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七章 囚徒困境

    门派:灵耀门(亿位势力)

    排行:100000000

    位于:仙塔界第一层起始城

    门人:315人(金丹期2人、炼气期76人、锻体期237人)

    附属势力:无

    隶属势力:临海派(已灭)铁刀派、黄玄门

    上属势力:灵脉门

    护派大阵:灵脉洞天

    这是尚景星从那名灵耀门大汉口中获得的灵耀门基础信息,然后还有诸如掌门的小妾等信息也是获得不少,不过这名大汉在灵耀门中的地位不算高,所以知道的信息基本都是道听途说,真正确切的消息除了门派令中显示的基本信息其余并没有多少。

    将大汉的尸体丢在那里,他和影墨蝶再次变化成之前的模样,将推车收入储物袋,随后快速离开。

    再次来到那两名道侣的家中,尚景星将推车等东西取出放在后院,然后留下一些灵石悄然离开,回到腾鹤楼。

    三天后。

    繁华的市集中,三具尸体从天而降,引起周围的人一阵骚动喧哗。

    “这是灵耀门的三名长老!”

    “这……这四天灵耀门已经死了九人了吧?!”

    “不,还要算上第一天的那名灵耀门普通弟子,十人了。”

    “尚景星可真够狠的。”

    灵耀门弟子很快就赶到现场,查看一番尸体后,立刻开始在周围盘查,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两双冰冷的眼睛正在暗处默默看着他们。

    “主人,还是像之前那样吗?”影莫蝶问道。

    “不。”尚景星摇了摇头,转身走入黑暗之中,“情报已经足够。接下去就是等了。”

    等?等谁?

    这是影莫蝶的疑惑,只是不管是姐姐还是妹妹,都不喜欢问问题,在她们看来只要默默的听从尚景星的命令即可。

    走在回去的路上,尚景星在心里整理着自己所获得的情报。

    在这四天里,他除了在第一天利用修兵止戈获取灵耀门的基础信息外,之后的三天都只是利用这份基础信息套取其他情报。

    囚徒困境。

    这是尚景星曾经居住地球的一种审讯方式,大意是指将两名共犯关入两个牢房,在不能互相沟通的情况下进行审讯。

    如果两人互不揭发,则因证据不足各关一年;若一人揭发,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关八年,沉默者关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各关八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囚徒根本无法信任对方,也不相信对方会做沉默者,因此绝大多数情况下会互相揭发,只为了逃避那多出来的两年。

    尚景星正是利用这样的方式,每天抓三名灵耀门前来通缉自己的人,分别安置在三个地方进行拷问,在有基础情报的情况下,拷问非常顺利,而这九人的下场自然只有……死。

    走着走着,突然远处传来一大片脚步声,尚景星和影墨蝶迅速隐藏身形,静静注视着巷子的另一端。

    不一会儿功夫,一队十人的城卫从巷口走过,领队那人敏锐的看了一眼巷子,停下脚步。

    这几天因为尚景星的动作太大,接连死去十人,而且还都是在非修兵止戈中死去,这样的情况在起始城中是绝对不允许的,因此城卫被惊动,开始加入搜查尚景星的行列也是理所应当。

    领队那人微微示意,随后小队中立刻有两人离队而出,朝着小巷慢慢走来,只是,还没等这两人走入小巷,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里我看过了,你们去其他地方找。”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尚景星的嘴角不自觉地勾出一道浅笑。

    “是,将军。”

    领队恭敬的应了一声,随后便带着自己队伍离开。

    小巷一度陷入寂静,直到确定十人小队已经走远,尚景星才慢慢从小巷中走出,和巷口的那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张开双臂来了个拥抱。

    拥抱了会后,两人同时松开手,尚景星上下打量一番严龙,道:“哈哈,严大哥,这么久不见你还是没变。”

    严龙古板的脸上露出些许微笑,道:“我是没变,倒是你,变化很大啊。要不是亲眼看见,我都不敢相信半年前我主持新人选拔赛所见到的那个少年,竟然已经成为能够动荡起始城让第一层第一门派恐慌的天骄人物。”

    尚景星开玩笑道:“首先,我不是少年,不管是现在还是那时候都不是。其次,我们上次见面可不是新人选拔赛啊。我就客套一下,别真的好像我们很久没见似的。”

    “行了,知道你小子能说会道,我说不过你。”严龙捶了下尚景星的肩头,道:“怎么,你好像知道我会来找你?”

    “不。”尚景星摇了摇头,随后笑道:“确切的说,我知道东一层主会让严大哥来找我。”

    严龙摇头苦笑,道:“果然,要比脑子,十个我也不是你们这种聪明人的对手。”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也应该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吧,我也不多说,我们走吧。”

    严龙到底是军伍出身,雷厉风行,在知道尚景星明白自己的来意后,直接从怀里取出一张纸张,然后丢在地上。

    尚景星抬眉一瞟,破岚瞳瞬间开启,正好看见纸张上用隶书写着“传送”二字。

    纸张落地,尚景星和影墨蝶两人同时眼前一黑,强烈的头晕目眩席卷而来。

    下一秒,他们三人出现在一座颇为豪华的宅院之中,刚一落地,尚景星立刻扶着身旁的一颗柳树干呕起来,已经习惯自家师姐传送的他差点没吐出来。

    非要形容他此时的感受的话,那应该就是喝了几瓶二锅头然后蹦极的感觉,那酸爽真是别提了。

    呕……

    听见这声音,尚景星强忍着不适感转头看去,却见影墨蝶也是差点要吐的表情,但真正吐的不是她,而是严龙!

    别看严龙一副魁梧无比的样子,实际上他是一名彻彻底底的法修,因此以体魄而言,别说是尚景星,他连看上去柔弱其实也是体修的影墨蝶都不如。

    尚景星赶紧走到影墨蝶身旁遮住她的眼睛,要知道很多人喝酒呕吐并不一定是自己真的受不了,而是受到旁人的影响。

    一盏茶后,昏天黑地吐了一场的严龙站直身子,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手巾擦了擦嘴,随后略带尴尬的说道:“其实老哥我来之前喝了点酒,以前我传送……”

    没等严龙说完,尚景星直接抬手制止,用一副“我都懂”的表情看着他,说道:“严大哥,不用解释。我们去见东一层主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