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七十章 灵耀门灭门!

    “一息。”

    尚景星口中轻念,右手提着九重玄元棍,脚步踏出,只听“嘭”的一声爆鸣声,他的身形窜出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

    “二息。”

    下一秒,他出现在那群灵耀门弟子面前,如同虎入羊群,也不进行灵力加成,单纯使用自己的五龙之力配合九重玄元棍的一重之力,九重玄元棍一个横扫,五名灵耀门弟子瞬间拦腰而断,鲜血和肠子流了一地。

    “三息。”

    尚景星将九重玄元棍轻轻在地上一磕,震地妖牛虚影出现在他身后,十龙之力配合震地妖赋,顿时地面剧烈震动,十多名反应过来准备攻击的灵耀门弟子立刻摔倒在地。

    同一时间,一道琉璃色神光从尚景星眼中四射而出,那十多名正缓缓摔倒灵耀门弟子眼前的地面同时长出一根拳头粗的岩针。

    噗噗噗噗!!!

    入肉声不绝于耳,岩针准确的刺穿这些灵耀门弟子的咽喉,当场毙命。

    “四息。”

    尚景星悠然吐出两字,或许是觉得欺负这些锻体期实在没什么意思,抱着速战速决的想法,九重玄元棍在天空中划下一道道残影,“呼呼”响起的风声赫赫生威。

    嘭!噗!轰!

    大多数围观的人已经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能听见一声声轰鸣声和惨叫声在同一秒响起。

    “五……息。”

    随着话音一同落下的还有风声、轰鸣声和惨叫声,残影消失,不知何时尚景星已经回到了自己最初站着的位置。

    极动与极静的快速转变让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塔界规则的声音响起。

    “修兵止戈,游戏式势力战:我是谁?结束,胜利者,尚景星!”

    仅仅五息的功夫,灵耀门最后的二十六人尽数死亡,整个过程尚景星连一滴汗都没流下。

    这五息的时间虽然相比整个势力战的六天非常短暂,但带给众多围观者的震撼却一点不比之前尚景星身份被公布出来时差多少!

    一个智,一个力,不同的方式同样的震撼,虽然力的方面尚景星表现的太少,对手也仅仅是二十六名锻体期,但他的天骄之名毋庸置疑。

    每一次势力战结束的五光十色再次降临,不过尚景星虽然自己说是以兵心门最后一个门人的身份参战,但兵心门实际上已经灭门,他和小云也进入了蓝莲门,因此这一次并没有出现石碑和排名转换。

    对于这一点,围观者中一些其他门派的掌门或长老同时松了一口气,一副即汗颜又无奈的模样。

    至于他们松口气的原因?

    很简单,要是让兵心门这个连一个门人都没有的门派挂在第一层第一门派的位置上,那得多别扭啊!这根本就是打脸啊,而且还是每天早中晚一顿不拉的连环打脸!

    尚景星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奇葩想法,不过就算知道他也顶多就是摇头笑笑而已。

    ‘结束了,顺便还收到一个躲避塔界处罚的法宝,屈剑寒可真是大方。’

    他将怀里的小草人收入储物袋,随后抬步欲走,突然,一股庞大的天地灵力朝着尚景星席卷而来,这是势力战胜利的灵力奖励。

    “咦?”

    尚景星身子微微一抖,本就临近突破的修为立刻拔高,炼气二层瞬间达到!

    在修为突破后,灵力还在快速增长,直到一盏茶后才慢慢停下,尚景星微微感知,发现灵力量的积累竟然已经达到了一半的程度。

    “这还真不少啊,应该相当于三名炼气九层的灵力量了吧?”

