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六章 身份暴露?

    三个时辰过后,四十多名灵耀门弟子悄然死去,此时尚景星的灵力也到了极限,在心中吩咐四兽回来,然后不急不缓的开始恢复灵力,配合直接恢复灵力的丹药,他用了半个时辰将体内灵力恢复到八成。

    收功,睁开双眼,四兽早已回来,因为怕打搅他恢复灵力,因此没有直接进入他体内。

    看了眼精卫摇着尾巴邀功的模样,尚景星轻轻一笑,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妖息丹丢给它,同时也不厚此薄彼,也给剩下三兽各一颗。

    做完这些后,他转头看向角落中依旧保持昏迷状态的孙虎,右手一甩,只听“哗啦啦”一声响起,链钉激射而出,瞬间捅穿孙虎的咽喉,鲜血狂流不止,身体微微一颤没了声息。

    如同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尚景星淡然的将链钉收回,随后取出五颗灵石拍入身下的五个阵法之中。

    黑暗中,他屈指一弹,一件物品以极快的速度飞向房门然后附在其上,一丝冷笑在嘴角划开,悠然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

    “楚天雄,我在等你……”

    尚景星闭上双眼,增加灵力恢复速度的灵药,增加灵力吸收速度的灵药,各五颗,直接丢入口中,配合着身下的五个阵法,天地灵力狂涌而来,虽然还比不上凌峰以及时轮水镜中的吸收速度,但也足以搅动灵耀门原本平静的天地灵力。

    同一时刻,灵耀门最奢华的两栋院子中,各有一双眼瞳瞬间睁开。

    其中一双漠然的双眼望了天地灵力大变的方向一眼,然后微微感知另一栋院子中的动静,随后再次闭合双眼。

    另一个院子中,那双眼睛的主人霍然站起,身形一动,立刻窜出屋子,几息过后,没有惊动任何人来到尚景星所在院子的房门前。

    “尚景星,找到你了!”

    月光照耀下,楚天雄右手抬起,几个法诀瞬间完成,然后一甩,顿时一排由灵力形成的山峰撞向房门。

    轰!

    一声巨响,烟尘飘起,将楚天雄以及整栋屋子遮盖起来。

    这边声响极大,很快就惊动了四周的弟子,和尚景星所变化的“孙虎”组队的那名灵耀门弟子率先赶到,可是看着这大量烟尘,不敢进入半步。

    渐渐这里的灵耀门弟子越聚越多,每个人的表情都满是狐疑,无他,除了那第一声巨响,之后这里竟然没有半点动静,要不是烟尘不散,他们早就壮着胆子冲进去了。

    大约半盏茶后,透过烟尘众弟子看见一道黑影从里面走出,紧张不已的他们退后几步,纷纷拿出自己的兵器法宝严阵以待。

    而当黑影彻底显现出外貌时,他们立刻松了口气,纷纷拱手行礼。

    “见过掌门。”

    “哼。”

    楚天雄一声冷哼,身上衣服有不少破损,显得有些狼狈,或许是这些弟子没一个敢进入烟尘的原因,导致他的心情极度不佳。

    他右手一甩,提在手中的孙虎被他抛向离他最近的那名弟子,毫无疑问,那是一具尸体。

    “一群废物。散了。从明天开始所有人在广场就寝!”

    说完,楚天雄直接大步离开,期间目光一瞟,正好看见黑暗处有一个人影闪过,以他的修为此人的样貌自然是一览无遗。

    没有任何停顿,楚天雄露出一丝冷笑,步伐不变,很快就没了人影,不过队伍尾端的几名弟子倒是隐隐约约听见他的低声咒骂。

    “该死,还是让那尚景星跑了!”

    楚天雄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院子,而是气势汹汹的走向屈剑寒那里,看他这兴师问罪的架势,看守的执法堂弟子皆是心惊胆战,不敢上前说半句阻拦的话。

    他一脚踹开屈剑寒的房门,走入其中,然后又重重的关上。

    屈剑寒正盘膝坐于地上,而他身旁有一名身穿执法堂服饰之人恭敬的立在一边。

    屈剑寒睁开双眼,对于楚天雄这个不速之客丝毫不奇怪,依旧以其淡漠的语调说道:“不知掌门此来所为何事。”

    楚天雄本来还有心克制,但见到他这态度,顿时怒上心头,咆哮道:“你刚刚为什么不过来!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不过来,让那个尚景星跑了!”

