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一章 指认……楚天雄!

    在塔界规则的声音结束后,屈剑寒立刻带着屈军来到广场,无视之后赶来的楚天雄,面朝众弟子扬声说道:“所有门中无亲人者出列。”

    人群一阵骚动,不明白屈剑寒的用意何在,无亲人者担惊受怕,今天动手杀人的灵耀门弟子也是惊恐万分,怕被秋后算账。

    这三天下来,屈剑寒一直对门中情况不闻不问让众弟子自生自灭,再加上第一天果断的杀死两人,因此,他在普通弟子中的威望已经下降很多,以至于很多无亲人者都在原地踌躇不前、没有出列。

    屈剑寒见过了这么久都没有一个人出列,立刻气势一放,凌厉压迫感席卷整个广场,冰冷的目光扫视一圈,他道:“还要我再说一次吗?!”

    或许是这番作为让普通弟子再次想起屈剑寒的可怕之处,很快,熙熙攘攘的一片声音后,整个灵耀门无亲人者都站了出来,五十八人!

    五十八人,这已经占据现在灵耀门存活人数的四分之一了!

    这一刻,包括外界观看的所有人,他们目光都停留在屈剑寒身上,有期待,有好奇,有惊恐,有不安,各种情绪都有,只有四人露出了然的微笑,东三层主、蓝莲谷主、楚天雄、尚景星!

    好戏开始了!

    屈剑寒并没有去看着五十八人,他没有兴趣知道里面有没有尚景星,他不认为尚景星这么蠢会在这些人当中,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执法堂!杀!”

    哗!!!

    话音落下,整个灵耀门、整个起始城都炸锅了!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屈剑寒竟然会这么做,他竟然敢这么做!

    灵耀门内,

    “不!不要!凭什么!凭什么杀我!我是灵耀门弟子,我没有触犯门规!凭什么就凭你一句话就杀我!!!”一名灵耀门弟子拼命挣扎,想要挣脱执法堂弟子的双手。

    “你!啊!!你们看见了!这就是灵耀门!这就是灵耀门的大长老!!你们在笑!在庆幸!但总有一天会轮到你们!!!!”一名灵耀门弟子口吐鲜血,勉强避过致命伤的他只能回光返照般的仰头狂吼。

    “屈剑寒你这个老畜生!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一名灵耀门弟子双臂齐断,他躺在地上看见迎面而来的剑刃,发出此生最后的诅咒。

    灵耀门外,

    “明明这五十八人中有些人有着至交好友,为什么又要一起杀死?!不是应该无亲友者吗?这屈剑寒竟然狠毒如斯!”

    “真,真没想到会这样,势力战进行到现在,死在尚景星手里的只有二十几人,但是在他们自己手里的却有上百人。”

    “没有一个人求情,执法堂弟子也没有一个人手软,这就是灵耀门,你们还觉得他们不该死吗?!!”

    “耻辱!起始城之耻!竟然还是第一门派!起始城、东面区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门派才会不如其他区域!”

    惨叫声此起彼伏,咒骂声从一开始就没停过,屈剑寒闭眼静等,楚天雄漠然不语。

    半柱香后,随着最后一声惨叫声渐渐消散,灵耀门五十八无亲人者,死尽!

    屈剑寒睁开双眼,无视满地的死尸,看向楚天雄,面挂冷笑道:“楚掌门,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在你还有机会的时候。”

    楚天雄眉头紧皱,看向屈剑寒,强忍怒意道:“屈剑寒,你是什么意思。”

    屈剑寒轻轻一笑,迈开步子上前几步,道:“一,在第一天夜晚,楚掌门在孙虎的厢房发现尚景星,这件事整个灵耀门都知道,我想问你,为什么明明没有战斗声,为什么明明没有尚景星,你却在里面待了近一盏茶时间。你在里面做什么?!”

    随着屈剑寒这句话出口,刚刚还沉浸在恐惧中的普通弟子都抬起头看向楚天雄,双目中是数不尽的怀疑和戒备疯狂凝聚。

    明明刚刚有五十八人因为屈剑寒的一句话而命丧黄泉,他们却立刻调转枪头指向自己的掌门,人心的丑恶暴露无遗。

    屈剑寒对于这些普通弟子的眼神非常满意,嘴角勾着的笑意更浓,他道:“二,掌门你的性格整个起始城都清楚,易怒无谋,为什么昨天就在这广场上,你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你不觉得这很怪异吗?”

    “三,杀一儆百,宁杀错一千不放过一个,我这几天的这些行为你不觉得很眼熟吗?没错,一年前,灵耀门对战第一层第三门派战败之后,你就是这么做的。为什么在今天这灵耀门生死存亡之时,你反而心软了?!”

    屈剑寒声调一提,脚步不停向楚天雄迫近,整个人的气势调动到顶点,压迫的楚天雄一时之间忘记开口,甚至开始后退。

    “四,这几天不管是二长老姚叶平,还是五长老楚河,甚至连楚风你都不见,修炼?在这种时候修炼你骗谁?你在怕什么?!”

    又是几步落下,屈剑寒离楚天雄越来越近,所有人都本能的停下呼吸,他们预感到马上将会有大事发生,影响这场势力战的输赢、影响整个灵耀门未来的大事!

    “五,身为掌门,身为一直将我当成敌人的楚天雄,你都没道理不阻止我肆意杀死五十八名灵耀门弟子!”

    啪!

    最后一步落下,二鸣之声响起,没有人看见屈剑寒何时拔剑,当他们反应过来时,长剑已然架在楚天雄的脖子之上!

    尚景星倒吸一口冷气,身子本能的一颤,差点就露出马脚。

    太快了!

    要知道屈剑寒可不是鸣剑宗之人,他的二鸣之速可不是通过功法捷径而达到的,这是真正的二鸣之剑,比之威黎凌峰中的巅峰一剑还要强上五成不止!

    “不会吧?尚景星真的变成了楚天雄?!”

    “还真别说,楚天雄身上的疑点的确不少,屈剑寒的分析听上去并没有错。还有,你们看楚天雄现在的表情,很有问题啊!”

    “而且尚景星不就有一次变成落叶黏在楚天雄身上吗?说不定那也是他糊弄我们的手段,楚天雄在孙虎厢房中呆的时间太久了,明显有问题!”

    外界观看的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很多人都为尚景星捏了一把汗。

    该不会真被拆穿了吧?!

    屈剑寒一笑,拍了怕楚天雄的肩膀,道:“不要担心,尚景星,我不会动手杀你,既然是你发起的势力战,那就该让你尝一尝塔界规则抹杀的滋味。”

    说完,屈剑寒转过身,对着五长老楚河,楚天雄的亲儿子道:“楚河,来指认楚天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