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二章 替罪命牌

    楚河慢慢走了上来,看着楚天雄的表情很是复杂,昨天屈剑寒找到他将刚刚的话也对他说了一遍,当时他真的信了,但经过一晚上的思考,他发现这其中有着一个最大的疑点,那就是尚景星仅仅是炼气一层,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将楚天雄杀死。

    因此,对于屈剑寒的这套分析,他只信了五分,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为的就是屈剑寒许诺他的好处,以及一直以来对楚天雄找小妾的不满。

    “我指认……”楚河抬起头,看着楚天雄略带恐惧的面容,心中没来由的兴奋,声调也不由自主的提高少许,“楚天雄为尚景星所变!”

    “混账!!!”

    嗡……

    空气无声的动荡,一缕缕看不清说不明的气机围绕楚天雄,似乎在确认其身份,最后气机一凝然后消散无踪。

    与此同时,楚天雄的脚下出现一点黑洞,浑浊的黑泥快速从黑洞中涌出,眨眼睛蔓延出一滩直径超过五丈的黑泥池。

    楚天雄惊恐万分,右脚点地想要逃离。

    啪!

    突然,一只黑色的手臂从黑泥中伸出,一把抓住楚天雄的脚踝,楚天雄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灵力被封印,根本连挣扎都无法做出,就直接被拉到地面。

    一只、三只、五只……

    一连数十只黑色手臂伸出,抓住楚天雄身体各处,不停得将他往下拉,想要将其拉入黑泥之中。

    楚天雄在挣扎,但一切都是徒劳,当他腰身没入黑泥中时,他也明白了这点。

    他骤然抬起头,一双眼睛赤红而怨毒,他似乎放弃再做无谓的抵抗,朝着楚河和屈剑寒怒吼道:“楚河你这逆子!屈剑寒你这个畜生!我记住你们了!你们给我等着瞧!!”

    说完,他右手抬起拍向胸口处的储物袋,刹那间一块黑色命牌飘了出来落在他身前。

    在黑色命牌出现的一瞬间,周围的光芒就好似尽数被吸入其中,整个广场都昏暗下来,同时黑色手臂拉扯的动作也随之停止。

    一瞬间的停止之后,黑色手臂对楚天雄弃之不顾,疯狂的伸向黑色命牌,将其抓住捏碎,然后带着碎片沉入黑泥之中。

    楚天雄也不傻,在黑色手臂松开自己后,立刻从黑泥中跳出,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身前的黑泥慢慢消失。

    塔界规则存在至今,不知有多少势力对其进行过测试,想要避过塔界规则的处罚,在这方面魔塔界可当之无愧称一个最字,而灵耀门恰恰就和魔塔界有着紧密的联系。

    魔塔界对于塔界规则的研究不算成功也不算失败,至少对于违规者处罚这方面他们毫无建树,但规则抹杀和违规者处罚这两者有着本质区别,前者根本连记忆都不存在更被说是研究,但后者倒也不算一筹莫展。

    替罪命牌,这就是魔塔界针对规则抹杀所制作出来的一件法宝,可以避过一次规则抹杀,每个人一生只能使用一次。

    呼……呼……

    整个广场都传荡着楚天雄的喘气声,包括屈剑寒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楚天雄。

    不是!

    楚天雄不是尚景星!

    不然塔界规则绝不会没有任何通知就进行抹杀!

    所有人之中,最惊讶非屈剑寒莫属,他可不是楚河那种自以为是的废物,对于能将灵耀门逼到如此境地的尚景星,他一直都给予最大的警惕,炼气一层无法短时间内杀死金丹三层?

    他不这么认为,如果那个炼气一层是尚景星的话。

    “你竟然不是尚景星……”屈剑寒难以置信的后退几步,“不可能,除了你没有人嫌疑更重了。”

    “那说明尚景星比你技高一招!”

    楚天雄缓缓从地上站起,眼中的阴狠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得一清二楚,恨不得立刻出手,但使用替罪命牌后,他的实力严重受损能不能发挥出五成都很难说,因此只能暂时忍下,同时一个决定在他心中悄然升起。

    他没有再去看屈剑寒,甚至连楚河他都没有去看一眼,他直接转过身,看向那些灵耀门弟子,道:“既然大长老的话说完了,那该我了。”

    “所有想要活到最后的人给我听着,我无所谓死多少人。我既然能避过塔界规则,那对付尚景星更是手到擒来,想要活就跟着我,第二阶段什么都不要做!听见没有!”

    楚天雄的话语落下,一扫之前的死气沉沉,每个灵耀门弟子眼中都闪耀出名为希望的光芒。

    掌门连塔界规则都能躲过,还怕什么尚景星?!只要跟着掌门就一定能活下去!

    这个想法几乎在每一个普通弟子心中响起,他们也都坚信这一点!

    不得不说,这算是这场势力战中,灵耀门高层第一次对这些普通弟子进行安抚。

    效果拔群!

    楚天雄留下一个狠毒的目光给屈剑寒。

    你修为高又如何?只要我掌握了大多数人,第三阶段就是你的死期!

    楚天雄离开,屈剑寒在原地沉默不语,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陷入如此绝境,而且对手竟然是无谋的楚天雄!

    “师傅,我们要不要……”屈军偷偷走了过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屈剑寒摇了摇头,连屈军都能想到的办法他又怎么可能没想到,可问题是,他不能这么做,别看他之前杀戮果决,但那都建立在有原由的基础上,不管这个原由有多么牵强,他都必须要有这个原由作为借口。

    如果他毫无原因的大开杀戒,不管是杀楚天雄还是普通弟子他都会受到上属势力灵脉宗的问责,他没有信心在灵脉宗的追杀中存活,所以他不敢这么做。

    “今天不会有任何事发生,你下去安排一下,通知所有内门弟子回自己的厢房待命。”

    “是,师傅。”

    屈军离开,屈剑寒望着楚天雄离开的方向,心中惊疑不定,要不是刚刚验明正身,他根本无法相信能做出如此布局之人是楚天雄。

    “不,他身后应该有其他人,姚叶平绝对没有这个头脑,楚风倒是有些小聪明,但也绝想不出如此绝户计,至于其他长老更是不堪重用。到底是谁在帮他出谋划策……亦或者说是尚景星变化成了他们之中的一员,帮楚天雄对付我……”

    最后,所有长老和内门弟子都离开广场,留在原地的只有那些外门弟子,但相比前几天,他们的状态明显好了许多,还能互相闲聊,楚天雄的话语让他们暂时压下心中的恐惧与疯狂。

    平静中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转眼间一天便过去了。

    修兵止戈,第四天结束,幸存人数:172人,死亡人数:5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