    “哦?”屈剑寒微微抬眉,双眼微眯,冷淡中又透着不屑,他淡淡的说道:“原来堂堂灵耀门掌门,堂堂金丹期修士,连一个初入炼气期的小家伙都对付不了。是我失算了,没想到这点。”

    “你!”

    被屈剑寒这么一说,楚天雄顿时一噎,心中有苦难言,之前他冲入尚景星所在的房间,却没料到尚景星设有陷阱而且威力还不俗,弄得他有些狼狈,当他回过神来时,哪里还有尚景星的影子。

    本来以楚天雄易怒无谋的性格,绝对忍不了屈剑寒如此讥讽,不过他好歹也是个一门之掌,并非完全没有脑子,知道灵耀门现在的情况并不宜和屈剑寒太大的冲突,不过……

    楚天雄突然挂上一丝冷笑,道:“这件事的确是本掌门的失误,不过我此次来还有另外一件要事。”

    屈剑寒道:“何事。”

    楚天雄得意的一笑,道:“我刚刚在从尚景星那里离开时,正好看见屈军,我们大长老的‘大弟子’,鬼鬼祟祟躲在暗处。我有理由怀疑屈军就是尚景星所变。不知道大长老可愿大义灭亲。”

    楚天雄此话出口,屈剑寒倒没什么,反而是一旁的执法堂弟子脸色大变,看着楚天雄的目光竟然透着杀意,丝毫没把他这个掌门当一回事,此人正是孙虎的师兄,屈剑寒大弟子兼养子,屈军。

    屈军立刻上前几步道:“呵呵,掌门这话说的可就有点没道理了。”

    说完,他看了眼屈剑寒,发现自己师傅此时两眼低垂,完全一副默认的样子,心中胆气一壮,腰板一挺,大声道:“我那师弟在灵耀门举目无亲,第二阶段最安全的存在,尚景星杀他?保护他还来不及呢!多一个他这样的人,尚景星就等于在第二阶段多一个保护伞!而且!”

    屈军越说越带劲,丝毫没有发现楚天雄的表情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

    “而且,我是一直在那边没错,但我是为了观察你,你在房间里足足呆了一盏茶时间,里面丝毫没有战斗的声响,那你在里面做什么需要一盏茶时间?!你说我是尚景星变的?!我还怀疑你是呢!”

    一口气将之前自己师傅所说的话照搬,屈军心里别提有多舒畅了,然而他的话却是直接引燃楚天雄的怒火,毫无征兆的一掌向他拍去,屈剑寒早有预料,拍地而起,将屈军拉开的同时迎向楚天雄这一掌。

    嘭!!

    两掌拍在一起,巨大的气浪以他们为圆心爆发而出,两人脚下地面出现龟裂,房屋都开始剧烈摇晃,让门外守着的执法堂弟子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就连外界的观众也没对两人在这种时候内讧表现出太多的惊讶,毕竟楚天雄易怒的性格真的是整个起始城都出了名的。

    屈军虽有屈剑寒护着,但两名金丹期近距离的对掌,对他一个小小的炼气四层实在是太过危险,哪怕是气浪也不是他所能够抗衡,仅仅是在原地抵抗了一息,随后他就毫无悬念的倒飞出去撞在墙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受了轻伤。

    屈剑寒见自己的养子受伤,也无心继续和楚天雄纠缠,他掌心力量一吐,稍稍逼退楚天雄一步,同时自己也退了半步,风轻云淡的说道:“到此为止吧,楚天雄你身为掌门在这时候胡闹,真的合适吗?”

    楚天雄闻言怒哼一声,他再怎么易怒无谋,身为掌门多年也是知道轻重,故而直接一言不发的转身推门而出,走动间,一片落叶从他衣服上落下,经过夜风一吹,飘上天空。

    落叶越飞越高,风却在此时停下,眼看落叶即将飘落,突然颤动一下化作一只蝙蝠倒悬在屋檐之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