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三阶段开始!

    起始城一处高楼之上,两名女子临风而立。

    其中高挑的女子笑道:“这男人可真是厉害,不愧是能够毁掉我们一具魔气分身的人。妹妹,你怎么看?”

    矮小女子微微抬眉,以毫无感情的语调说道:“魔尚,必胜。”

    高挑女子闻言娇笑道:“呵呵,没想到妹妹对他的信心比我还要足。不过,魔尚吗……”

    说话间,高挑女子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享受的表情,她双眼迷离的看着远方变化了外貌的尚景星,幽幽说道:“是啊。这么浓郁的魔气、这么厚重的煞气,要是不做魔实在是可惜了。快了,很快,等我们处理完那件事就来接他,十魔将正好还缺一人呢……”

    矮小女子微微点头,道:“好。”

    狂风吹过微微掀开高挑女子的黑色斗篷,露出她腰间小麦色的娇嫩肌肤以及上面的血色蜘蛛纹身。

    当狂风停下时,两名女子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灵耀门中,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两个魔女惦记上的尚景星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他立刻敏锐的抬头,看向远处的夜空,那里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我的计划有什么纰漏?’他眉头紧锁的想道。

    如果此时魔血楼两人没有离开,必定会惊讶的发现尚景星之前抬头所看的方向正是她们所在之处。

    经过数天的融合,尚景星体内的白泽血脉已经开始有了觉醒的预兆,只是此时的他并没有察觉这一点。

    想了一会儿不得要领,他只能笑着摇了摇头,心道:‘计划已经做到极限,不可能有遗漏的地方。’

    如此想着,他再次闭上双眼,打坐修炼。

    一分一秒过去,时间的刻度缓慢向前移动,夜色越来越黑,幽深而寂静,或是强行克制或是悠然自得,所有人都静下心来。

    直到,那个声音响起,子时到!

    “修兵止戈,第二阶段结束,幸存人数:51人,死亡人数:0人!第三阶段开始!”

    所有人聚精会神,因为他们知道,接下去才是最为关键的一刻。

    “现在公布具体投票方式,所有人分发一个竹筒、二十五根木片,此两件物品皆刻有参与者名字。”

    话音落下,在场五十三人每一个人面前都出现了上述两样物品,众人拿起查看,果然如塔界规则所说,上面都刻有自己的名字。

    “将木片投入他人竹筒之中,则视为一票,当投票结束后,竹筒中木片最多的二十五人将被抹杀!”

    “木片投入竹筒后即刻生效,凡试图将木片取出者,以挑衅塔界规则视之,以违规者之刑抹杀!”

    “意图毁坏竹筒与木片者,以违规者之刑抹杀!”

    “意图教唆他人毁坏筒与木片者,以违规者之刑抹杀!”

    “意图强行夺取他人筒与木片者,以违规者之刑抹杀!”

    “特别提醒,此次投票只有幸存51人投票有效,且在投票结果出现前无人能提前看见他人竹筒中的木片数。”

    “以上,为此次投票所有规则,当投票结束后,塔界规则将公布发起者身份并取消其变化外貌。”

    塔界规则的声音彻底消失,很多人都在思考这一条条规则,有些人是想找出漏洞,而大部分人则只是关心自己别不小心触犯了塔界规则被抹杀。

    “该死!”

    嘭!

    屈剑寒脸色铁青,一拳砸在地面,别人或许不明白塔界规则刻意强调了三次“以违规者之刑抹杀”的用意,但他却非常清楚。

    “全被尚景星算准了!”

    他抬起头,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盯着身前的楚天雄以及其身后的二十七名外门弟子,虽然已经被逼入绝境,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

    稍稍平复心情,屈剑寒站起身,直接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楚天雄也是飞速起身,挡住屈剑寒,随后很是无耻的将竹筒拿起举到胸前,道:“屈大长老,你最好不要再上前了。虽然塔界规则没有指明不能动手,但我不知道会不会不小心拿竹筒去挡你的攻击。”

    屈剑寒闻言面色铁青,冷哼一声,停住脚步,越过楚天雄朝着他的小妾道:“尚景星,我承认你很聪明,非常聪明,这次是我输了。立刻结束势力战,我会修书一封,让上属门派不追究此事,甚至举荐你为灵脉宗长老。”

    那小妾没有说话,只是稍稍横移一步,躲到楚天雄身后。

    楚天雄回头给自己小妾一个安抚的眼神,随后转头笑道:“屈剑寒啊屈剑寒,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来这一套挑拨离间。”

    看不见那小妾的身影,屈剑寒只能再次面对楚天雄,看着他那满是笑意的脸,顿时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怒道:“楚天雄你这个蠢货!你敢说你这几次的计策不是这个女子教给你的?你难道还没发现吗?!她就是尚景星,为了让我们内讧才给你出谋划策!!”

    正是因为知道楚天雄不可能是假的,屈剑寒才更为愤怒,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要是以前没有和楚天雄针锋相对的话,现在根本就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楚天雄被骂也丝毫不恼,一言不发,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屈剑寒看此胸膛一阵起伏,怒火都快从他眼中喷涌而出,他道:“好!好!你这个蠢货就等着死吧!”

    说完,他又看向楚天雄的后方,目光扫视似乎在寻找某个人。

    最后,他伸手指向楚风,朝着那群外门弟子道:“我知道你们就是为了报复内门弟子往日对你们的欺压,但你们不要忘记,楚风可称得上是内门弟子之首,你们甘心让他活着吗?!”

    屈剑寒扫视一圈,接着道:“楚天雄许诺你们的我双倍给你们,而且加入我这边,事后将特别提升为内门弟子,一旦修为达到必定送往灵脉宗。但……”

    “只限两人,最先加入的两人才能得到这些!”

    众人脸色大变,屈剑寒这方挂上得意的微笑,楚天雄这方则脸上阴晴不定,显然是极为意动。

    在场唯有一人表情不动,自始至终都挂着微笑,正是楚天雄。

    不得不说,屈剑寒的这几句话的确将他逼到了一个极其不利境地,不管是开出的好处,还是对楚风和那小妾的质疑,都很好的让那些外门弟子心生犹豫,尤其是只限两人的规定让很多人都恨不得立刻跳起来走到另一边去。

    不过即便如此依旧没有人妄自行动,他们的目光都投向了楚天雄,他们在等,等楚天雄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一刻,尚景星从势力战开始就引导众弟子对屈剑寒的恐惧与仇恨的效果彻底显现,屈剑寒一直以来的心狠手辣让所有外门弟子心有余悸,他们清楚,屈剑寒根本没把他们的性命当一回事,相比之下同等好处他们更愿意相信楚天雄。

    正如,东三层主所说,以尚景星的智慧,促成局势都手到擒来,更何况稳定当下的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