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九章 智商欠费不适合势力战

    “怎么会这样!”

    “楚天雄不是经受过指认吗?!怎么可能是尚景星?!”

    “到底怎么回事,谁来告诉我是不是我看错了?!!”

    整个起始城一片哗然,只有蓝莲谷主、东三层主、陆蓝莲挂着了然的微笑。

    “为什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当初楚河明明指认你了!要是他指认正确的话,就算有替罪命牌,塔界规则也应该先宣布指认正确才对!!!”

    屈剑寒感觉自己从头到尾都被尚景星玩弄于鼓掌之中,羞辱羞耻让他感觉大脑充血,甚至连思考都无法正常进行。

    面对屈剑寒的问题,尚景星笑着道:“很简单,因为当时楚河所指认的人是真的楚天雄。”

    “不可能!”屈剑寒拼命摇头,此时的他哪还有半点往日得道高人胸有成竹的模样,“绝对不可能,早在那之前楚天雄就表现出了不正常,而且那时候已经第二阶段,你不可能再变化外貌!”

    尚景星脸上笑意更浓,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其实我还得谢谢你,是因为你刚刚进入第二阶段就迫不及待让楚河指认楚天雄,不然我还需要多费些手段。”

    见屈剑寒还是一脸茫然,尚景星非常好心的详细解释道:“其实事情很简单,你不是觉得楚天雄在进入孙虎房间时间太久不寻常吗?没错,因为就在那时候我将他引入一次性的空间法宝中。”

    “在里面我打败他,然后用某些手段控制他,被控制后他失去了那部分被我打败的记忆。”

    “之后的事就很简单了。”

    说话间,尚景星朝着身后招了招手,那楚天雄的小妾顿时化作精卫飞到他的肩膀上。

    “寻常时候楚天雄就是他自己,但当我需要做什么事或说什么话时,他就不是了。”

    “比如动手打了你的亲儿子,比如说出一些让你生疑的话,可惜这手段控制的时间有限,所以我安排了我的妖宠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

    屈剑寒抬起头,眼神中有恍然,但更多的还是不愿意相信。

    尚景星一笑,点头道:“对,你想的没错,使用了这手段后,楚天雄会在二十四个时辰后化作血水,也就是说他被指认后,回到房中就死了,而早在第二阶段开始前,我就变化成了他的模样,因此很是轻松的替代了他的存在。所以谢谢你,是的你迫不及待让我轻松不少。”

    完全被耍了!

    屈剑寒双拳紧握,愤怒让他浑身颤抖,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尚景星的算计之下不说,最后竟然还无意中帮了他一把!

    “混账!你给我去死!!!”

    屈剑寒骤然抬头,一柄飞剑顿时出现在他头顶,周身衣衫无风自动,纵然他受损严重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实力,但依旧威势骇人。

    叮!

    一鸣之声响起,飞剑带着凌厉的剑气爆射而出,抹向尚景星的咽喉。

    尚景星伸手一探,九重玄元棍赫然在手,一个横扫将飞剑砸歪,躲过这堪称致命的一击。

    后方的惨叫仍旧在继续,塔界规则一丝不苟的执行着抹杀的职责,但这一刻所有人都无心去管,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尚景星和屈剑寒的战斗所吸引。

    起始城天骄对战第一层规格外存在下的第一人,所有人都想要知道这场战斗的结局将如何,谁更胜一筹!

    然而,结果却是让他们失望,尚景星竟然仅仅是抵挡了屈剑寒两三招,就开始表现出不支,这还是屈剑寒实力受损的情况下,要是全盛状态岂不是要秒杀了?

    在所有人叹息摇头间,又是两个回合过去,尚景星被屈剑寒一剑刺穿丹田钉在地面。

    丹田都被刺穿,这下就真的毫无悬念了。

    一部分刚刚成为尚景星崇拜者的人皆是失望无比,这哪里是天骄?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啊!

    就在屈剑寒打算一脚踩碎尚景星头颅时,一个满是怨恨的声音忽然打断他这个举动。

    “师傅,请让徒儿了结尚景星吧!”

    屈剑寒转头,看向同样因为小草人而存活下来的亲儿子,大笑道:“好!杀死他!从今天起你就是起始城的天骄!”

    说完,他又转过头,听着身后不停接近的脚步声,狞笑着踩住尚景星,道:“尚景星你没想到今天吧?!你的确很聪明,甚至超过我认识的所有人,但机关算尽又有何用,一切都靠实力说话!”

    似乎为了泄愤,屈剑寒又重重踩了一脚,几道骨骼断裂声清晰响起。

    一脚……

    两脚……

    三脚……

    很多人已经准备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但下一秒,他们的眼睛皆是霍然睁大!

    “是啊,机关算尽,呵呵。”

    屈军的声音从屈剑寒身后传出,屈剑寒以为自己的这个徒弟兼儿子在认同自己的话,也没多想,直接抬起脚,准备再次踩下,然而还没等他这一脚落下,他突然感觉腹部一阵剧痛。

    噗!

    屈剑寒低下头,目光难以置信,一根通体黑色顶端雕刻着各种金色符文的棍子直接洞穿他的丹田透体而出。

    他微微转头,看向一旁尚景星刚刚使用的棍状兵器,同样的黑色,同样的符文。

    “所以我说啊。”

    屈军的声音从他身后慢慢传来,很近又好像很远,远得他都渐渐无法分辨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屈剑寒转头,看向那熟悉却渐渐陌生的脸。

    “‘塔界规则,如幸存,则由塔界规则公布身份。’塔界规则都没说话呢,你急什么?”‘屈军’笑着道。

    就好像响应他的话一般,惨叫声消失,屈剑寒一方二十四人彻底死亡,黑泥消散无踪,同时塔界规则的声音也响彻当场。

    “现在宣布发布者身份,屈军为尚景星所变!”

    话语落下,‘屈军’的脸彻底变化,不,应该说是恢复。

    噗……

    屈剑寒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好似老了几十岁一般,无力的抓着九重玄元棍。

    尚景星没有丝毫怜悯,缓慢的将九重玄元棍抽出,失去九重玄元棍的支持,屈剑寒再也无法保持站立,仰头倒下。

    深知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尚景星可没兴趣让屈剑寒休息一会儿,毫不犹豫举起九重玄元棍朝着屈剑寒的头颅一磕,顿时红白之物飞溅。

    “呵呵,果然智商欠费的人不适合玩游戏式势力战。”

    冷冷一笑,尚景星朝着地上躺着的自己一招手,钟山神顿时会意,恢复自己原来的样子,抖了抖身子站起来,身上看上去没有多少伤势,显然之前也是装的。

    尚景星转过身,面向灵耀门最后剩下的那些人,右手熟练的舞了个棍花,冷笑道:“好了,处理最后的垃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