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丢历史长河里淹死!

    回到腾鹤楼,议事厅中,蓝莲谷主和东三层主坐在上首,尚景星、陆蓝莲等人分别坐在两旁,谁都没有开口,气氛有些微妙。

    他们这些人身份差异不小,实在没什么可谈,唯一能说的共同话题恐怕就是刚刚那场势力战,可问题是尚景星就是发起者,其他人又都是聪明人全程看着基本都明白其中窍奥,能聊的话恐怕除了夸赞就没其他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众人想说的话,都不太适合在别人面前说。

    比如陆蓝莲,她就算好奇凌峰中自己和尚景星所发生的的事,但她也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我发现我和你在凌峰中有非同一般的关系,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比如吕清媚、小云,她们非常受不了现在的气氛,一个恨不得吵吵闹闹的说尚景星这次的收获,一个恨不得立刻扑倒尚景星怀里躺一会儿,可问题是蓝莲谷主和东三层主都在啊。

    再比如东三层主和蓝莲谷主,东三层主难道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厚着脸皮说“尚景星你做我徒弟吧。”,蓝莲谷主难道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我对你很好奇,尤其是你和我徒弟的关系?”。

    因为这样的原因,气氛有些沉默,尚景星左右看了一下也感觉不自在,于是轻咳一声吸引众人注意,然后站起身朝着上首的两人拱手道:“蓝莲谷主、东三层主,久仰大名,我这里有一个请求希望两位大人能帮忙。”

    “哦?”

    蓝莲谷主眉头微微一挑,她倒不是好奇尚景星的请求,这种事她掐指一算就能得知,她奇怪的是尚景星面对自己的态度。

    不卑不亢,自从她成名以来,敢用这样的态度和自己说话的人无一不是地位、修为极高之人,就好像东三层主,他不愿意接受陆蓝莲一礼,只是因为她未来有一天会被冠上蓝莲谷主之名。

    可想而知蓝莲谷主这四个字在这下六层的威望有多高,而偏偏眼前的尚景星,仅仅炼气二层的修为,却能做到不卑不亢,实属罕见。

    而另一边的东三层主就更清楚尚景星所求之事,他心里一喜,觉得可以用这个来收徒弟,虽然之前吕清媚等人开出的见面礼他不是出不起,但还是有些心疼,要是仅仅凭借这个求情收到徒弟那真是再好不过,毕竟他来第一层本来就是这个目的。

    “咳咳。”东三层主微微咳嗽,道:“其实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但是……”

    他刻意停顿想要让尚景星心急,然而尚景星是谁,上辈子谈判、销售那都是家常便饭,对东三层主的打算一清二楚,更别说他早就知道东三层主是被东一层主请来拖延时间的,刚刚顺带将东三层主说上不过是顾忌东三层主的面子而已。

    不过,想要拒绝倒有些困难,尚景星对于层主还是挺尊敬的,尤其是在知道了这名东三层主的事迹后,他心里寻思该怎么拒绝,然而有一个人帮他省去这个烦恼。

    蓝莲谷主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东三层主,随后淡淡的朝尚景星说道:“你说。”

    尚景星轻笑,不去看东三层主,诚恳的说道:“我希望谷主能够拖延城势力战开始的时间。”

    “你想要多久。”

    这是蓝莲谷主的回答,干脆了当丝毫没有拿捏架子,同时也霸气无比。

    潜台词无疑就是……

    你想要多久我就给多久!

    尚景星神色不动,淡淡的说道:“一个月。”

    蓝莲谷主目光一闪,笑道:“一个月够吗?”

    尚景星笑着回道:“够了,我的时间可不多,三年后还得去要债呢。”

    蓝莲谷主点了点头,也不知是赞许还是什么,她非常干脆,右手在身前轻轻一拂,一只白鸽出现在空中。

    她开口道:“城势力战延后一个月。”

    话语落下,白鸽轻轻点头飞上天空一分为三,飞向三个方向。

    就这样,蓝莲谷主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搞定了。

    东三层主在一旁苦笑不已,要不是为了在自己未来徒弟面前保持威压,他都想控诉一番蓝莲谷主。

    这摆明是要让他大出血啊!

    ‘唉!’心里暗叹一口气,东三层主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尚景星道:“你有信心在这一个月里找到赢得这场势力战的方法?”

    尚景星一笑,道:“确切的说,是我已经找到了方法,但需要一个月时间。届时两位大人不妨来看看。”

    东三层主大笑道:“好,就是要这样的信心,本来我还想着此战之后在起始城住一段时间,等达成参战标准后再帮东一把起始城抢回来呢。”

    听闻此言,在场的人肃然起敬,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东三层主在起始城住一段时间势必会导致第三层东面区域不稳,甚至有可能被其他区域趁他不在抢走一两座城,要知道哪怕东面区域在第三层有五座城池,但被抢走两座也必定元气大伤。

    尚景星立刻尊重的拱手道:“层主大人高义,这次就让我表现一下吧,我虽说没有十成把握,但六层还是有的。”

    “六成?不错!”

    东三层主眉头一挑,就算是他也不能保证每一次势力战都有六成把握,他相信尚景星不是夸海口的人,因此对这胜率非常满意。

    他笑着道:“需要什么帮忙吗?比如兵法战策,我可以教你,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弟子。”

    尚景星一愣,没想到东三层主竟然会提出要收自己为徒。

    吕清媚等人露出喜色,既然东三层主这么说了,必定是愿意给出她们之前提出的那些“见面礼”。

    尚景星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心里有些犹豫,有个靠山他自然是非常乐意,但有两个问题他不得不考虑。

    一,自己身上的那些祸端,灵脉宗、威黎、贺飞鸣那都是小事,大头是白泽的仇人,对东三层主印象极好的他,不愿意让东三层主牵扯其中。

    二,白泽毕竟是自己的师姐,而且现在血脉相连,尚景星不自觉的就为她考虑,要是自己拜一个师傅,会不会让她尴尬。

    想了一会儿,尚景星有些尴尬的说道:“能成为战策层主的徒弟我非常乐意,只是我有一个师姐,我怕……”

    他没把话说完,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陆蓝莲微微一愣,她对尚景星非常了解,知道他来到塔界不过半年,一举一动基本都在大众眼皮底下,从没听说过他拜过师有什么师姐。

    倒是吕清媚和小云对视一眼,心里了然,虽然尚景星并没有告诉他们白泽的事,但是聪明如她们也是马上想到凌峰中这唯一的可能。

    东三层主倒不以为意,挥挥手道:“我当什么事呢,她是代师授业吧。这样,要是她资质不错,我勉为其难收她做弟子吧。”

    厉害了我的层主大人!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吗?!

    资质不错?

    勉为其难?

    信不信我家师姐“听见”后把你丢历史长河里淹死啊!

    尚景星顿时翻了个白眼,血脉相连让他彻底将白泽当做亲人,自然是毫无保留的站在白泽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