就会被逼着进入近身战。

    ‘想要改变这点只有……’

    雷落霜目光一闪,双手法诀开始连掐,灵力激荡,同时一道琉璃色从她眼中划过。

    “嗯?”

    陆蓝莲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立刻止住脚步抬头望天。

    雪?

    她伸出左手接住从天空飘落之物,正是雪。

    黑色的雪!

    “不好!”

    陆蓝莲一惊,将手中的雪甩开,同时抽出腰间的软剑,快速舞动,防的无懈可击再没有一朵雪能够沾到她半分。

    “晚了!”

    雷落霜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她的额头浮现“雪”字金文,双手的法诀也在这时完成。

    正所谓有什么样的将军就带出什么样兵,东一层主擅长誉文,西一层主擅长毒术,因此他们所管理区域的城民也就更热衷于学习自己层主的擅长之物,就好像东一区域很少有人喜欢用毒一样,西一区域也没有几个修士擅长誉文。

    但!

    从小在东一区域长大,又在西一区域生活数年的雷落霜却不同,她很好的吸收了两个区域所长,并且!将其融合!

    地阶功法:毒海生云!

    “雪”字金文!

    “咦?”

    在远处观战的尚景星轻咦一声,他抬头看向天空,那里正飘着数朵巨大的毒云,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古代背景的塔界看见这样的招式。

    水蒸气形成云,云再将雨水或雪落下,落下的水或雪在云散去后被太阳照射蒸发再次形成云,总的来说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循环,在现代是人尽皆知的知识,但没想到这在塔界竟然被雷落霜研究出来,将《毒海生云》和誉文“雪”形成一种全新的功法。

    “听说塔界创造功法相当困难,我倒是没看出这雷落霜竟然天赋如此之强呢。虽然这还不算完全的新功法就是了。”

    尚景星带着笑意轻声呢喃一句,他丝毫不为陆蓝莲担心,雷落霜虽然天赋惊人,但和陆蓝莲比还差的远,至少两人之间还有一道炼气期和金丹期的沟壑。

    这时,场中的雷落霜再次掐动法诀,竟然还有后续招式!

    “啧。”东一层主撇了撇嘴,妒忌的说道:“西一你上辈子是积了多少德,做了这么多恶事竟然还能生出这么两个女儿。”

    想到自家那小子参加一个登凌峰现在还在家里养伤,东一层主表示自己现在心态要爆炸了啊!

    “嘎嘎嘎……”

    这难听的笑声毫无疑问是西一层主。

    “飞舞吧!风雪!”

    雷落霜法诀已然完成。

    地阶功法:飞雪连夜!

    呼!!

    雪随风动,大量带着剧毒的飞雪朝着陆蓝莲笼罩而去,在外人看来陆蓝莲就像是被裹在一个黑乎乎的圆球之中,让人无法看清里面的状况。

    “陆蓝莲不会输吧?”小云罕见的对尚景星以外的人露出关心的神情。

    尚景星轻笑一声,大手盖在小云头上,没有说话,只是使劲的揉了揉。

    这时,倒是吕清媚笑着说道:“放心吧,陆蓝莲可没这么容易输。”

    随着吕清媚的话语落下,场中果然出现了新的状况。

    轰!!!

    由黑雪形成的圆球瞬间炸裂,一朵蓝色的莲花悄然绽放,所有的黑雪被瞬间洗净,恢复雪白的雪花漫天飞舞充满美感,被莲花包裹着的陆蓝莲毫发无损!

    不,并不是毫发无损,她原本洁白如玉的左手被染上了难看的乌黑色。

    “毒吗……”陆蓝莲抬起左手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后抬起头看向雷落霜,轻笑道:“我为之前所想道歉,不该轻视于你。”

    取出一颗解毒丹勉强压制剧毒,她接着道:“接下去我将快速结束战斗,以作为我的歉意,而且这毒也有点麻烦。”

    远处,尚景星单手捂脸,他第一次发现陆蓝莲竟然如此实诚、耿直,你为了快点解毒就快点解毒呗,你说出来干嘛啊?!本来前半句话还正常,加了最后一句话人家会怀疑你装逼的啊!会生气的啊!

    还好,雷落霜并不是心胸狭窄之人,而且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她对感情非常敏锐,因此看得出陆蓝莲这句话并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

    “小心了。”

    话音落下,陆蓝莲瞬间消失在原地,一鸣之声响起,狂风在她身后肆意刮动,脚下的青草无力的排开两边,在场大多数人已经无法看见她的身影,只能通过地面的青草之“路”辨认她前进的方向。

    不好!

    雷落霜心里一惊,这时顾不得保留,直接掀开自己的底牌。

    “天狐!”

    呜呜!

    雪白的天狐瞬间从雷落霜的丹田中飘出落在她的身上,一对狐目神光四射,幻境成!

    急速前进的陆蓝莲顿时被罩入幻境之中,周围的环境大变,魑魅魍魉鬼哭狼嚎的朝着扑去,然而陆蓝莲不为所动!她的速度不减,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无视魑魅魍魉的攻击直接穿了过去!

    “信则真,不信则假。”

    陆蓝莲轻念一句,这是世间绝大多数幻境的真谛,但能真正做到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撞向几乎致命的攻击几乎没有,更别说陆蓝莲这种连一秒思考都没有的情况下!

    灵力疯狂运转注入软剑之中,同时左手迟缓的开始掐动法诀。

    地阶功法:莲华剑!

    这一刻,软剑如同一瓣锋利的莲花瓣,一往无前,只听“哧”的一声,整个幻境如同布匹一般瞬间撕裂。

    呼!!!

    排山倒海般的风浪朝着雷落霜袭去,青草尘土全部扬起形成一道青黄色的帷幕,幻境被撕裂让雷落霜整个人楞在原地,别说是躲避攻击,就连反应都没能做出。

    一瞬间,母亲的笑颜再次在雷落霜眼前划过,愧疚之情涌现,解脱之感同时升起,“对不起母亲,我还是没能做到。”

    就在雷落霜准备闭目等死时,风浪和剑气消失,软剑在她咽喉外的一寸处停下。

    “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