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九章 那个“景”字

    尚景星和东一层主的商议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直到夕阳西下,这场商谈才算是进入尾声。

    湖畔旁,尚景星抬头看向东一层主,严肃的说道:“这样的话,原本算不上问题的时间,反而成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东一层主一笑,道:“放心,大不了我这张老脸不要,多拉几个层主过来,到时候你可得好好表现,进入上层视线的机会可不多。”

    话音落下,没等尚景星回答,两道白影一前一后急速飞来停在他们身前。

    “我师父来了,若是有空,回门派一次,我将你推荐给师父。”

    陆蓝莲的声音传入尚景星的耳中,听到内容后,他双眉一挑,心道陆蓝莲师父来的可真及时,虽然没有诋毁层主的意思,但以蓝莲谷主的身份,还真是比一两个层主有用的多。

    东一层主挂着微笑,转头看向他,道:“陆蓝莲的消息?”

    尚景星笑着点点头。

    “唉,看来不用我出手。”东一层主很是随意的耸了耸肩,然后笑道:“东面区域有你们两人,是我也是我这些城民的福分。”

    “层主这么说却是高抬我了。”

    说话间,尚景星毫不客气的将茶壶里最后剩下的茶倒入自己的杯子中,然后牛饮般喝下,还别说,光是这三个时辰喝茶所累积的灵力,丝毫都不比他平时修炼三个时辰来的少,这也是他有着阵法加成和时轮水镜的缘故,不然这一壶茶都抵寻常炼气期几天的修炼了。

    东一层主笑了笑,他之前的话完全是有感而发,这三个时辰的商谈让他对于尚景星的智有了极大的了解,而尚景星的力,虽然没有细致的了解,登凌峰最大胜者的传言也不可尽信,但以他锻体期就能越级杀炼气期的表现,如今达到炼气期,在整个第一层实力排个前十恐怕是没有问题,如此文武双全又怎能不是东面区域之福。

    东一层主看着已经站起身准备离开的尚景星,说道:“今天不如就住层主府吧,正好和你之后要带队的九人见一面,熟悉熟悉。”

    “算了吧,那群桀骜不驯的家伙,等我处理了灵耀门再见吧,这样也可以少浪费点口舌。”

    对于东一层主的建议,尚景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话语中充满对接下去那场势力战的信心,在他看来与其现在浪费口舌让那九人服从自己的指挥,还不如打出一场震撼人心的胜利,没有什么话语比这样更让人信服的了。

    说话间,他和东一层主拱手道别,前去找影墨蝶,两人又经历了一次干呕不止的传送后,回到了起始城中。

    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最后尚景星还是决定不回蓝莲门,而是发了一份飞鸽传书,让陆蓝莲明天有空到灵耀门那里帮他照顾小云。

    发完飞鸽传书,他将自己和影墨蝶的外貌改变,然后一如之前几天一样,两人大摇大摆的回到腾鹤楼休息。

    而另一边,接到尚景星飞鸽传书的陆蓝莲,带着浅笑摇了摇头,将白鸽驱散。

    “怎么?是那个尚景星?”

    说话的是一名盘膝坐在蒲团上的妇人,一头半白长发被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眼角虽然带着一些鱼尾纹,但皮肤却和一些双十年华的女子不差多少,只是蓝白相间的道袍让妇人极具脱俗之气的同时也带上几分老气,不然还真无法从容貌上分辨妇人的年龄。

    此人正是名震整个仙塔界下六层的蓝莲谷主,修为分神期巅峰!

    以蓝莲谷主的修为,别说是东一层主了,就算是第一层四名层主一起上,她一只手就能对付,哪怕是第一、第二、第三层的层主一起出手,她也能不败,可见其实力有多么强大。

    如果由她来说一句城势力战延后,那么,除非是第五层层主亲临,不然没人敢反驳一句!

