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八章 尚景星现身!

    楚天雄大笑一声,道:“行了,屈剑寒你不用做这些无用功。”

    说完,他转过身,朝着楚风伸出手,道:“把木片给我。”

    不少人一愣,木片?

    众人恍然大悟,对啊,规则是说不能强行夺取,但没说自愿不行啊!更没说不能由旁人代劳投票啊!

    一时之间,所有人集体转头,看向了楚天雄的小妾,这下不少人都相信了她就是尚景星,因为没有人相信楚天雄有这种未卜先知般的谋略。

    “是,叔父。”楚风恭敬低头,将自己的木片双手奉上。

    然而让楚风没想到的是,楚天雄刚刚接过木片就毫不犹豫的在他脖子上一点,下一秒,他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楚天雄轻描淡写的提住楚风的脖子将他丢向屈剑寒那一边,同时口中道:“拿去,这就是你想要的内门弟子。”

    直接抛弃楚风!

    所有人一愣,皆是没想到楚天雄如此干脆的抛弃自己的侄子,要知道楚风的父亲、他的哥哥在灵脉宗的地位可不一般。

    楚天雄没理会他们的惊讶,笑着道:“第一个问题解决。第二个问题,我想也没必要说了,屈剑寒开出什么好处我就给什么。至于最后一个问题……”

    说话间,楚天雄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小妾,这一次他倒没有果断抛弃,而是朝着众多外门弟子道:“如果你们真的觉得她是尚景星,我可以让她去对面,但你们得想清楚,这样以票数来说,就会变成27比26,如果多出来的两人在我们这边,那局面就会变成25比26。到时候死的就是我们了。”

    众人一片哗然,经过楚天雄这么一计算,他们发现就算那小妾真的是尚景星也不能让她去对面,因为尚景星也算是被计算在51人之内,他的投票绝对有效!

    见这些外门弟子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楚天雄道:“为了让每一个人安心,现在,想清楚的人都将木片交给我。”

    两个质疑被解决,又有同等的好处,很快,十五名外门弟子走上前,将自己的木片恭敬交给楚天雄,他们在交出木片后,皆是用凶狠的眼神看向剩下的十人,眼中杀意明显,要不是规则限制他们早就动手去抢木片了。

    楚天雄看了一眼,轻轻一笑,决定再添最后一把火。

    他道:“你们犹豫也很正常,因为不论是我还是屈剑寒都有能力杀死尚景星,相比之下反而是屈剑寒的实力更能得到你们认可。但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

    正犹豫的十几人抬起头,看向楚天雄,等待他的后文。

    “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楚天雄前踏一步,“我可是接受过指认百分之百不可能是尚景星的人,而屈剑寒呢?哪怕尚景星偷偷杀死他多么不合理,但也不是没有一丝可能,要是屈剑寒就是尚景星,那么在投票结束后,谁又能杀得了他?!”

    这十几人霍然睁大双眼。

    对啊,百分之百和百分之九十九虽然没有多大区别,但换了谁在同等条件下也不愿意去选择那百分之九十九啊!

    剩下的外门弟子立刻上前将自己的木片交出,自这一刻起,楚天雄手握二十八组木片,彻底在这场明争暗斗中胜出!

    “好好好!!楚天雄你真是好样的!你会后悔的!”

    屈剑寒怒骂一声,一甩长袖走回自己队伍那边。

    这一番折腾,时间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时辰,楚天雄不打算再等,直接伸手一甩,不同名字的二十八木片为一组,二十五组木片顿时飘起,朝着屈剑寒那边每个人身前的竹筒飞去。

    木片在飞行过程中慢慢隐去,没有人能看出具体飞入哪个竹筒,正如塔界规则所说,在结果没有出现前无人可以看见竹筒里的木片数。

    屈剑寒那边,除了少数几人,其余人全部瘫软在地,哭喊哀求,但所有人都清楚这毫无用处,他们之所以会死,只是单纯的因为他们站错了队伍,亦或者说,尚景星让他们站在了死亡的一边!

    “投票结束,二十五人抹杀!”

    随着塔界规则冰冷且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落下,屈剑寒等人脚下皆是出现一个空洞,黑泥涌出连成一片,一双双漆黑色的手臂悄然伸出抓向众人。

    灵耀门外,陆蓝莲秀眉一挑,嘴角微不可见的勾画出一道浅笑,轻轻呢喃道:“原来是这样……”

    小云疑惑的抬头,问道:“怎么了?”

    陆蓝莲右手抬起,指了指屈剑寒的方向,道:“那里有二十六人。”

    经她这一提醒,小云恍然大悟,对啊,不是说抹杀二十五人吗,怎么这二十六人脚下都有漆黑手臂伸出?!

    与此同时,灵耀门内,屈剑寒和屈军怀里一前一后飞出两个小草人飘在身前,两人身上的黑色手臂立刻调转方向将小草人撕个粉碎,随后没入黑泥消失不见。

    显然,此二人也有和楚天雄一样的躲避抹杀的魔塔界法宝,至于之前为什么不用来强行出手杀死楚天雄一方的人,那是因为他们的法宝只能躲避“抹杀”却不能规避“违规者之刑”。

    “不!我不想死!”

    “叔父救我!”

    “我唯一的错就是加入灵耀门!!”

    一声声惨叫声还在继续,屈剑寒却没有去管他们的死活,他脸色发白,显然是实力大损,但一双阴沉的眼睛却始终紧盯着楚天雄。

    他道:“楚天雄,你为了杀我连自己的侄子也不放过,可惜你牺牲了楚风却还是没能杀我。甚至连我儿子都杀不死,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有两件规避抹杀的法宝!这就是你我的不同,门派更重视我!势力战之后你必死无疑!!”

    “还有你!”屈剑寒霍然转头,看向楚天雄的小妾,愤恨的说道:“尚景星!就算我实力受损也足以杀死你!!”

    “哦?”楚天雄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上前走了几步,身上的衣物从下至上开始变化,“我说了很多次了,你搞错了,大错特错!”

    “她不是尚景星,而楚风……也不是我的侄子!”

    一步踏下,楚天雄走到屈剑寒面前,此时他的样貌已截然不同。

    屈剑寒双目圆瞪,难以置信的后退数步,右手抬起颤抖的指着‘楚天雄’道:“尚景星!!!”

    蓝色劲装,黑金棺材!

    正是尚景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