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丑恶

    在以铁手为首的四人经过赵敏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的摧残后,众人又开始热切的聊天。

    四大名捕-铁手:主播今晚真都不打算动手吗?

    尚景星道:‘嗯,不动手,我是和平主义者。’

    四大名捕-铁手:谁信啊!

    倚天屠龙记-赵敏:唉,主播的意思是,就算他不动手也有人会动手。

    欧治子:谁?浊兽?

    倚天屠龙记-赵敏:等着看呗。

    四大名捕-铁手:看不见啊!主播快找个好点的位置让我们看看!

    尚景星道:‘没空,我要修炼。’

    实在是有些受不了铁手的唠叨,尚景星说完后,立刻关闭交流功能,开始打坐修炼,虽然不能使用阵法加成,但他依旧争分夺秒。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在他修炼中度过,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第二夜来临。

    尚景星轻轻一笑,站起身,招呼了一声身边的‘好友’,一起上茅厕。

    走出广场上众多灵耀门弟子的视线,尚景星身旁的那人开始紧张的来回转头,就好像每一个黑暗的角落都会有一只凶兽跑出将他杀死一般。

    “师兄,你说我们会不会有事啊,尚景星应该不会就这么巧找上我们吧。”

    尚景星冷冷一笑,道:“没事。”

    似乎尚景星的话很有效果,亦或者说尚景星此时变化的人颇有威望,那胆小的灵耀门弟子立刻一挺腰板,笑道:“也是,以师兄的修为,对付尚景星还不是手到擒来。话说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再去那里啊,这势力战要被关七天,我还真有些忍不住。”

    “师兄你说我们这次敲那姓张的多少钱,他开个店也不容易,我们就给他留个十分之一吧,哈哈。”

    这灵耀门弟子越说越来劲,浑然没发现周围的空气渐渐变冷。

    “还有,那白痴完全不知道他家那婆娘早就被弄死了,我们不过是设一个赌局骗他倾家荡产,他竟然真的就信。还用自己老婆抵债,现在后悔了想赎回来,可惜啊。那婆娘的滋味……啊!”

    尚景星听到这里已然怒火中烧,直接停下脚步,不打算再听此人的污言秽语,这名灵耀门弟子也没想到身前的师兄会突然停下脚步,直接一头撞了上去,结果犹如撞到一块铁板一般,身子一阵踉跄摔倒在地。

    那灵耀门弟子也不恼,如同奴才一般赔笑道:“师兄抱歉,我没注意到你怎么突然停……”

    此人话说一半,突然说不下去,在他面前的是尚景星那张遍布寒霜的脸。

    尚景星身子前倾,脸伸到此人的面前,冷声道:“果然,这个也是那个也是,第一层的人渣无论如何都死不光。”

    “师兄,唔唔唔!!”

    尚景星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两手伸出,一前一后抓住他的脑袋,然后用力一扭!

    咔嚓一声,这名灵耀门弟子的颈骨瞬间断裂,当场断气,直到死他才明白自己身前的周围“师兄”是谁。

    “哼,去鬼塔界见你的师兄吧。”

    厌恶的甩了甩手,尚景星取出百兵魂棺,一如之前几次一样,他毫不犹豫将此人的名字抹去,这种人待在他的百兵魂棺中只会脏了他的法宝,属于这种人的结局应该是鬼塔界的九层炼狱劫!

    做完这些后,尚景星将祸斗召出,命令它将此人的尸体烧尽。

    一片黑色火焰燃起,瞬间将尸体焚烧干净,同时祸斗抬起头,懒散的道:“为了这种人渣破坏自己的计划,主人你果然还是太过年轻啊。”

    “哦?”尚景星眯着眼,望向祸斗,道:“你的意思是,这种人渣不该死?”

    “没没,主人做的对!英明神武,为了心中道义义无反顾!”

    看出尚景星心情不好,祸斗立刻认怂,讨好的拍着马屁。

    听闻此言,尚景星也是立刻笑骂道:“以后少和鹰狐混一起,都学会拍马屁了。”

    祸斗嘟囔道:“呵呵,鹰狐那本事我可学不会,都快把小主人哄得忘记它之前做的事了。”

    尚景星也是一笑,想起来前几天自己想要抽鹰狐,结果小云给他求情的一幕。

    他知道小云并没有那么好骗,相反,小云远比这些妖兽想象中的要聪明许多,要不是鹰狐真的和小云特别投缘,哪怕它再怎么讨好小云也不会帮它。

    因此,尚景星即便明知鹰狐背地里那一套也没有进行干涉,而且他还知道,鹰狐虽然和自己不对付,但对小云却是真心的,据他观察,应该是类似那种长辈对后辈的宠爱,可能是小云在凌峰中义无反顾的饮用时水触动了它心里某个软弱之处。

    就拿它之前在凌峰中的行为举例,它和小云的交易明明是答应小云一个要求,但在小云的恳求下它还是在最后关头帮助陆蓝莲等人对抗贺飞鸣,要知道那时候它已经突破凌峰封印,小云无法再用身体控制权去威胁它。

    想了一会儿,尚景星拍了拍祸斗的脑袋,道:“好了,别想这些了。这个人无足轻重,一会儿你变成他,带着‘我’回去,我去看看今晚的夜色。”

    说话间,一道琉璃色在他眼中闪过,祸斗瞬间变成了那灵耀门弟子的模样,同时精卫从他丹田中飞出,刚刚落就变成了“师兄”的模样。

    尚景星道:“小精卫,记得不要胡闹,回去后就直接装作打坐的样子,一切听祸斗的知道吗?!”

    精卫熟悉了下身体,嘟起嘴,刚想说自己不会胡闹,但对上尚景星严肃的眼睛,顿时气势一泄,乖巧的“嗯”了一声。

    尚景星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示意祸斗带精卫回去,而自己则化作一只蝙蝠,飞上整个灵耀门最高处,议事楼的屋檐。

    议事楼不愧是整个灵耀门最高的一栋建筑,近百米的高度让整个灵耀门尽收眼底,包括阴影角落中那一幕幕将灵耀门弟子人心丑恶暴露无遗的画面。

    黑暗中,一名名灵耀门弟子露出自己狰狞的表情,不顾自己往日好友的哀求,纷纷出手,鲜血流淌,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瞳盯着天空,盯着凶手,狰狞渐渐褪去,些许的愧疚与后悔转瞬而逝,留下唯有散不去的癫狂。

    “种子开花了……”

    平静的语调犹如恒古不变的幽泉,在灵耀门之顶飘荡,无人可闻。

    第二步棋已然起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