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史无前例的修兵止戈!

    “修兵止戈,游戏式势力战:我是谁?”

    “发起者,尚景星!”

    “内容:势力战分为三阶段。”

    “第一阶段,发起者将变化为其中一名参与者的外貌融入参与者之中,每当夜晚来临可任意出手杀人,参与者可反击。为期三日。”

    “第二阶段,发起者不得动手,每名参与者将有一次指认机会,指认限制必须为自己的亲友,指认错误亲友死亡,指认正确发起者死亡。为期三日。”

    “第三阶段,由参与者投票选出大约半数参与者死亡,具体人数将于第二阶段最后一天宣布,当投票结束后,如发起者正在这一半人数以内则直接抹杀,如幸存则由塔界规则公布身份,开始厮杀,为期一个时辰。”

    “额外规则:一、势力战期间,不得任何人出入灵耀门。二、发起者不得在第二阶段以变化身份直接误导参与者。三、发起者在第二阶段失去变化能力,不可再改变外貌。四、第二阶段最后一天开始,将公布特殊条例。五、第三阶段开始,如参与者不在一个时辰内进行投票,则全员抹杀,发起者直接胜利。六、第三阶段结束,如还有参与者幸存,则发起者死!七、此势力战不允许投降!”

    “参与人数:316人”

    “势力战正式开始!”

    由塔界规则所解说的势力战规则结束后,一道无形的光墙笼罩整个灵耀门,尚景星被塔界规则力量笼罩化作一道暗影进入灵耀门之中,哪怕是蓝莲谷主和东三层主也看不清他究竟去往何处。

    与此同时,周围的人才后知后觉的惊醒,看着眼前的灵耀门,眼中充满了惊讶。

    游戏式势力战!

    这是塔界从未有过的势力战方式,这是他们惊讶的原因,有些人嗅觉灵敏之人,甚至认为不管这场势力战谁输谁赢,都将载入塔界史册,从此改变塔界势力战的方式。

    “这场势力战,有点意思。”

    蓝莲谷主轻声一笑,双眼缥缈,看着灵耀门的目光中有一股浓浓的欣赏之意,如果说尚景星和陆蓝莲的关系只是让蓝莲谷主对尚景星感兴趣,那么他所设计的这场势力战却是彻底让蓝莲谷主心中升起一分认可。

    “谷主也这么觉得吗?我还以为只有我呢。”

    一道颇有磁性的声音从蓝莲谷主身后传来。

    “嗯?”蓝莲谷主回头一看,自己身后同样站在一名面貌模糊之人,她目光一凝,随后笑道:“东三,没想到你也来了。”

    “哈哈,果然瞒不过谷主。”被称为东三的男子长袖一扫,脸上的模糊顿时消散,露出一张年轻俊朗的脸,他笑道:“是我那师弟让我来看看,本来我还有些不乐意,结果没想到却是让我看见了这么一出有趣的势力战。”

    “东三层主,贵安。”

    此时站在一旁陆蓝莲也看清来人的脸,尊敬的拱手一礼。

    “别别别。”东三层主立刻制止陆蓝莲的礼节,同时口中开玩笑道:“你可别给我行礼,不然等你以后继承了谷主之位,我就得向你行礼了。多不自在。”

    陆蓝莲浅浅一笑,也没有坚持,显然是知道东三层主的性格。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傅,随后略带犹豫的向东三层主问道:“层主大人,不知道你对这场势力战怎么看?”

    东三层主轻咦一声,打量起陆蓝莲,他虽然和陆蓝莲并没有太多的接触,但对她的性格却是非常了解,没想到以她那淡泊的性格竟然也会对这场势力战的胜负感兴趣。

    “咳咳。”

    一旁的蓝莲谷主轻咳了两声,立刻让东三层主收回目光,他笑道:“这场势力战可不简单,为了带给灵耀门极致的恐惧,这个尚……尚景星却是有些不顾生死了。”

    听到东三层主这话,陆蓝莲双手不由的一紧,然后又迅速松了开来,只是看着东三层主的凤目中,多了一丝急切。

    东三层主并没有发现她的表情,继续说道:“塔界规则在前,哪怕使用层主令,也不得影响势力战的公平、公正。因此尚景星为了让灵耀门门人恐惧最大化,让他们切身感受那种无力的恐惧感,他也必须给自己设下极大的限制。一切都是为了平衡。”

    “看上去他好像占尽优势,又是夜晚杀人,又是指认,又是减员一半,但其实整场势力战,他只在第一阶段具备无关痛痒的主动权而已。”

    “为什么?哪怕他第一阶段什么都不做,最后也能将灵耀门减员至三分之一吧。”

    这时,一旁的吕清媚也加入话题,她并没有陆蓝莲那么多纠结,在进入凌峰前就已经对尚景星有了极大的好感,现在又有情敌当前,自然不准备藏着掖着。

    东三层主看了她一眼,随后笑道:“吕家丫头也来了啊。我问你,你觉得整个门派最高战力占据这个门派多少比例?三分之一?不,恐怕连五分之一都不一定有。”

    “我并不知道这尚景星的实力如何。只能假设,假设他不是灵耀门最高战力的对手,那么灵耀门想要赢得这场势力战很简单。只要有一个威望出众之人在第二阶段制止所有人指认,在第三阶段抛弃弱小的门众!即可轻松赢取胜利。”

    “而据我所知,这个门派的大长老屈剑寒就能做到这点。”

    “因此……”蓝莲谷主接过东三层主的话头,以总结性的话语说道:“除非尚景星能够在第一阶段引起灵耀门门人的极大恐慌,让这股恐慌压过那个屈剑寒的威望。不然他就算是赢,也是惨胜。”

    东三层主点点头,随后看向灵耀门的方向,笑着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引起灵耀门内讧,这样就算不用尚景星动手,人数弱势的一方也会为他杀人。”

    周围不少人都听见了蓝莲谷主和东三层主的话,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场势力战中的奥妙。

    近乎四分之三的人都捏紧双拳,在心中为尚景星担忧,这其中还不乏一些原本的中立派,毕竟一个能为仅仅呆了一个多月的门派不顾生死挑战第一层第一门派的人,又怎么能不让人敬佩!

    这场势力战,尚景星本就有着立威的想法在里面,自然不会为了隐藏自己的手段而不让外人观看,因此,几乎所有人都跳上一旁的房顶,期望看见里面的一切。

    陆蓝莲、吕清媚等人也是占据一处屋顶,看着灵耀门中的动静,两颗芳心难以平静。

    这时陆蓝莲又一次想起了自己师傅昨天对自己说的话。

    “据为师推测,你在凌峰中曾为了某件事而使用阴阳逆潜,天地九莲虽能大幅度增加资质却无关寿元,使用阴阳逆潜后你寿元所剩不多,有一人为了你寻找到增加寿元之灵药放于此玉瓶之中,玉瓶上的‘景’字乃是你亲手所写,不出意外,那人就是尚景星!”

    回忆渐远,陆蓝莲双眼迷离的看着灵耀门,好似透过无尽的空间看到那名男子的身影,不知何种心绪的话语在她心中慢慢回荡。

    ‘是你吗?为什么?我们在凌峰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