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四章 疯狂成灾

    当所有人抬起头看向惨叫声的传出方向时,楚河早已没了踪影,唯有他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声从黑泥中传出,让人毛骨悚然,他们这辈子也没听见过这种惨叫声。

    同时他们还看见了一名灵耀门长老阴沉着脸站在黑泥旁,驻足许久后漠然转身离开。

    直到看不见这名长老的身影后,灵耀门弟子才收回目光,只是他们却不知道,那名长老已然在某个角落化作一摊血水。

    灵耀门再次陷入恐慌,每个人都迅速和身边之人拉开距离,即便指认没有距离要求,他们依旧希望以此来获得一些安全感。

    这些灵耀门弟子没有去考虑之前的一幕有多莫名其妙,或者说正是太过莫名其妙他们才会如此更为恐惧,毕竟谁又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曾经对自己的亲人好友做了什么事,被记恨上也同样莫名其妙的死去。

    通过指认找出尚景星早已不是那些指认者的目的,指认只是一把刀,没有人知道会什么时候落在自己身上,如果不想死,不想被这把刀劈中,唯一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

    “我指认刘畅为尚景星。”

    “我指认叶飞为尚景星。”

    “我指认董伟为尚景星。”

    一声声指认声响起,一名名灵耀门弟子被吞入黑泥之中,毫无疑问,最容易被点燃恐惧与疯狂的自然是在第一轮失去至亲至友之人。

    尚景星最开始的布局在这一刻全部揭露,埋下恐惧的种子、杀死一些特殊的人、甚至连楚天雄强压这些弟子的恐惧也被他计算在内,因为只有压制后的爆发才最为激烈。

    哪怕第二阶段他毫无任何优势,无法动手,无法变化,无法直接误导他人,但他仅仅需要用一只屈死虫,就能将之前布下的伏笔一一串联,一人被指认无法彻底激起所有人的恐惧,要是再加上这数十人,就大为不同!

    这一夜整个灵耀门彻底陷入疯狂,焦虑、恐惧、不安、仇恨、愤怒、愧疚,这几天积累下来的所有负面情绪都在这一瞬间爆发,指认之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些和多名亲人不合之人,在指认完之后血红着眼睛提起兵器冲向其他人。

    场面一片混乱,一直躲藏在暗处的执法堂弟子也是悄然动手,死伤无数,不只是普通弟子,就连许多长老、内门弟子也被指认身死。

    鲜血遍地、残肢横飞,惨叫声响彻方圆数十里,哪怕是外界围观之人也是感觉后背发凉、浑身冰冷,这一刻,整个灵耀门如同地狱。

    “这……这尚景星……”

    “不愧是尚大人,这样下去必胜无疑!”

    “唯一的问题就是屈剑寒和楚天雄了吧。”

    有人赞扬欣喜,有人恐惧无言,哪怕是那些尚景星的反对者也不敢多说半句,曾经他们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诋毁尚景星,只是因为实力强大还不至于让他们恐惧,但要是实力强大的同时,智慧也近乎妖孽呢?

    那些反对者真的怕了,看着灵耀门的惨状,他们可不想以后自己也变成他们这个样子,作为灵耀门隶属门派的黄玄门掌门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彻底和铁刀派划清界限。

    至于灵耀门?

    黄玄门掌门已经在心里为其判了死刑。

    另一边,陆蓝莲目视前方,虽不愿但依旧强迫自己去看那可谓残酷的场面,同时金丹期的修为也让她将所有指认声、惨叫声尽收耳底。

    迷茫,在这一刻填满身心,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一幕和她的原则形成极大的冲突,弱者理应受到保护,但像现在这样……

    残杀!

    没错,这就是残杀,陆蓝莲找不到第二个词去形容这样的场面,可这究竟是谁对谁的残杀?而谁又是弱者?

    尚景星吗?

    但他出手极少,所做之事也不过是引导灵耀门弟子内心的丑陋,况且不管是人数还是实力,他都处在绝对的弱势,单说修为,整个灵耀门记录在案的七十多名炼气期都超过他。

    那是灵耀门弟子吗?

    他们在残忍的对待自己的同门,脸上挂着病态的疯狂和兴奋去指认杀害“弱者”,然而下一秒他们就变成了“弱者”,被拉入同样的黑泥之中。

    现在陆蓝莲所面对的问题已经不单单原则这么简单,如果尚景星是弱者,那他此时做的事并无大错,如果他不是,那怎么样的人又该被称为弱者?灵耀门众能吗?

    何为弱者?

    弱者是否应该受到无条件的保护?

    这两个原本毫不冲突的问题,此时却变成了认同一方就必将否定另一方。

    更重要的是,陆蓝莲不清楚自己应该是站在可能和自己有过非同一般关系的尚景星这边,还是站在自己的道、自己的原则这边。

    这一刻她是多么希望自己没有失忆,要是那样的话,这个问题或许根本就不是问题。

    蓝莲谷主默默看着这个视若己出的弟子,心里有欣慰也有担忧,毫无疑问,陆蓝莲此时正面临着“问道”之槛,这本该很久以后才会出现的“问道”,必须要她自己解决,如果成功,那今后她的修行之路将顺利许多,如果失败,有蓝莲谷主在她并不会有事,但无异于修行之路从头来过。

    也就在陆蓝莲处在“问道”关键之时,灵耀门广场上有了新的变化,迟迟没有出现的楚天雄终于赶到。

    “都给我住手!!!”

    一声怒吼响彻灵耀门广场,其中蕴含的庞大灵力有着醒神功效,瞬间让许多弟子都从那如同着魔般疯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

    不过,倒是几名混在人群中的执法堂弟子有些犹豫,其中有一人想到出动前屈剑寒给他们下达的指令,心中一急,根本不顾楚天雄的话语,提剑继续攻击,不想,他的攻击还没出手就被楚天雄一把抓住捏碎头颅。

    这一下,所有人彻底冷静下来,就连执法堂弟子也不敢再动,跪倒在地不敢抬头,冷汗遍布全身,但很多人脸上已经没了恐惧,有得只是那无边的麻木不仁。

    “哼!”楚天雄甩开手中的尸体,扫视一圈,随手指了个弟子,道:“你!不管是长老还是内门弟子,全部给我叫来!”

    “是……”

    那名弟子慢慢爬起身,双眼空洞少有表情,如果不是他还在说话,恐怕很多人都会以为他只是一具死尸而已。

    半柱香后,包括屈剑寒在内所有人尽数到场,这是现在整个灵耀门所剩下的所有人。

    与此同时,所有人耳边都响起塔界规则冰冷且毫无感情的声音。

    “修兵止戈,第五天结束,幸存人数:51人,死亡人数:121人!”

    “以下开始公布特殊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