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不服就打!

    从传送阵走下来的尚景星感觉很郁闷,他不明白自己之前二次传送得几乎吐出来是图啥,明明城里的传送阵一点都不会感到异样啊!

    像是看穿他的想法一般,陆蓝莲浅笑道:“如果传送阵都会赶到不适,那塔界各个门派就没必要一直寻找传送阵失传的制作方法了。”

    尚景星一听,恍然大悟,对啊,要不是这传送阵不同于誉文传送,珍贵程度极高,当初商丹宗又怎么可能用荣誉四贯长老的身份来和我换取星移罗盘的信息呢!

    想明白这点,尚景星也就不再郁闷,在层主府仆人的带领下和陆蓝莲一起大步走向宴会开办的方向。

    因为那个传送阵平时都是用来传递颇为紧急信息所用,所以传送的目的地就是在层主府内,尚景星六人只用了半盏茶时间就达到了宴会所在。

    说是宴会,其实这里只是一个校场,城势力战又不是赢了,怎么可能真的吃喝玩乐开宴会,这次的宴会目的更像是大战前的誓师和让彼此认识一下而已。

    当他们六人到场,五女一男的组合,其中又有陆蓝莲,很多没见过尚景星的人也猜出了他的身份。

    每个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要是在以前,这些人看得必定是美若天仙的陆蓝莲,但现在,他们更关心不久前还默默无闻现在却当上代层主的尚景星究竟长什么样。

    “也没有三头六臂啊。”

    “的确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啊,尚大人和陆小姐一起来的,真是金童玉女。”

    宴会嘉宾议论纷纷,尚景星只是轻轻一笑,他早已不是当初刚刚来塔界的吴下阿蒙,别说这些人,就是再多一倍的人看着他,他也不会有丝毫怯场。

    抬头看见远处的东一层主向自己招手,他一马当先直接走了过去。

    “层主久违了。”尚景星抱拳道。

    “哈哈,我的代层主哪来的这么多礼节。”东一层主打断尚景星的行礼,热情的拉着他指着身旁的人给他介绍,“东三和谷主你都见过,我就不介绍了,这两位是商丹宗四贯长老,向无丹,白夜商。”

    向无丹是一名微胖老者,修为不俗,看上去颇为和善,名字虽然是无丹但身上一股子药香,显然是商丹宗炼丹一派。

    白夜商是一名满脸笑容的中年人,和向无丹不同,他的笑容中透着一股虚假让人看着非常不舒服,他的气势肆无忌惮的放出,显得比向无丹强大不少,看着尚景星的表情也不怎么友善。

    向无丹抱拳道:“久仰大名,尚长老有礼了。”

    “哼。”白夜商瞟了尚景星一眼冷哼一声。

    这时东一层主的传音给尚景星道:“向无丹是六贯长老一派,为人不错,可以深交。白夜商乃是泰家一派,要小心一点他。”

    尚景星目光一闪,不动声色的朝着向无丹抱拳道:“在下刚来塔界没多久,就不说久仰大名的客套话了。不过,向长老一看便不是寻常人,不用久仰想必也必定有大名。”

    至于白夜商?

    尚景星表示你不给我好脸色我还懒得理你呢。

    白夜商温怒之色一闪而过,他本意是等尚景星主动行礼后羞辱他一番,为自己那老友的两个儿子报仇,结果哪想到尚景星理都不理他,反而自己被羞辱。

    尚景星毫无畏惧的盯着白夜商,笑道:“怎么?白长老有什么话想说?”

    尚景星根本不怕白夜商,自从得罪了泰家后,他就对商丹宗进行了非常彻底的了解,知道商丹宗是最近今年才从从第三层晋升到第四层,底蕴不够,最直观的表现就在于门中很多人都是随着门派提升而非修为达到进入第四层,眼前的白夜商就是最好的例子,仅仅金丹五层。

    听到尚景星这句话,白夜商立刻大怒,想要动手,但没等他这个想法付诸于行动,立刻就感觉到三股气息笼罩他,冷汗从额头滑落,白夜商哪里还敢动手,立刻收回气势,一甩长袖灰溜溜的离开连一句狠话都不敢留下。

    “哈哈,来,我继续为你介绍。”东一层主就好像没看见刚刚的事一般,继续笑着为尚景星介绍,“这位是墨书派的掌门,墨书,墨书派乃是第一层第三十六名的门派,十人战时他会带着门众参战。”

    墨家?

    尚景星假意上前几步实际上不着痕迹的挡在墨书和影墨蝶中间,笑着道:“墨掌门,我早就听说过你的事了,听闻贵派经常会出售和制造一些纸张、墨汁,以后倒是可能要上门打扰了。”

    墨书立刻笑着客套两句,无非也就是代层主亲临蓬荜生辉的废话。

    他到没有发现影墨蝶,不过就算他发现了也没什么,影墨蝶之事乃是墨家机密,他这种被丢在一层的人还真没资格知道。

    众人又说了几句,今晚参加宴会的人也已经到齐,东一层主立刻走上高台宣布宴会开始,同时言简意核的丢下一句话。

    “城势力战的一切调度都将交给代层主,现在请他说话。”

    这一句话直接让全场炸锅,尚景星的确很强,但他在灵耀门的势力战中并没有表现太多的实力部分,很多人还缺乏认知,并不认为他能领导众人参加城势力战!

    其实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正常,毕竟尚景星唯一让外界所知道的就只有他炼气期的实力和誉文天赋,炼气期在没有凝结虚丹之前,实力的确不强,很多人都不认为他有资格让自己听命与他。

    “我似乎听见了不服的声音。我只想说……不服就动手啊!”

    尚景星笑着走到东一层主直接站着的位置,傲然看着下方的众人,炼气期?给自己提鞋都不配,普通金丹?勉强过几招而已!

    他如此嚣张的话语更是激起不少人的不忿,在场可都是东一区域最强的一批人,自然是心高气傲,几个刚刚凝结虚丹的炼气已经大声嚷嚷的想要出手。

    “该死,这尚景星也太嚣张了吧!以为自己当了代层主就了不起了!”这明显是反对派的那票人。

    “年少有成,的确容易心浮气躁,倒也不算什么。”此人倒说的非常可观,作为老一辈他们这些人多数都是中立派。

    “刚刚是谁说尚大人嚣张的?!来来来,别叫嚣,先和我过过招!”尚景星的粉丝立刻表示不服。

    “唉,尚大人和你们打就是欺负你们,让你们双手双脚都能碾压。”显然,这是脑残粉。

    尚景星嘴角挂笑,看着下方如同菜市场般的争吵画面,伸手一探,九重玄元棍入手,随后重重的朝着地面一磕。

    轰!!

    巨大的声响让场面安静下来,地面出现震动,如同蜘蛛网般的龟裂在尚景星脚下蔓延,索性这高台是个巨大石台,要是木质的恐怕现在已经散架了。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尚景星,他这架势该不会是要?

    “我说了,今天不服的人都可以动手,一个,十个,或者一百个,就算你们全都上也没问题。谁赢了我,城势力战我就听他调遣,同时代层主的位置也可以拱手相让!”

    哗!!!

    疯了!

    这是众人同时在脑中闪过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