    他轻轻念叨一声,心里笑开了花,这势力战的胜利奖励节省了他近一个月的时间,甚至和当初滋浊结束的灵力不逞多让。

    对此,尚景星倒没有太多意外,势力战的灵力奖励并不看谁发起或者涉及到什么,看的只是里面的参赛者,凡胜利者可获得所有参赛者十分之一的灵力,如果没有灵力就用血气代替,如果死亡则天地灵力补齐,这也就是为什么这势力战给的灵力并不比滋浊少的原因,因为人数多啊。

    尚景星由衷的一笑,收回内视,抬步走到议事楼前,九重玄元棍抬起插入墙面之内,然后粗暴的一个横拉两个竖拉,从墙面上拉下一块长两米宽一米的石板。

    “啪嗒”一声,石板被他直接扣了下来,也不去管摇摇欲坠的议事楼,直接转身离开,他没走多远议事楼直接轰然倒塌。

    回到广场中央,尚景星以棍为笔,开始在石板上刻下文字。

    他这样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围观者的注意,可惜,绝大多数人迫于角度不对和修为不足,没能看见他具体写了些什么,而像东三层主、蓝莲谷主、陆蓝莲等修为高深之人自然是看得清楚,脸上皆是勾画出浓厚的笑意。

    一盏茶后,尚景星写完,单手提起石板朝着地面一磕,石板顿时笔直的插在地面之上,远看就仿佛一座墓碑。

    他伸手一招,将钟山神和精卫收入体内,随后转身离开,同时,石板上的文字清晰映入众人眼中。

    陆蓝莲轻轻念道:“今日,尚某以灵耀门众祭我兵心门亡灵,愿同门得以安息,然首恶未诛,故立下誓言,三年后,尚某必临灵脉宗,登门拜会,讨回血债!”

    “好,好一个讨回血债。”东三层主大赞一声,笑道:“有情有义、杀戮果决,且无妇人之仁,好好好,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蓝莲谷主也点头道:“的确不错,虽然资质稍有欠缺,但正因为这样才必成大器。就是……手段稍微有点激进。”

    说到最后,蓝莲谷主忍不住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弟子,却见陆蓝莲也同样看着自己,面容淡然一扫之前的迷茫,显然是已经下定决心。

    “师傅。”陆蓝莲恭敬的弯腰行礼,郑重的说道:“弟子已经决定月莲大比的搭档。请师傅恩准。”

    蓝莲谷主微微一愣,淡淡的说道:“想好了?”

    “是。”陆蓝莲重重的点头,道:“道也好,情也罢,弟子想要找到答案,若他值得所托从头修过又有何妨。”

    蓝莲谷主笑道:“也好,月莲大比品性、修为、才智缺一不可,想来结束后你会有答案。只是月莲大比将近,不知道此人能不能在那之前达到金丹期,不然你恐怕就要和此次月莲池失之交臂了。”

    陆蓝莲站直身子,看了眼石板,又看向远处慢慢走来的尚景星,浅笑道:“一年足矣。”

    她的话语中透着无可比拟的信心,那是对尚景星的信心。

    既然他自信三年后能杀上灵脉宗,拿我为什么不能相信他一年后成长到足以助我入月莲池呢。

    与他们这边的平静相比,其他围观者那边却是热闹非凡。

    “真的成功了!一人战一门!尚大人真的成功了!”这是还沉浸在激动中没抓住重点的崇拜者。

    “哼,是成功了,我们就等着几天后加入西面区域吧。”这是同样没抓住重点的妒恨者。

    “他既然敢说三年后上灵脉宗讨回血债?!灵脉宗遍地金丹期,数十名元婴期,甚至还有一名出窍期。他当自己是谁?元婴期都不敢说这样的大话,他是想要三年突破出窍吗?!”这是抓住重点的人,他的话虽然不中听,但不得不说是事实,就算是一部分崇拜者也无力反驳。

    “谁说不行的!别以为自己做不到别人就做不到!尚大人六月炼气你行吗?反正我支持尚大人杀上灵脉宗,让灵脉宗血债血偿!”显然,狂热粉丝也不是没有。

    突然这时有人一指前方,道:“咦,你们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