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四章 白泽通晓天地!

    尚景星看着白泽久久不语,不管是“域外之子”还是“白泽”,这两个词汇对他的冲击力实在有些太大,他现在觉得接下去不管白泽说什么,他都不会吃惊了。

    “呼……”

    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平复心情后,他说道:“通晓万物的白泽。那知道我的身份也没什么可惊讶。”

    白泽浅浅一笑,道:“惊讶的应该是余。余这一生只对两个人的过去将来一无所知,就连九塔界之主余也能模糊看出些事物。”

    尚景星笑了笑,很是随意的坐下,这种坐在星空的体验对他来说很是新奇,他道:“我好奇的是,您当初为什么要将半寿果给我。而不是另外三人。”

    白泽的举动很是让尚景星出乎意料,她同样随意的坐下身,身形慢慢飘近,和他相距不过半丈,银色长发肆意飞舞在脑后,别具一番美感。

    “余最初的计划并不是给你,不过当余看见你身上的契机后改变了主意,万物皆有序,既定的历史进程余已经度过百万年,难得有一次未知,赌一次不是挺有趣吗?”

    很是随意的一个回答,但对于知天地,通过去,明未来的白泽来说,这个“赌”可能还真是一生以来唯一一次。

    尚景星听见“契机”两字后眉头微皱,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见这个词汇了,吕清媚、陆蓝莲、人形黑影等人都有提到过这个词汇,只是他一直都不明白其中的含义,这个问题困扰他许久。

    他身子微微前倾,迫不及待的问道:“契机?到底你们所说的契机是什么?还有,既然是改变,那最初的计划又是什么?原本来到这里的人又是谁?”

    白泽没有回答,反而静静的看着他,许久过后,她淡淡的说道:“你急躁了。”

    她的话语就好似雪峰上流下的冰泉,瞬间将尚景星心中烦躁的火焰熄灭,他闭上双眼连续深吸几口气,周而复始,几息后,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留下的,只有往日的冷静。

    白泽嘴角赞赏的勾起,说道:“很好。那么余先回答你第二、第三个问题。”

    “余这次赌的很成功,按照原本的计划,是一名具备瞒天阵法名为威黎的男子助余击伤塔界之影,随后来到此处,他得到他的造化,余达成余的目的。”

    听到这句话,尚景星强行忍住自己想要大笑的冲动,只感觉心情比当初突破炼气期时还要爽,他寻思着要不要一会儿下山后,把这个“喜讯”带给威黎。

    到时候他一定会气的吐血吧!

    他找了好多年的山洞,结果被自己捷足先登,拿走里面的东西,只留下那个瞒天阵法!

    他筹备已久,就为了登凌峰,结果最后落了个重伤不说,好处全被自己得了!

    最重要的是,根据白泽的话,在原本的历史中这些东西本来全都应该是他的,结果全被自己截胡了!

    这酸爽简直别提了。

    就在尚景星暗爽不已的时候,白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显然是对于他的心理活动一清二楚。

    “咳咳咳,您接着说。”他尴尬的说道。

    白泽也并不在意,右手抬起伸出青葱般的玉指轻轻一勾,尚景星的储物袋自动打开,那枚他在山洞中发现的古朴玉简飞了出来,落入白泽手中。

    白泽表情很是复杂的抚摸着玉简表面,道:“要说契机,就不得不说先说这个玉简。你应该听过里面的内容吧。现在明白其中含义了吗?”

    尚景星点点头,这玉简中虽然只记载了四句话,但他却至今记忆犹新。

    “吾于此地孤坐数百载,立阵法,瞒天机,测天时,等地利,然人和不与我同在,悲哉悲哉。”

    “得泽者可得天下,孤时运不济,唯有叹息尔。既然寿元无多,孤便留下此峰,愿后来者有大气运!”

    “数千年了,我终于找到她了,我找到了,只是我的时间不多了。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可以完善了!”

    “白!!!我恨,我恨这天不愿再给我百年!我只需要百年!!!娘娘,属下无能啊!!后来者必传承我志,还这天一个公正!”

    这四句话每一句都代表了一件事物,其实在当初发现瞒天阵法可以消除凌峰封印时,他就明白了里面几句话的含义。

    第一句话,说的正是瞒天阵法,用于消除凌峰古地的修为封印。

    第二句话,毫无疑问说的事登凌风,至于作用,尚景星打死也不相信自己最初引动九道旋风和登凌风没有关系。

    至于后面两句,尚景星还没想明白指的是什么,不过关键字应该不外乎“完善”和“传承”两词。

    “你想的没错。”

    白泽就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样,直接开口。

    对此尚景星没有半点意外,开玩笑,人家白泽可是有数不清誉文的人,会个“读”字誉文有多难?

    “抱歉,习惯了。之后余会注意的。”在白泽身上丝毫看不出那属于世外高人的傲气,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该有的气度,因为听见尚景星心声,知道他并不喜欢被读心,她带着歉意立刻取消“读”字誉文的使用,随后道:“第三句话说的是合风功法,由此人创造,为了找到一条开启破岚瞳的道路,可惜到最后他也没能完善,最后留下一个门派逝世。”

    说到这里,白泽抬起头,笑道:“不得不说,你真是大气运之人,他所缺少的不是别的,正是吸风功法。”

    “登凌风、岚珠、吸风、合风、天赋、血脉、锻体期修为,想要获得破岚瞳这七样缺一不可,而你,仅仅是凭借气运,就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开启破岚瞳。”

    白泽眼中闪烁着别样的神采,哪怕她通晓天地、活了数百万年也没见过几个有尚景星这样的气运之人。

    被她这样看着,尚景星挠了挠脸颊,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有一件事他还是有些疑惑。

    他问道:“天赋也就算了,血脉是怎么回事?”

    白泽笑道:“你在学习吸风时,荒古异种附身在你身上,让你以另类的方式达成了血脉这一条。”

    这下尚景星彻底服气了,不管是对白泽的通晓天地,还是自己的运气,他耸了耸肩,随意的说道:“您这可真是不出凌峰就知晓天下事啊。而且听说破岚瞳都有几万年没出现了,您竟然还知道了这么清楚。”

    “确切的说,破岚瞳已经消失三万五千七百二十一年。”

    尚景星惊讶的抬起头,这也知道的太清楚了吧!

    “余被囚禁三万五千七百二十一年!破岚瞳因余而生,也因余而灭,余白泽,乃是天地间开启破岚瞳的第一人,也是唯一!”

    白泽第一次在尚景星面前展现出自己作为四大灵兽之一的绝伦傲气,这份藐视天地的傲然与威势虽并不适合她的气质,但依旧动人无比。

    “当然……”她轻轻一笑,所有傲然与威势消失无踪,她用亲近的目光看着尚景星,樱唇轻吐道:

    “现在是唯二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和余算是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