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七章 血脉相连

    黑木棺材漂浮在空中,表面隐隐泛着金色的光芒,其上二十六个名字闪烁着微弱的华光,华光流转好似具备生命。

    现在的黑木棺材比之前要小了不少,宽一尺长三尺三,背在身后和背吉他差不了太多,边缘处被白泽刻画了许多符箓似的花纹。

    黑色与金色同辉,再配上这些花纹,让整个黑木棺材充满神秘的美感。

    白泽炼器的方式看上去非常随意,每间隔五秒就伸出玉指朝着黑木棺材凌空一点,随后一道波纹荡开,黑木棺材同步的闪耀一道微光。

    这样的炼器方式让尚景星在一边看得很是有趣,相比小云锻造时的热火朝天,冷冰凝炼器时的全神贯注,白泽这实在是随意的有些过分。

    不过他倒不会觉得白泽是在敷衍了事,毕竟白泽手头边并没有什么炼器用的工具,况且修为到了她这样的程度,举手投足间都蕴含着道,看似随意的炼器方式实际上也是一种返璞归真。

    半个时辰后,白泽点下第八百一十一指后,黑木棺材华光大作,二十六道看不清面貌的幻影环绕在周围,黑木棺材的棺板慢慢打开一道缝隙,二十六道幻影乳燕归巢般,瞬息间冲了进去。

    随后白泽朝着虚空一指,周围的环境大变,两人再次回到山洞之中,周边闪耀着绚丽光彩的岩石突然好似湖面一般荡起二十六道波纹,尚景星举目看去,正巧看见二十六把长剑从其中浮出,如同排兵布阵那样整齐排列,一把接着一把全部投入黑棺之中。

    哐……

    一声轻响,在最后一把长剑进入黑棺后,棺板闭合,黑木棺材华光收敛,但即便如此稍有眼力的人也能看出黑木棺材的不凡。

    “百兵魂棺。”

    白泽看着尚景星轻吐四字。

    尚景星轻笑一声,道:“谢师姐赐名。”

    “还有最后一步。”

    白泽站起身,身子一晃出现在尚景星面前,玉指在他额头轻轻一点随后向后一缩,顿时一道似蛇似人的虚影飘出,同时她另一只手抬起凌空虚画,一只长有双翼的巨蛇在她指下栩栩如生,随着作画完成,白泽两指轻点,虚影和画像一同投入百兵魂棺之中。

    “这是?”尚景星挑了挑眉毛,心中有了猜测,但不确定。

    “白孋魂赋,可为百兵魂棺提升一品。螣蛇魂赋,可为百兵魂棺提升一阶。本来螣蛇凶悍,代表死亡,没有大修为无法驾驭,不适合给你用来炼器,不过他和白孋关系匪浅,你是白孋看中的人他不会反噬于你。”

    说完,白泽长袖一挥,百兵魂棺飘到尚景星身前微微颤动两下,似乎想要和他交流。

    尚景星目光奇异,这百兵魂棺明明是白泽所炼制,但他却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情不自禁下,他伸出手触摸棺面,顿时一大股信息填满他的脑海,使他瞬间明白了百兵魂棺的品阶和功用。

    八品天阶!

    棺养魂,魂养兵,魂御百兵,兵驱百魂。

    百兵魂棺温养魂兵,白孋魂赋可赋予兵器生命成就器灵,而螣蛇魂赋则赋予虚幻的生命,也就是鬼魂,两者皆是因为只是魂赋并不完整,但当鬼魂拿起兵器时,两者相互融合,成为完整的器灵,同时也独立存在。

    顺服的鬼魂会使用自己的魂力帮助尚景星控制兵器,而鬼魂一旦拿起兵器则必须遵从尚景星的命令,两者互相制约又同时互相温养。

    白泽为了尚景星今后修行路更加平坦也算是煞费苦心,她此番刻意如此炼制,就是知道并不一定每一个进入魂棺的鬼魂都听从尚景星之命。

    “如何,还满意吗?”白泽笑着道。

    尚景星还之一笑,道:“非常满意。”

    白泽点点头,道:“你身边有锻心门的丫头,兵器不会少,到时候将上好的兵器放入棺中就行,鬼魂的话,只要和你关联之人在你身边死去就会被吸入百兵魂棺。”

    “嗯。”

    “还有最后一件礼物,需要和解封一起进行。”

    尚景星抬头道:“我需要做什么?”

    白泽玉指一点,一个由周围岩石制造的精巧脸盆出现在尚景星身侧,她轻吐两字:“放血。”

    尚景星双眼微睁,道:“一脸盆?”

    “解封需要余获得十缕契机的气息,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和你血脉相融,但你修为不足,要融入余的血液必须精炼,一脸盆勉强足够练出一滴。”

    “好。”尚景星没有多做犹豫,直接点头同意。

    得到他的同意,白泽玉指伸出在他的手腕上轻轻一划,顿时铜皮切开,鲜血一股股的流入脸盆之中。

    随着时间推移,尚景星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体内血液大量流失不说,光是这种看着自己体内的血不停流出的心理压力就已经异常难受了。

    “这些就够了。”

    随着白泽话音落下,尚景星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明明艰辛比不上和威黎打一场,痛苦比不上突破炼气期,偏偏难受的不行,难怪会被用来作为拷问手段,这种事以后还是昏迷着做比较好。

    他正想愈合伤口,白泽却阻止了他。

    只见白泽右手抬起,拇指指甲在自己食指上轻轻一划,顿时一滴血珠流下,她屈指一弹,血珠准确的落在尚景星的伤口上。

    尚景星低头一看,白泽的精血已经融入他体内,伤口也肉眼可见的愈合,一股舒畅的冰凉感贯穿全身,尚景星差点就呻吟出来,这感觉真是太舒服了。

    白泽轻声道:“打坐修炼。”

    尚景星也不废话,直接依言开始修炼,在修炼过程中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改善,这种改善甚至作用到血脉之中。

    白泽并没有马上开始解封,而是静静的看着尚景星为他护法,双手时不时的掐动法诀印在他身上,而在这个过程中,她看着尚景星的眼神也越来越亲切。

    唯一无法看透未来之人,除自己外唯一拥有破岚瞳之人,除自己外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孤独一人在塔界没有亲人,这些种种唯一,让孤独百万年的白泽不自觉的和尚景星亲近。

    “从今天之后,你和余就真正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