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六章 五百年的约定

    “你一共有九缕契机,但这也已经是极限,乃是塔界规则的最终限制,无人能够打破。”

    白泽语气平静,好似说的不是自己的事一般。

    尚景星低着头陷入思考,许久过后,他抬起头,若有所思的道:“神赐妖赋和白孋魂赋又是什么?”

    白泽虽是奇怪他的行为,但还是开口解释道:“神赐妖赋,是你和一名违规者修兵止戈后得到,你该不会以为那人特意取代人形黑影的意识只是为了送你一头妖牛魂力吧?他赐给你了妖赋,所以你才能得到所有自己食用过的妖牛的天赋。”

    尚景星眉头一挑,原来其中还有这样的原由,同时让他惊奇的是,哪怕是白泽好似都没能记住海桑榆的名字。

    “白孋魂赋,指得是你的锻造天赋,白孋早已在历史长河中被抹除,没想到你竟然能得到她的锻造魂赋,以后好好使用,白孋魂赋可一定程度赋予兵器法宝生命,形成器灵,使兵器法宝的威力提高五成。”

    尚景星听见白泽的解说有些激动,实在没想到自己从来没在意过的那锻造天赋竟然这么强大,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他强行压下心中的激动,思考一番,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他大致明白了所谓的契机,实际上就是一些不被塔界规则所允许的事物,十全练体也好、白孋魂赋也罢,其实都触犯了塔界规则,那么问题就简单了!

    尚景星抬起头,看着白泽,道:“我明白你确信我无法救你的原因了。第十缕契机是塔界规则对于违规的最终限制,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最高规则。但是……”

    他嘴角突然划出一道微笑,自信道:“但是如果这契机来自塔界以外又如何?我身上真好有一件域外法宝,如果以塔界的评定方法来算,绝对是超越九品天阶的存在。我并不清楚更往上的法宝威能如何,但我想说我的这件法宝绝对是最顶尖的存在。”

    没错,尚景星口中所说的法宝,正是万界直播!

    白泽一愣,一直保持温柔微笑的脸上罕见的出现惊讶的表情,她心里极为激动,但这份激动很快就被她强行压下,还是之前的问题,她不愿意害了尚景星。

    “不行。”她摇了摇头,接着道:“余说过,等你实力超过余了再说。”

    “那我们就这么耗着。”

    尚景星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白泽。

    白泽叹了口气,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连塔界规则都敢违背,难道还害怕救你?”尚景星理所当然道。

    “你不懂。”白泽无奈的摇着头。

    “这样吧。”尚景星身子坐正,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看着白泽,道:“不管你想要什么时候出去,你脱困后的修为都不可能敌得过自己的对手,那么你一定是有能够不被发现的手段吧。如果,这个手段同时用在我们两个人身上,可以持续多久?”

    白泽表情一滞,以奇异的目光看着尚景星,就这样看了几息,她展颜一笑,道:“你就这么自信?”

    白泽的笑容让尚景星一阵惊艳,不过好歹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也算习惯不少,很快就回过神来,挂着自信的微笑,道:“当然,我不觉得这会比助你脱困这件事来的更为奇迹,况且在我之前的世界,人的一生最多也就一百年,我想,你的隐藏手段,一百年肯定是有的吧,说到底还是我赚了。”

    “事情并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或许我们两人活下来的可能比救余出现还要难上十倍不止,不过……”白泽美目一抬,深深的看了尚景星一眼,道:“以你们人类的话来说,赌是会上瘾的,余就再赌一次又何妨。”

    “出去后,余会前往兽墟,以百万山海兽之魂遮盖自身行踪,至于你,余会用其他手段。”

    “五百年,只要你不做出超过一量劫的违规之事,余能掩盖你违规者气息五百年,这样塔界之影和那人将无法发现你的踪迹。”

    “那么,余问你!你有信心在五百年内超越余、超越塔界规则吗!”

    尚景星凝视着白泽,笑道:“一试又何妨!”

    “好。五百年后的今天,就是吾辈并肩而战之时!”

    白泽眼中有异彩闪过,今天尚景星实在是带给她太多惊喜,甚至让她重拾当年与几位好友共抗塔界的豪迈。

    白泽将一本古书递给尚景星,道:“那么这件事先放一边最后再说。礼物,这本誉书先给你,余再想想其他的。”

    尚景星随后翻开,下一秒狂喜之色爬满他的脸,这本所谓的誉书竟然书写着大量金文!

    本来白泽是准备两件礼物,一件就是之前的誉简,另一件是附带的一本写有一百金文的誉书。

    但现在尚景星将救她出去,那么这两件旁人眼里的至宝,在她看来却是有些上不得台面。

    怀着这样的想法,白泽陷入思考,目光流离间正好扫到尚景星背后的黑木棺材,她轻咦一声,嘴角一勾,有了主意。

    “真是浓厚的思念,余帮你制作成法宝吧。”

    话虽这么说,但白泽没有自作主张,而是看着尚景星等着他的决定,因为光是看上面的浓厚思念,白泽就知道黑木棺材对于尚景星来说是非常珍贵之物。

    尚景星沉默了,他清楚以白泽的修为哪怕是随手炼器,最少也不可能低于五品地级。

    他还在犹豫,白泽却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轻笑着解释道:“你这黑木棺材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一件没有品级的法宝,当初你以极强的思念之情刻字与兵心门亡灵形成特殊的沟通,奇妙的将他们的魂魄收入棺中。”

    “本来这种收容无法长久,要不了多久他们的魂魄就会进入鬼塔界,巧合的是在不久之后你又以书写功法的方式刻画一遍,导致收容得到加固延续到现在。”

    “炼制之后,虽说不能让他们恢复生前的记忆,但一段时间后让魂魄得到灵智却是可以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另一种复活。”

    “谢谢!”

    听闻此言,尚景星立刻将黑木棺材解下交给白泽,随后很是真诚的拱手道谢,不管这黑木棺材炼制后会达到什么品级,光是某种意义上的复活这点,就足以让他充满感激,这份心情远远比之前看见誉书上的誉文还要来的激动、真切。

    “不用谢余,这是你自己以真诚的思念留住他们。”接过黑木棺材,白泽接着道:“接下来就让余帮小师弟、小炼气,炼制一件上好的法宝。”

    说着说着,白泽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通晓天地的她可从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和一个炼气期说什么五百年后并肩作战的话,这放在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眼里都是一件极其可笑之事,但偏偏在白泽心里竟然真的相信尚景星能做到。

    ‘无从知晓的未来。余很期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