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四章 时隔数月,血海深仇

    来到小云房前,尚景星正好听见里面的说话声,听声音应该是小云和影墨蝶在说话,两人语气并不激烈应该没有吵架,这点让他很欣慰,不管表面上如何小云和影墨蝶都是非常懂事的女孩。

    他没有偷听的习惯,因此直接伸出手敲了敲门,等里面传出小云让他进去的声音后,才推门走入。

    进入房中,入目是小云两眼通红依偎在影墨蝶怀里,影墨蝶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不得不说身为妹妹的墨蝶因为温柔的性格很容易让人亲近,这不,连小云都被征服了。

    看见尚景星进来,小云马上坐直身体,两只小手在脸上胡乱的擦着,最后发现不管自己怎么擦都已经被发现了,因此直接转过身扑倒床上,用被子盖住脑袋,索性做了鸵鸟。

    尚景星笑了笑,朝着影墨蝶点头示意,影墨蝶则乖巧的一欠身,随后轻手轻脚的离开,顺便为他们关上门。

    随着影墨蝶的离开,尚景星走上前坐到小云的床上,拍了一下她的后背,说道:“行了,快起来,和小孩子似的,我有话和你说。”

    小云一听见小孩这词,立刻“哗”的一声将被子拉开,满脸羞恼的朝着尚景星大喊道:“你才小孩子呢!”

    “是是是,我小孩,我们小云是大人。”

    尚景星马上笑着附和她,哄了好一会儿,见小云不再闹了,他脸色一正,说道:“接下来我们谈正事。我不允许你继续现在这样的修炼。”

    听闻此言,小云立刻抬头想要反驳,却被尚景星抬手制止。

    “听我说完。”

    “嗯”小云不甘的点点头。

    小云不再说话,尚景星继续道:“我的意思是,现在这样的修炼不行,但是如果在我的监督下,就没问题。”

    “啧,尚景星你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嘛以为你有什么办法的我真是太蠢了。”

    鹰狐的声音突然传出,随后灵体也出现在小云的头顶,脸上欠揍的表情依旧。

    尚景星眉头一挑,毫不犹豫的取出荆棘魔鞭,朝着鹰狐灵体就是一鞭抽出。

    一声惨叫从鹰狐口中传出,随后它立刻破口大骂道:“啊!!混蛋!尚景星你这个混蛋!”

    其实尚景星这鞭抽的不算重,鹰狐真正无法忍受的是哪怕尚景星这么羞辱自己,它也毫无办法,别说还手,就是心里咒骂也会被发觉迎来惩罚。

    “以后老实点!”尚景星瞟了它一眼,随后从储物袋中取出时轮水镜,朝着小云问道:“还记得这个吗?”

    小云虽然满腹疑惑,不明白尚景星的用意,但还是点头表示自己记得。

    “我刚刚鉴定了这个法宝。时轮水镜,时空类法宝,可调节时间流速。具体的你亲自感受吧,我就不多说了。”

    说完,尚景星拉住小云的手,灵力运转,下一秒两人就进入了时轮水镜,和小云已是共生状态的鹰狐也随他们两人一起消失在屋中。

    时轮水镜之中,小云好奇的打量周围,尤其是这里的灵力密度和中心处的时水。

    尚景星静静地站在一旁,知道小云观察了差不多,才伸出手指了指时水池,说道:“去喝一口试试。”

    小云对于尚景星有着一万分信任,哪怕是尚景星叫她去做十死无生的事她也会毫不犹豫去做,更别说喝一口时水了。

    她走上前,蹲在时水池边,两手伸出捧起一些时水,随后小舌头伸出稍稍舔了一下,一旁的鹰狐已经认命的趴在一旁,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痛苦,就连小云也是双眼紧闭,身子微微颤抖,然而时水入腹,想象中痛苦没有出现,反而有一股极其舒服的温暖充斥身心。

    小云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睁开,看了眼手中的时水,不敢相信的又舔了一口,依旧没有半点痛苦。

    “这?!”小云猛地回过头,看向尚景星,希望能得到他都解答。

    尚景星轻轻一笑,大手拍了拍小云的小脑袋,说道:“这里不管是喝时水,还是直接泡进去都不会有半点痛苦。以后你每天进来一次。具体的修炼方式依旧按照你那部功法,保证你一年后进入炼气期。”

    小云惊喜不已,立刻扑倒尚景星的怀里,喜极而泣,哭着哭着渐渐睡了过去,甚至还可爱的放出小小的鼾声。

    尚景星温柔的轻轻抚摸她的后背,看着小云的目光中充满怜惜,这几个月的痛苦每天都在折磨她的身心,而这一切全是为了自己。

    “放心,我会更加强大,强大到能够保护你,保护冰凝,保护蓝莲。”

    说到陆蓝莲的名字时,他不自觉的一顿,复杂的神色一闪而逝,这件事已经成为他的心结,虽然渐渐看开,但要说完全释怀短时间内还是无法做到。

    “唉。”

    叹了口气,他也不打算多想,带着小云离开时轮水镜,将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悄悄离开。

    门外,影墨蝶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尚景星。

    尚景星轻轻一笑,道:“放心吧。已经搞定了。小蝶,你帮我在这里守着,等小云起来给她准备点饭菜。”

    影墨蝶松了口气,展颜笑道:“是,主人。”

    漫步离开,回到自己房中,尚景星没有选择马上修炼,而是坐在桌前默默喝着茶。

    他双眼时而飘忽空洞,时而有一缕缕精光闪过,明明目视前方,却好像在看着更为深远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个个计划在他脑海中渐渐成型,布局在这个过程中越加完善,最后编织成一个巨大的,笼罩着他的猎物,灵耀门、西面区域。

    不知过去多久,尚景星轻轻吐出一口气,嘴角不自觉的勾画出一道名为自信的弧度。

    正在这时,一道白色光影毫无阻碍的穿过房门停在他眼前,下一秒,陆蓝淡然中带着丝丝关切的话语传来。

    “灵耀门出动了五名长老、十名当代最强弟子,如果需要帮助就告诉我。记住一点,蓝莲门是你的家,任何人胆敢伤你都必须承受整个蓝莲门的怒火。放心去做吧,要是有困难就告诉我,蓝莲门不惧势力战。”

    话音落下,白鸽自动消散。

    尚景星轻轻一笑,双目中有柔情闪过。

    “到底是蓝莲,果然瞒不过她。不过这可是我一个人的战斗。”

    他抬头望向远处,这一刻空间的阻碍好似荡然无存,明明相隔数百里,灵耀门却如同正在他眼前。

    他幽幽开口,略带冷意的话语飘荡而出。

    “灵耀门,时隔数月,该是我们算总账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