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两女对话

    “我昏迷了多久?”

    尚景星虚弱的睁开双眼,感受着脑后软腻又充满弹性的质感,看着陆蓝莲那完美的无法用美丽或者绝色这种单调的词汇去形容的俏脸,他突然有了种夫复何求的感觉。

    醉卧美人膝就是这感觉啊。

    他心里有些嘚瑟的想道。

    “没多久。”陆蓝莲浅浅一笑,玉手轻轻为尚景星按着太阳穴。

    “还没多久?都三个时辰了,陆小姐你是还想让他睡多久?”

    吕清媚的声音突然传来,语气中带着明显的酸溜溜,寻常人想要忽略都很难。

    不过,尚景星明显不是寻常人,他虽然听出不对,但没有多想,反正打死他都不相信吕妖精会看自己。

    “这么久了?”

    尚景星一挑眉,之前虽然杀死了人形黑影,但自己接连两次使用那招身体不堪重负,马陷入了昏迷,幸亏众人有大量浊兽保护,不然还真有可能出事。

    他马爬起身,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别人面躺陆蓝莲腿。

    转过头,入目是吕清媚写满不满微妙的有些可爱的脸,他……还是没看出什么。

    “是啊,你可以再睡会儿,等贺飞鸣偷袭我们把我们杀光的时候再醒。”吕清媚措不及防的开始毒舌,威力不容小觑,说完她还接着道:“或者直接睡死算了。”

    被吕清媚这么一说,尚景星还真有些自责,他真不敢想象吕清媚所说的那种事发生。

    就好像知道他心中所想一样,陆蓝莲轻轻为他拂去身后的灰尘,清雅的道:“吕清媚是开玩笑的。”

    吕清媚也看见了尚景星的表情,知道自己玩笑有些开过头,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满,但最终还是扭过头轻声道:“不过难得的好下属要是这么病倒了,就算是我也会伤心的……一天不知道要损失多少灵石呢!”

    吕清媚说的有理有据,反正除了尚景星其他人都没信,陆蓝莲甚至似笑非笑的看了吕清媚一眼,弄得她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常羽梦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三人,俨然一副吃瓜群众的表现,墨丹林和柳元两个光棍则一脸羡慕,对尚景星佩服的五体投地。

    作为当事人的尚景星完全不知道他们的表现,自顾自的看了看四周,问道:“贺飞鸣和威黎呢?”

    陆蓝莲收回看着吕清媚的眼神,道:“贺飞鸣带着昏迷的威黎走了。走之前让我带一句话给你。”

    “哦?什么话?”

    “下次我们再比过。”

    尚景星点点头,笑道:“倒是他的性格。他没为难你们吗?”

    这时吕清媚也恢复了过来,不屑的插嘴道:“他也敢,我们这里这么多浊兽呢。”

    尚景星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妖兽学会飞行要比人类修士晚了许多,因此在场虽然浊兽众多,但却几乎没有一个能够飞行,如果贺飞鸣想要杀死他们,说不定只要飞在天放几个掌心雷就能做到。

    这次人情欠的不小啊。

    他笑着在心里感叹一句,贺飞鸣将威黎带走又何尝不是一种对陆蓝莲等人的保护,要知道一旦威黎苏醒,第一件事绝对是杀死尚景星等人,他哪怕受伤也是金丹期,以他那手一鸣之速的剑术,陆蓝莲等人哪怕有浊兽保护也极有可能出现伤亡。

    环顾四周,看见众人都没有事,尚景星也放下心来,旋即他又想到另一个问题,不由眉头一皱,道:“滋浊还没有结束吗?”

    陆蓝莲走到他身旁,淡淡道:“结束了,也没结束。”

    “你昏迷后,塔界规则就宣布滋浊结束,但却被凌峰里的那位中断。”

    尚景星闻言点点头,望着远处的凌峰,想着之前进入凌峰九层时的过程,当时白就说过,要自己在滋浊结束后在去凌峰找她,现在这样的情况,恐怕就是白在等自己吧。

    吩咐钟山神带领浊兽好好保护众人,尚景星又去查看了小云的状况,情况不错,虽然还是昏迷但时水的药效已经过去。

    将鹰狐从体内拉出,告诉它自己的想法后,鹰狐二话不说就冲入了小云体内,这倒不是它多听话,而是相比尚景星它更愿意和小云相处。

    最后再和陆蓝莲等人一一告别,尚景星只身一人前往凌峰。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吕清媚开口道:“你知道离开凌峰就会失去记忆吧?”

    “当然。”陆蓝莲淡然的回道。

    吕清媚接着道:“那你应该也知道冷冰凝这个人吧?”

    陆蓝莲转头看着吕清媚,似笑非笑道:“当然。”

    吕清媚呼吸一滞,陆蓝莲淡然的态度实在让她有些咬牙切齿,她哼了一声,道:“你知道,那还和他在一起?”

    “你不也知道吗?”陆蓝莲话语依旧淡然却一针见血。

    吕清媚被她这句话一噎,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张开嘴就要说话,突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平静了下来,媚笑道:“那我们就比一比吧,看最后是谁赢!我的赢面各方面都比你还有那个冷冰凝大多了。”

    “好。不过……”陆蓝莲一笑,说道:“为什么要比谁赢呢?”

    吕明清闻言立刻眉头一皱,道:“怎么,你怕……”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想到什么,一股难以置信的情绪在心中升起,美目微微睁大,看着陆蓝莲道:“你该不会是想?!”

    陆蓝莲笑了笑,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飘然落入吕清媚耳中。

    “塔界规则,非层主不可二妻,非塔主不可三妻。”

    “我对他有信心!”

    凌峰脚下。

    尚景星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凌峰,有些出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心情去看待凌峰、登凌峰。

    足足一盏茶功夫,他都一动不动,这场登凌峰对他的意义并不仅仅是一场修兵止戈,或者寻宝这么简单,他在这里得到了许多,发生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

    “或许,这里就是我修行之路的转折点吧……”

    轻轻一笑,尚景星侧着头,再次打量整座凌峰,深深吐出一口气,长达五天跋山涉水所带来的的疲劳一扫而空,他抬起脚步,带着微微的浅笑,踏这座数万年来无人能以**进入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