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七十三章 多方关注

    陆蓝莲、蓝莲谷主、东三层主相续离开,至于拜师的事,尚景星的答案是自己需要考虑一会儿。

    听到尚景星这句话时,东三层主表示理解,甚至一脸欣赏的拍了拍他肩膀,看着他的目光分外炽热,更加想要收他做弟子。

    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准则在塔界古有流传,东三层主又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自然不可能强行让尚景星做自己的弟子,甚至心里还欢喜不已,仅仅是代师授业的师傅尚景星都能如此,可见是有情有义。

    要是尚景星知道他这个想法,一定会哭笑不得,他表示我又不是那些小说里穿越的主角,什么不拜二师简直开玩笑,我从小学到大学的老师都能摆十桌麻将了!

    送走三人,尚景星毫无形象的靠坐在椅子上,这次势力战他虽然几乎没有动手,但精神压力、脑力消耗,还有长时间保持几个人的变化状态,都让他累得不轻,之前蓝莲谷主等人在,他还能忍忍,现在他们一走立刻现出原形。

    吕清媚轻轻一笑,一点都不觉得他现在这样的形象有什么问题,她甚至心里还有些窃喜,因为尚景星这么做是完全把她当做了自己人。

    她朝着门外的影墨蝶微微示意,影墨蝶立刻缓步走到尚景星身后,轻轻的按压着他的太阳穴为他按摩。

    感受到太阳穴上的触感,尚景星微微抬头,看清是影墨蝶后轻轻一笑,闭上双眼坦然接受她的服侍。

    不得不说影墨蝶手法极佳,仅仅是一盏茶时间,尚景星就感觉困意越来越浓,忍不住就睡着了。

    见此,屋中三名女子相视一笑,没有惊动他,轻手轻脚的合力将尚景星抬回屋中。

    或许是太累,又或许是对三人绝对的信任,哪怕是这样尚景星都没有醒来,反而睡得更加香甜。

    也就在他睡觉的这段时间里,关于他的各方面资料都被齐全的摆到各个关注这场势力战情况的大人物桌上。

    这些大人物有些看得仔细,有些则扫了一眼就将注意力放在势力战的详细过程上,尚景星的确已经表现的非常出色,但在一些大人物眼里依旧只是蝼蚁,很多人更关注的是这可能改变今后势力战格局的模式,对他本人的感兴趣程度并不算大。

    灵脉宗。

    长须白发楚姓长老将资料放在桌上,闭上双目,在空无一人的屋中幽幽说道:“东一区域,若城势力战失败,无视此人,若胜,三层通缉诛杀!”

    一阵清风自屋内刮出。

    楚姓长老睁开双眼,冷笑道:“三年?势力战后,你活不过三个月!”

    西一城。

    西一层主将资料丢在桌上,不屑的笑道:“给你一个月,又能如何?”

    “父亲。”雷落霜表情复杂的站在西一层主身后,眼神瞟过那份资料,目光中闪过一丝好奇与憧憬。

    西一层主转头看向自己身后两名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儿,笑道:“落冰,你一直想要将军之位吧,赢得这场势力战你就是起始城的将军。至于落霜,我知道你的愿望,赢了后我就满足你。”

    两女心里皆是一喜。

    “是,父亲。”

    “是,层主。”

    东二城。

    东二层主颇为感兴趣的看着资料,他看的很仔细,一页一页得看,从尚景星进入塔界参加新人选拔赛开始,一直看到立下石碑,与蓝莲谷主等人离开为止。

    半盏茶后,东二层主看完资料,笑着道:“呵呵,有些意思。不归你怎么看?”

    东二层主右手边一名闭着双眼的青年冰冷的开口道:“父亲,我认为现在更应该关心羽梦的伤势。”

    东二层主一笑,哪能不明白自己这义子对自己女儿的心思,他想了想,道:“你去一次第一层吧。帮我看看这尚景星是不是真如资料所写这么……与众不同。”

    “是。”斩不归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敬重拱手一礼,随后快步离开。

    鸣剑宗。

    一名老者快速将手中的资料看完,随后朝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尚景星?”

    威黎点头道:“正是。此人很有可能在凌峰中得到莫大的——”

    老者抬手制止他的话语,摇头道:“不用说了。这样的谣言,只要是稍微了解一些凌峰的人都不会相信。”

    威黎满心疑惑,问道:“师傅这是为何?”

    老者笑道:“你身怀瞒天阵法,贺飞鸣背后又有那位,两个金丹期在,一个小小锻体期能闹出什么幺蛾子。西南区域天骄近乎死绝的原因,恐怕是因为那陆蓝莲,蓝莲谷中的曾经在凌峰中获得天地九莲的莲花瓣,说不定和里面的哪一位有些渊源。”

    “至于谣言说尚景星放出凌峰中关押的那位,更是可笑,看押的可是塔界黑影啊!”

    威黎顿时大吃一惊,塔界黑影!光这四个字就足以让塔界绝大多数人惶恐不已,而由塔界黑影看押的犯人又将会有多强,他不知道,但至少他不会再觉得尚景星有可能放出那位存在。

    “弟子明白了。”威黎恭敬的低头道。

    以上的一幕幕在仙塔界各处发生,欣赏有之,不屑有之,要说唯一的共同点,那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尚景星是登凌峰的胜者放出白泽的谣言,不得不说,这对尚景星来说是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夜深。

    尚景星慢慢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他轻轻一笑,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心中也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温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在这举目无亲的塔界也有了不少牵绊。

    他爬起身,稍稍伸了个懒腰,下了床,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储物袋下面压了一张纸,便移步走了过去。

    将储物袋移开,尚景星先是拿起纸张。

    “呲铁的肉在储物袋里,主人记得一份一顿,呲铁肉大补,一次吃太多对身体不好。”——影墨蝶。

    尚景星嘴角勾笑,拿起储物袋神念探入,果然,被烹饪得颇为精致的牛肉被分成近百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储物袋里。

    就好像影墨蝶在身前一般,尚景星自言自语的调侃道:“是是是,一份一顿。”

    说话间,他取出一份牛肉,顿时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尚景星突然万分庆幸自己在势力战前将呲铁交给影墨蝶烹饪的英明决定,要是他自己做的话,估计又要变成无味牛肉干了。

    “一日三餐牛肉的日子又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