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二章 最遭的开局,最好的应对!

    当塔界规则的传送停止时,尚景星立刻环顾四周,确认自己的位置。

    此时他正处在一间厢房之中,其中有四个床位,想来应该是灵耀门外门弟子所居住的房间。

    由于并不知道开始势力战后自己会出现的位置和面临的局面,因此尚景星在之前并没有太多考虑这场势力战开局的问题,他虽然自问脑子不错,但要让他想个几百个可能发生的情况并加以应对,显然是有些不现实,所以在他看来以不变应万变根据情况制定策略才是开局最好的方法。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可惜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意外总是极其容易发生,就好比现在。

    吱

    厢房的门被打开,有一人走了进来,尚景星反应极快,立刻一个侧身躲到左侧门的后面,同时两道对话声也传入了他的耳中。

    “师兄快点啊,大长老在召集所有弟子,要是我们晚了会被怀疑成尚景星的。”门外一个男子用慌乱急切的声音说道。

    走入门内的男子不耐烦的说道:“闭嘴!急什么急!我就拿佩剑而已!要是没带佩剑你替我挨骂吗?!”

    说话间,男子径直走向最左边的那张床前,寻找着什么。

    在之前房门被打开瞬间,尚景星已经透过缝隙看清两人的相貌,关于这两人的信息也清晰在他脑中罗列出来。

    进屋那人,名为刘海涛,锻体六层,为人恶霸,身后有内门弟子做后台,经常欺凌同厢房师弟,下手不知轻重,经常有重伤的情况出现。

    屋外那人,名为叶湖,锻体四层,为人阴狠狡诈,为了不成为刘海涛欺凌的对象,主动帮助他欺凌同厢房的另外两名弟子,刘海涛很多欺凌的主意甚至都出自他。

    于此同时,他大脑急转,此时的情况毫无疑问是最糟糕的开局。

    杀了进来的刘海涛?

    不行,白天无法杀人。

    同时将两人都打晕?

    也不行,先不说他能不能赶在外面的叶湖大喊求救前将其打晕,就算做到了,他这段时间“变化”誉文虽然有所成长但依旧不够成熟,自己变化一人,另一人只能以物变化,必定呆板无比,要是在其他时候倒也没什么,但此时灵耀门正处在最紧张的时刻,绝对不会遗漏这点!

    立刻打晕刘海涛,然后变化伪装成他?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注意,虽然这个房间根本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但尚景星有自己的办法解决,只是,他要是这么做的话却是和他的计划稍微有些不符,他更希望能一石二鸟,起到引起恐惧的效果。

    尚景星脑中千回百转,一个个方案成立又推翻,几息间他已经想了不下十种办法,却都不可行。

    一息

    三息

    五息

    有了!

    十息过后,他突然灵光一闪,双眼一亮。

    也就在这时,刘海涛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佩剑,将其挂在腰间,随后转身准备离开,然而就是他这个一转身却是看见了最意想不到的人。

    “尚!”

    碰!

    尚景星一个闪身来到刘海涛子身后,一个手刀将其打晕,然后毫无顾忌的任由他摔倒在地,发出声响。

    外面的叶湖听见声响后,立刻发现不对,心中没来由的一喜,他那师兄死没死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他只知道作为第一个发现尚景星的人,长老必定有重赏!

    “尚景星在这里!尚景星在这里!!”

    他原地大喊了几声,然后取下腰间的长剑,利欲熏心之下,不顾一切的冲入厢房之中。

    叶湖进入门内,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尚景星的身影以及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本能的感到不安,叶湖此时才想起眼前这个人的种种事迹,那绝对不是自己独自一人能够面对的凶神。

    “你你别过来,我告诉你尚景星,马马上就有人来了!你要是敢对我出手你绝对跑不掉!”

    尚景星好笑的看着叶湖明明害怕的要死浑身哆嗦却还色厉内敛的样子,不屑的摇了摇头,他一步踏出,身形窜了出去。

    “啊!!”

    叶湖如同女子一般惊声尖叫,双眼紧闭,长剑毫无章法的在身前劈砍,他能感觉到自己劈砍中了什么,但却没有任何声响。

    几息过后,他发现自己并没有事,胆小的睁开双眼,却发现整个屋子里除了他还有刘海涛以外并没有其他人,而他刚刚劈砍到的物体,毫无疑问正是倒在血泊之中的刘海涛。

    他呆愣的站在原地,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而尚景星,他此时却悄无声息的躲在厢房屋顶上,一双眼睛冷光四射,目视前方,静静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十息后,一名穿着和之前两名弟子类似又有明显区别的弟子赶到此处。

    尚景星身形一动,刹那间出现在那名灵耀门弟子身后,一掌将其拍晕,随后两道琉璃色光芒在眼中一闪而过。

    下一秒,他变成了这名灵耀门弟子的模样,而原本的灵耀门弟子却变成了一块石头,被他凌空接住收入怀中。

    尚景星面色苍白的在原地喘了会气,他没想到强行将非自愿的生命变化模样竟然会消耗如此多的灵力,哪怕以他超越炼气九层的灵力量都近乎被抽干。

    他站在原地休息了会儿,同时双耳微微扇动,听觉发挥到极点,等待着自己的“人证”到场。

    三息过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尚景星立刻运起血气让自己的脸色看上去正常,同时右足一点,不快不慢的冲向厢房。

    到了厢房门口,他站定脚步,看向里面做出一副惊讶警惕的模样。

    锵

    长剑出鞘,尚景星指着醒着的叶湖道:“这里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做的!”

    叶湖连忙摇头,慌乱的摆手道:“不是的!执法师兄你听我说,是尚景星,是尚景星伤了师兄然后逃走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这时后面的几名灵耀门弟子也赶了过来,身上的衣着和尚景星一样,也就是灵耀门执法堂的专属服饰。

    锵锵

    赶来的灵耀门弟子全部拔出长剑,哪怕尚景星自始至终都没有将“他是尚景星变化”的这顶帽子扣在叶湖头上,但众人先入为主之下,全部小心谨慎的围着叶湖。

    “孙师兄我们怎么办?”

    “孙师兄我已经通知长老了,我们只需要等一会儿就行。”

    “孙师兄,你可千万别相信他的话,人证物证俱在,他一定就是尚景星!”

    这些灵耀门弟子围着尚景星,小心谨慎的进行着类似劝说之举,对此,尚景星目光一闪,顿时关于这名孙师兄的信息也全部被他回忆起来。

    根据自己拷问的几个灵耀门弟子所说,这孙师兄,全名孙虎,是执法堂的二师兄,屈剑寒的二弟子。

    他人如其名,被灵耀门弟子私下里称为笑面虎,表面上和和气气不得罪任何人,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他都不会用肯定的语气去指认谁触犯门规,如果那名弟子确实有罪但没有证据,那他就会敲诈一些灵石将其放走,但要是不肯,孙虎就会用最为狠毒的手段去惩戒。

    这就是做足功夫的好处了。

    尚景星心里一笑,瞬间带入角色,笑呵呵的摆手道:“你们别急,他是不是尚景星还不确定呢。”

    说完,他又转头看向屋内的叶湖,说道:“你自己出来,还是我去抓,和我一起去见长老,长老自有分辨。”

    叶湖颓废的低下头,心里挣扎一番后,无奈的说道:“我我和你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