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一章 短暂的休息

    “一品白浩毛发三百根,二品白浩毛发十根。”

    “幻冥枯枝,唯有生长在特殊环境里的幻灵树才会留下,稀有程度还要超过幻灵树,制作成飞剑将带有死气,一定程度抑制治愈能力。”

    “五只屈死虫,让人吃下可短时间内控制对方的行为,控制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依照对方修为而定,事后被控制者完全不记得被控制期间的事,二十四个时辰后化成血水。”

    “小次元空间法宝,可短时间内开辟出一块独立的空间,在里面做任何事都不会被外界察觉,效用一次,时间一盏茶。”

    “龙骨墨,由黑龙死后尸骸所制成的墨汁,可提高书写誉文威力两成。”

    “天布棋盘,比吕清媚的那个还要高一品。”

    “十几块兽魂灵石。”

    “三十张三品符箓,哈哈,我和符箓还真是意外的有缘。”

    细数最后爬凌峰时的收获,尚景星心里极为高兴,尤其是刚刚他鉴定了白泽给他的誉简,全名青玉誉简,他曾在陆蓝莲处听说过这种誉简,如果非要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

    第一。

    要四个字呢?

    那就是天下第一!

    是的,除了并列,目前出现的誉简之中没有任何一种可以超越青玉誉简,东一层主的那个誉简给它提鞋都不配。

    一般来说誉简的功能有两点,一,提高威力。二,减少灵力消耗。

    在这一点上,青玉誉简和其他誉简没有什么不同,简单粗暴,只是它的加成却堪称恐怖,直接提高誉文五成威力,同时减少一半的灵力消耗。

    要知道,龙骨墨用来书写也仅仅只是提高两成的威力,即便在战斗中书写很有可能带来致命的危机,却依旧供不应求,而青玉誉简呢,只需要将持有者所掌握的誉文刻到青玉誉简之上,就能发挥效果,而且还可以和其他宝物效果叠加。

    基于青玉誉简堪称战略性效果的威力,一旦出现,必定引起各大势力的争夺,哪怕上三层的大能也是趋之若鹜,曾经就有过一场牵动整个仙塔界的大战,就是由青玉誉简引起。

    “呵呵,不错不错。”

    尚景星笑了笑,将收获整理好,收入储物袋中,然后将手中三个储物袋按照顺序挂在腰间,他现在这三个储物袋大小都差不多,大约一百多平方米,随时可能要用的东西装在一个储物袋中,杂物放在另一个里面,最后一个则是放那些占用体积较大但又不适合和其他东西放一起的东西,比如呲铁的尸体,还有炎剑沙。

    他爬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抬头看了眼天色,嘴角勾出一道冷笑,自言自语道:“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件事应该已经开始了吧。”

    原地想了一会儿,他抬步走出房门,来到用膳处,吕清媚、小云,还有墨丹林已经等在这里。

    和众人打了声招呼,尚景星坐下来安静用餐,食不言的古礼他也是渐渐习惯。

    不过,这次他想要遵守,却有人打破,显然他带坏的人不止小云一人。

    “怎么样,收获如何?”吕清媚看着尚景星略带关心的问道。

    她很好奇作为登凌峰胜者的尚景星都得到了什么样的收获,尤其是这次的登凌峰可谓是最为特殊的一次,凌峰中的那位妖兽脱困,要是其中没有他这个胜者的影子,打死她都不相信。

    尚景星迟疑了下,考虑要不要说,转头间不经意的看着小云略显苍白的脸,立刻想到了什么,决定不再隐瞒,至少透露一部分信息。

    “收获很不错,普通金丹期不是我对手。”

    这是尚景星的第一句话,直接将在场的三人惊的不轻,才进入炼气期就敢扬言普通金丹期不是自己对手,要是他说的是真的,那这已经不是天骄的程度而已,就算是在天骄之中也绝对是佼佼者。

    不过,他们的惊讶还太早,尚景星的下一句话,直接让他们吓的说不出话来。

    “极限体修。灰中带紫的灵力。八品天阶法宝。炼气一层堪比炼气九层的灵力量。”

    啪嗒……

    三双筷子集体脱手,有的掉在地上,有的掉在桌上。

    尚景星好笑的看着三张惊呆的脸,心里暗道这些还只是表面呢。

    对于这些信息,他觉得说出来也无妨,先不说在场三人和他关系非同一般,他相信三人不会泄露出去,而且就算他现在不说,以后也迟早会知道。

    墨丹林声调一提,激动的说道:“那……岂不是以后要叫你尚行者了?!”

    尚景星挑了挑眉头,对于这个称呼实在是爽的不行,嘚瑟的回道:“请务必这么叫!”

    这时吕清媚猛拍一下桌子,随后毫不留情的拍了下墨丹林的脑袋,完全忘记了他身受重伤这件事,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他说道:“行者算什么!你没听见吗?!八品天阶啊!!那得多少灵石!”

    “咳咳咳!!”

    尚景星正喝着茶,被吕清媚这彪悍的举动惊得不轻,尤其是看见墨丹林那很受伤的表情,立刻就想笑出来,结果呛到水,不由自主的开始剧烈咳嗽。

    小云很是乖巧的走到他身后,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为他捋气。

    顺气后,他将杯子放到桌上,轻轻一笑,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对了,我还有凌峰中的记忆。”

    这下三人算是彻底吓傻了,他们可不像尚景星那样没有常识,从凌峰中出来还有记忆这件事的惊骇程度几乎堪比世界末日,要知道哪怕从里面走出的两位至尊至今还是表示自己没有关于凌峰中的记忆,那岂不是说,尚景星还要超过那两位至尊?!

    “你一定和那妖兽脱困有关吧?!!快告诉我!”

    吕清媚饭也不吃了,直接丢下碗坐到尚景星身旁,不顾男女之别拽着尚景星胳膊,缠着他告诉自己关于凌峰的事。

    既然将这件事说出,尚景星本来就打算告诉他们一些情况,自然也就顺其自然的说起来,当然,他并没有说得特别详细,其中关于白泽、陆蓝莲、梼杌之类的事都略去不说。

    吕清媚等人听的津津有味,听闻尚景星的愿望可以复活妖兽,他们替他高兴,听闻尚景星对战金丹期的绝强凶兽,他们担心不已,然后又听见自己等人进入险境,尚景星入魔来救,心中万分感激,吕清媚的一双美目甚至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柔情。

    一盏茶后,故事讲完,吕清媚等人意犹未尽,这还是塔界有史以来第一次确切的知道凌峰中的情况,而且随着凌峰消失这也将是最后一次,要不是尚景星告诉他们,或许他们这辈子都会将登凌峰当做一个迷。

    尚景星在他们回味的时候快速将饭吃完,见他们也差不多回过神来,便郑重的看着小云,正想开口说话,门外却传来影墨蝶略带焦急的声音。

    “不好了,主人!灵耀门发布了对你的通缉令!”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