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三章 历史之兽!

    登凌峰的过程,尚景星走的不快,甚至还可以说有些磨蹭,意指决无时不刻都在运转,好不容易有再一次上凌峰的机会,他要是没去找储物袋或者其他宝物,那就真的是傻了。

    不得不说,凌峰最底层的区域遗留的各种宝物真的是比上面多了许多,仅仅是两个时辰的功夫,尚景星就得到了两个储物袋一个天布棋盘。

    他不由得又升起当初想要抽自己一嘴巴的想法,出货最多的第一层当初就被自己这么浪费了,还好现在自己完全可以不限时搜刮。

    他不禁开始幻想,要是自己在这里磨蹭个两三天,出去后是不是直接可以和三、四层的门派比底蕴了。

    很快,他的幻想被打破,一道优雅的声音悠然传来。

    “快上来吧。余的时间不多。”

    听到这句话,尚景星挂满笑容的脸顿时一僵,他很想跳起来大喊一声“断人财路堪比杀人放火!”,不过白的下一句话,直接让他再次挂上微笑。

    “还是说,比起余要给你的东西,你更喜欢这些……垃圾。”

    尚景星闻言眼前一亮,二话不说迈开步子快速登山,不过,他虽然不会逗留去找,但要是沿途碰见了自然也不可能放过。

    三个时辰后,他第二次登上凌峰之巅,腰间又多出了一个储物袋。

    凌峰之巅的景色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他也就随意看了两眼,就纵身跳入井中。

    想象中的长时间下坠并没有出现,仅仅掉了十丈的距离,一股头晕目眩感袭来,待他回过神时,已经双脚着地,被传送到山腹之中。

    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尚景星能够黑暗视物自然不会惊慌,他四顾环视打量起自己身处的环境。

    这里四周皆是暗色调岩石,由此可以确定自己的确在凌峰之中,而不是被传送到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看了一会儿,他淡定的迈开步子,朝着前方微弱的光源走去。

    大约一盏茶的路程,前方越来越亮,以他的目力甚至都无法看清光亮背后的事物,而正是这样的强光却被一堵看不见的墙挡住,以至于光线截然而止无法向外延伸,好似将光明和黑暗分割成两个世界。

    尚景星停下脚步伸手触碰身前的“墙”,那是和井口类似的封印,不知为何这封印对他毫无阻碍,带着些许的迟疑,他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白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的等待,半盏茶后,尚景星坚定的再次迈开脚步,他之所以感觉这么做,不是因为对白信任,毕竟两人从未真正见过面,接触也不过是一次交流而已。

    他的信心在于两点。

    一,直播间的众人。

    二,对滋浊发起者实力的信任。

    首先白肯定不会想要杀他,毕竟如果这样之前就完全没必要救自己。

    那如果她想要夺舍呢?

    开玩笑,要是真这么容易封印白数万年的滋浊发起者就算是白混了!

    类似触碰井口封印的感觉再次出现,全身好似穿过一层水膜,下一秒亮光大作,才刚刚适应黑暗的双眼有些不适本能的闭上,待他适应光亮再次睁开眼睛时,周围的环境已然大变。

    原本暗色调的山体岩石闪耀着夺目却不刺眼的光芒,哪怕再没有眼光的人也能一眼看出不是凡品,这些岩石绝对是上佳的锻造材料,数量还如此庞大,放在外界足以让无数修士趋之若鹜,但即便是这样一笔堪称宝藏的财富在面前,尚景星的双眼依旧情不自禁的被前方的身影所吸引。

    那是一名女子,她端坐地上,一袭白色汉服很得体地紧贴着玲珑有致的娇躯,尽显女子端庄之美,衣摆两袖间画着各种栩栩如生的山河珍兽,仿佛是忠心归顺于她的、有生命的灵兽,每一只的眼睛里都朝她放射出仰慕和爱戴的神色。

    一丈长的银色秀发似初冬之雪般明亮、纯洁,从身上垂落下来,像羽扇般铺在地面上,泛着缕缕柔和的银辉,娇俏而不失柔媚的玉白小脸上,银色的眉毛似新月初升般皎净,浓密而弯长的睫毛像绽放的片片花萼般遮盖着下面的一双明眸,虽然它们这时并没有睁开,但光凭这双睫毛,足以想像它们会有着多么惊心动魄的美。

    琼鼻微翘,如玉笋般细嫩,又如翠管般笔挺,朱唇微抿含笑,这笑看似浅浅淡淡,却如小石投于碧潭,泛起迷人的涟漪,一圈圈,一**,缓缓把人心门冲开,令人不知不觉陷入心驰神摇之中,忘了自己身处何方,为何而来,眼里只有她,满脑子里也只有她。

    完美,不,尚景星甚至觉得哪怕是完美这个词,用在这个女子身上都不足以表述自己此时对她的观感,他这辈子所见过的女子中绝对没有一人能比眼前这女子更动人,他不得不承认哪怕是陆蓝莲在这点上也有所不如。

    她就如同从不知有多少年历史轨迹的远古走来的女神,她的身上既带着岁月轮回烙下的沧桑古朴厚重感,又散发出一切其他美人都无法企及的极致优雅、端庄、娴静、灵慧、秀婉等等美仑美奂气韵。

    “你来了……尚景星。”

    女子睁开双眼,银色双瞳似水似冰,带着古潭般的寂静,似乎能看透一切,又似乎有一条历史长河在流动,山河变迁、万物演化,天地间的一切都在她眼中一一闪过,深刻而真切的沧桑古朴厚重感顿时如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

    尚景星不自觉的微微弯腰,尊敬之意溢于言表,开口道:“我……”

    他话没说完,短暂的头晕目眩再次出现,下一秒,他发现自己漂浮在星空之中,女子正在他面前,双臂张开,银发和衣裙无风自动,三捆青色美玉所制作而成的竹简在她身后慢慢展开呈环状漂浮护卫在她身后。

    竹简上有数不尽的文字,而尚景星却只认识两个,“变”“化”。

    注意到他的神色,女子淡淡开口。

    “神字誉简。”

    “魔字誉简。”

    “人字誉简。”

    女子嘴角含笑,一甩手,一捆和自己身后一样的竹简飞出,落入尚景星的手中,她道:“这是每个誉文师都具备的特殊法宝,你誉文天赋不错,以后会用到。”

    “这……”

    尚景星嘴巴一张一合,一时之间竟然失去了言语能力,这一幕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

    东一层主厉害吗?

    当然厉害,但相比他的层主之位,别人更崇敬的是他誉文师的身份。

    而就是这样被人崇敬的誉文师,掌握的誉文也不过是十一字誉文,三金文,八隶书。

    那眼前的女子呢?

    尚景星不知道她掌握了多少誉文,反正到现在为止三捆竹简上闪过的誉文他都没数完!

    “域外之子,作为塔界之民,余真诚的欢迎你的到来,为此余将以全名告知,以示诚意。余名唤……白泽!”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