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报入手

    市集中,尚景星一边微笑着朝身旁的人点头示意,一边和影墨蝶一起将推车推到“他们”一直前去的摊位。

    到了摊位,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这里等着,见两人到来,立刻熟络的打起招呼。

    “哈,老板,你可终于来了。今天可是晚了不少时间呢,必须多赌几把。”

    “要我说,还是让嫂子多烧几个菜才是真的。”

    “老板别听他们瞎说,刚刚他们全凑热闹去看尚大人了。”

    尚景星一停,感情这几个都是自己的粉丝啊。

    话说我什么时候有尚大人这个称呼了?还是尚行者好听。

    心里这么想着,他的表情却极为自然,笑着和几人打招呼,而墨蝶则开始勤劳的摆放摊位,不一会儿两个摊位就被心灵手巧的她摆放完毕。

    一个摊位很是简单,一块布两个骰盅十二颗骰子。

    还有一个摊位是由两个推车拼凑而成,一个灶台,三张桌子。

    简单的说,尚景星和影墨蝶所变化的两夫妻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这里烧菜和聚众赌博。

    “好了,咱们开始吧,今天有个新规则,大家来看看。”

    说话间,尚景星从一旁取出一块木板,上面写着他所谓的新规则。

    修兵止戈,游戏式:

    交付十颗灵石,参加游戏,游戏方式为摇骰子,大的赢,输者回答一个问题,不可拒绝。

    每人只能进行三次,三次后重新排队。

    照例,右下方写着发起者的名字,尚景星。

    不过“尚景星”这三个字却被他用“变化”誉文改变成相貌主人的名字,本质上说,参加修兵止戈的还是尚景星本人,只是在别人眼里是另一个名字而已,这也算是某种程度上钻规则空子。

    对于这个新规则,这些老顾客自然是非常不解,好在尚景星找的这个摊位主人信誉不错,众人虽然不解但也没有怀疑他有什么特别目的。

    很快,最先说话的那个男子率先忍不住,直接坐到布上,二话不说就开始摇骰子。

    半盏茶后,男子毫不疑问的输了,就在他紧张尚景星会问什么问题时,尚景星开口了。

    “你一会儿还要再赌吗?”

    “当然了,三把根本不过瘾。”男子理所应当的点头。

    尚景星道:“行,那我的问题就是我媳妇的菜好不好吃,去吃吧,边吃边等。”

    男子哈哈大笑一声,立刻坐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本来他每天都要来这里吃,没觉得尚景星是在坑他。

    有了他这先例,后面一些疑神疑鬼众人立刻松了口气,争先恐后的上来签字。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三个时辰过去,日落西下,尚景星忠实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但一双眼前却不时的扫向队伍中一个穿着灵耀门服饰的大汉。

    或是输或是赢的结束几人的游戏后,那名灵耀门弟子急不可耐的走上前,一屁股坐下来,开始摇骰子。

    看见这一幕,尚景星嘴角勾出一道冷笑,不着痕迹的给了影墨蝶一个眼神后,影墨蝶立刻心领神会的大喊道:“夫君时辰差不多了,该走了,今天还有事呢!”

    尚景星装作刚刚回神的样子,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后不好意思的朝灵耀门弟子道:“你看,这……”

    那灵耀门弟子哪还能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不满的拍着地面道:“我都等这么久了,玩完这把再说!”

    “好吧好吧。”尚景星无奈的点点头。

    半盏茶后,灵耀门弟子输了,没等尚景星开口,一旁已经将东西收拾好的影墨蝶已经站在他身后,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道:“还走不走了!家里有事知不知道!”

    尚景星感受着耳朵上微弱的力量,瞟了眼影墨蝶红透了的耳根,暗笑不已,心里也明白,对于影墨蝶来说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是极限了。

    心里想归想,他还是立刻配合着连连呼痛,然后求助的看向灵耀门弟子,道:“这位兄弟,要不,问题我们路上说吧?”

    灵耀门弟子也没多想,反正也顺路直接点头答应。

    三人离开,尚景星一直岔着话题,天南地北扯了无数有的没的,同时还极为热情的要求灵耀门弟子去家里吃饭,偏偏就是不说他的问题。

    足足一炷香时间,三人已经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地区,完全看不见有人来往,灵耀门弟子此时已经明显有些不耐烦,目露凶光双拳捏紧,要不是有修兵止戈规则束缚,他说不定已经动手了。

    又是一盏茶后,大汉怒道:“混账!你到底问不问?!”

    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话刚刚出口,身旁的两人立刻止住了步伐,用满含杀意的目光看着他。

    尚景星露出一丝冷笑,道:“既然你这么急,那我就问了。”

    说话间,他将“变化”誉文取消,露出一张每个灵耀门弟子都熟悉无比的脸。

    “尚景星!!”

    灵耀门弟子恐惧的惊呼一声,向后连退数步,惊慌失措下直接摔倒在地,随后连滚带爬转头就跑。

    尚景星目视他逃开,没有半点去追的意思,只是口中淡淡说道:“触犯塔界规则的后果,你知道吗。”

    灵耀门弟子立刻止住脚步,触犯塔界规则或回答尚景星的问题,这个选择题对他来说根本不用想。

    他颓废的转过身,用近乎绝望的眼神看着尚景星,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他道:“你……你想要问什么?”

    “很简单。”尚景星冷然一笑,漫步走到灵耀门弟子面前,道:“我要灵耀门的信息,所有你知道的信息,哪怕是哪个女弟子是哪个长老的禁脔、哪个门人弟子家中不睦我都要知道。”

    啪嗒一声,大汉坐到在地,仰视着尚景星,许久的思想斗争之后,双唇颤抖的开始诉说。

    半个时辰之后。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我错了!饶了我!我已经全部告诉你了!”

    灵耀门弟子跪在地上不停磕头,脸上涕泗横流,要多卑微就有多卑微,要是换了不明情况的人或许还会觉得他可怜,可惜在他面前的是尚景星。

    顾老、炎同方、小敏等人音容笑貌以及死时的惨状一一在尚景星脑中划过,一股压抑数月的煞气从心中升腾而起,没有任何犹豫,他伸手凌空一握,九重玄元棍顿时出现在手中。

    “去地狱求得兵心门门人的原谅吧!”

    九重玄元棍高抬,下一秒猛然落下!

    嘭!

    脑浆与鲜血四溅,灵耀门除名一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