    “是的,师傅。”

    陆蓝莲恭敬的低着头,坐在妇人对面,往日凛然无双的她,在蓝莲谷主面前就如同一名乖巧的孩子。

    “嗯。”

    蓝莲谷主只是轻轻点点头,便不再关注尚景星的事,毕竟两者之间没有交接不说,连实力和地位都有极大的差距,也就是因为尚景星还有这商丹宗荣誉四贯长老的身份,不然她恐怕连问一句的兴趣都没有。

    她朝着陆蓝莲招了招手,以近乎看待子女的宠溺语气道:“过来,我帮你把把脉。”

    陆蓝莲点头称是,站起身莲步轻移,走到蓝莲谷主身边坐下,洁白如玉的左手默默伸出。

    将陆蓝莲的左手放在自己腿上,蓝莲谷主伸出食指中指搭在她的脉搏之上。

    其实蓝莲谷主这次来到第一层不是为了别的,正是因为数天前陆蓝莲在她那里的魂灯出现异状,几乎熄灭,她才不顾月莲宗门规急忙赶来,期间要不是月莲宗掌门多番阻止,她说不定早就到了第一层。

    一盏茶后,把脉已经结束,但蓝莲谷主却没有说话,反而眉头紧锁,心中充满了不解。

    并不是因为陆蓝莲身体有什么不对之处,反而是她状况好的出奇,生命力磅礴,根本不像魂灯上所显示的几乎熄灭,没有多久寿元的样子。

    “你身上还残留着天地九莲的气息,但天地九莲并不具备疗伤之效才对,这无法解释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想了许久不得要领,蓝莲谷主看向陆蓝莲,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还有储物袋,里面可有多出什么珍贵的灵果灵药?”

    “资质的提高并不算多。储物袋里灵果到有不少,但并不算稀奇。只是弟子在这个储物袋中发现了这两样东西。”

    陆蓝莲犹豫了会儿,最后从怀里拿出自己贴身藏着的储物袋,从里面取出一个玉瓶以及一张纸放到蓝莲谷主面前。

    “哦?这个储物袋。”

    蓝莲谷主双眉微微一挑,她非常清楚这个储物袋对于陆蓝莲的重要性,尤其是自己这弟子犹豫不决、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她有些好奇。

    她先是拿起那张纸,来回翻看,发现正反面皆是空白,上面别说字,就连一滴墨汁都没有。

    这并不奇怪,蓝莲谷主清楚,这张纸应该是陆蓝莲曾试图将凌峰中发生的事记录下来,但是因为凌峰中的特有力量,却将上面的字尽数抹除,才会变成现在这白纸的模样。

    将白纸放下,她拿起玉瓶,去掉瓶塞,放在鼻尖轻轻一闻,下一秒,她双目霍然睁大,其内写满了难以置信。

    “这!这是增加寿元的丹药!”

    一玄寿虚丹的气息何等磅礴,哪怕里面早已没了丹药,但残留下来的浓郁气息却还是让蓝莲谷主轻易的知道里面曾经放着的是什么。

    就在蓝莲谷主处在震惊之时,她拿着玉瓶的指尖触摸到一些凹凸不平,察觉这一点后,她立刻将玉瓶转过来,放在眼前一看,娟秀间透着锋芒的“景”字赫然入目!

    “景?”蓝莲谷主疑惑的念了一声,随后抬起头,看着陆蓝莲那有些不知所措的脸庞,问道:“进入凌峰的那些人中,可还有其他人名字中带景字?”

    陆蓝莲默默摇头,心绪格外复杂,几天前她第一次看见这个“景”字时,罕见的出现了不知所措的情绪,同时还有从内心深处涌出的千般不舍万般柔情。

    正所谓知女莫若母,陆蓝莲从小在蓝莲谷长大,和蓝莲谷主相处的时间远比其父亲还要多得多,而蓝莲谷主也是真的将陆蓝莲当做自己的女儿来看待,如今见到陆蓝莲这样的神情,又怎能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

    蓝莲谷主微微思考一番后,看着陆蓝莲,笑道:“可想知道为师的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