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多出来的两人!

    包括屈剑寒在内,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待着塔界规则宣布特别条例,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是至关重要,尚景星绝对不会藏着掖着直到第六天才亮出。

    屈剑寒可以预见,这一条以诸多限制所换取的特别条例将对尚景星极其有利,甚至有可能就是他自认能够赢取势力战的关键。

    犹如知道他们的急切一般,塔界规则很快就将尚景星事先安排好的特别条例宣布出来。

    “势力战第六天开始,任何人不得攻击他人,否则视为违规!”

    话音落下,众人一愣,并不明白这条规则的用意,只有少部分人脸色一变,欣赏有之,愤怒亦是不少。

    “该死!”屈剑寒正是那少部分人之一,此时的他一改往日的淡定冷漠,双眼冒火,忍不住咒骂出声,“难道连第二阶段存活的人数也在尚景星的计算之内!!?不,不会,这只是巧合。”

    屈剑寒心中在自我安慰,他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对的是如此可怕的怪物,但塔界规则的下一句话却彻底打破他最后的幻想。

    “现在宣布明日投票死亡人数,二十五人。具体投票规则将于明天公布。”

    “他真的算到了!!”

    屈剑寒脸色巨变,彻骨的寒意从他心底升起笼罩他的身心。

    二十五人,这是死亡人数,也是屈剑寒这方存活至今的人数!

    同时,更多人都想到了这点,开始计算两方的人数,而得到结果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对于尚景星的可怕又有了新的认识。

    “不对!人数不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突然,人群中传出这样一道声音,沉浸在对尚景星的恐惧中的人皆是骤然抬头,双眼难以置信的睁大。

    对!没错!人数不对!

    大多数人之前都计算过在场的人数,现在经过那名灵耀门弟子一提醒,立刻想到了这点。

    屈剑寒双手一颤,双眼飞快的扫视一圈,当他数完在场的人数后,脸色彻底铁青。

    五十三人!

    前不久塔界规则才宣布了存活人数,整个灵耀门包括尚景星在内应该只存在五十一人才对,可现在竟然多出两人!

    这两人是谁屈剑寒并不知道,但他知道一点,哪怕这两人有一人在他这里,他都必输无疑!

    因为这两人没有投票权!

    屈剑寒感到有些后悔,要是自己果断一些,偷偷杀死大量外门弟子,就不会陷入如此僵局,尚景星明显就是算到了这点,所以才会在规则中加入第二阶段最后一天不得动手规则,随着塔界规则宣布第五天结束,他现在想动手都不行了。

    他霍然抬头,看向外门弟子的方向,这些原本在他看来死多少都无所谓要多少有多少的外门弟子,此时却成为他生死的关键!

    楚天雄看了一眼罕见露出惊慌表情的屈剑寒,得意的一笑,随后转过身,大声道:“想必你们也发现了,整个灵耀门多出了两人,这两人肯定是尚景星用特殊手段变成混在我们之间。但,这根本不重要!因为我们这边有二十八人!”

    “不管我们之中有没有那多出来的两人,我们只要在第三阶段投票给剩下的二十五人,我就会杀死尚景星赢取势力战的胜利!因此,从现在开始直到明天第二阶段结束,你们都必须在这里,不得离开半步,不得说一句话!而我,灵耀门的掌门,将在这里保护你们!听明白没有?!”

    “是”

    回答声稀稀落落,众弟子脆弱的神经已经不堪重负,哪怕是那些长老也是惊恐不已,要不是从楚天雄口中得到自己能够活下去的喜讯,或许他们连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有。

    “打坐吧。”

    楚天雄看了屈剑寒一眼,轻轻一笑盘膝坐下,位置间于屈剑寒和那群外门弟子之间,他的意思很明确,保护这些外门弟子直到第三阶段开启。

    他并没有觉得有规则在这些弟子的生死就万无一失,毕竟屈剑寒手下可是有着不少死士,现在的情况哪怕是一换二、二换三,屈剑寒都愿意用这些死士的命去填。

    屈剑寒看着楚天雄那严阵以待的架势,便知道出动死士的路被彻底堵死,他深深看了楚天雄小妾一眼,随后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回到院子,屈剑寒刚刚坐下,屈军立刻慌乱的上前问道:“师傅,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人数不够啊!”

    此时屈剑寒也已经平复了心情,他抬头看了屈军一眼,又扫向屈军身后的那些长老、内门弟子,淡淡的说道:“不用担心,他们不过是靠着对内门弟子仇恨凝聚起来,为师已经有办法了。”

    众人眼前一亮,一直吊着的心也终于放下。

    “屈军留下,其他人都在门口休息。不要乱走。”

    “是!”

    众人拱手一礼纷纷离开,待所有人走后,屈剑寒立刻布下隔音结界,看向屈军问道:“我让你查的那小妾的消息怎么样了。”

    屈军拱手道:“回师傅,据几名巡逻弟子说,曾看见她在第二天夜间独自外出,但因为她是内门弟子又很得楚天雄喜爱,因此他们没有多做阻拦。之后又有人见到她在第三天夜间寻找楚天雄,她的身份师傅也是知道的,没有任何人怀疑。”

    屈剑寒点点头,道:“这么说来,如果我的推测成立,她应该是在第二天被掉包,第三天去楚天雄那里出谋划策了。”

    屈军疑惑的问道:“可是师傅,她作为楚天雄的小妾去楚天雄那里不是很正常吗,除了第二天实在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哼。”屈剑寒冷哼一声,瞟了屈军一眼,不满的说道:“你以为楚天雄是你吗?他虽然无谋但也知道轻重,怎么可能会在势力战的时候找这女弟子同房。”

    屈军尴尬的一笑,陪笑道:“是,是,师傅说是。”

    屈剑寒也没有过多责备自己这个大弟子平日里的私人作风,稍稍点了一句后,从怀里取出一个小草人交给屈军,随后道:“这件东西你贴身藏着,明天可能会用到。”

    屈军目光一闪,笑着将小草人放入怀中,道:“师傅,明天真的不会有事吗?”

    屈剑寒叹了口气,摇头道:“一切都说不准,如果明天没有太大的变化我们还有机会,但问题在于投票规则至今没有公布,以这个尚景星的厉害,想要他在这么关键的地方露出漏洞实在太难。”

    “我累了,下去吧。”

    “是,弟子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