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天阶功法:一夜鱼龙舞!

    九重玄元棍如同开天辟地的巨斧在天空中划下一道漆黑色的弧线,紧随其后的黑色风暴更好似灭世的旷世魔兽,两者挟带着毁天灭地的魔威迅猛落下!

    正和梼杌虚影战在一起的火龙茫然抬头,呆板的龙目目睹九重玄元棍落下,却连反抗的动作都来不及做出,瞬间消散在天地之间。

    火龙消散,附身于小云身上的鹰狐自然出现在尚景星的眼前,当他看见那张娇俏的脸时,动摇之色再次出现在他眼中,九重玄元棍落下的方向顿时出现一丝偏移,险之又险的从鹰狐身边擦过。

    九重玄元棍虽是没有攻击中鹰狐,但对巨大的黑色风暴而言,这小小的偏移根本不足以改变下一秒即将吞没鹰狐的这事实。

    这一刻,尚景星一方所有人的心都吊了起来,陆蓝莲等三名女子甚至闭上了眼睛不忍去看,一直将小云当做自己妹妹的柳元双拳紧握,也开始挣扎,想要前去救援,哪怕明知这无济于事。

    就在所有人绝望之时,一道不算闪耀的极光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太上极光!”

    柳元忍不住近乎出声,脸上写满了惊骇,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四层以上的天骄有不小的差距,只是他从没想过这差距会是如此之大。

    “道法宗镇派功法,非元婴期不可修炼的天阶功法,贺飞鸣竟然也会!”

    也不怪柳元如此惊讶,毕竟《三清降灵》这部功法实在太有名了,几乎达到下六层家喻户晓的程度。

    在数百年前,道法宗还是默默无闻的第三层小门派,因为当时掌门寿元只剩七天,很多往日的仇敌都上门发起势力战,将时间定在一个月后,在这样的情况下道法宗本应该积极备战,迎击强敌,可谁都没想到道法宗掌门竟然在这时离开了宗门,仅留下一封书信。

    “我持本宗镇派功法《三清降灵》而去,欲前往第七层挑战诸多强者,求得延寿之灵药。”

    所有知道这封信的人皆是目瞪口呆,道法宗的那些强敌更是纷纷嘲笑道法宗掌门不自量力,就算是道法宗门人也很难理解。

    而后仙塔界第六层、第五层足足持续了三天地动山摇。

    第四天,道法宗掌门恢复中年模样归来,一月后,将数名仇敌尽数灭门,道法宗之名、《三清降灵》之名,也因此名震塔界。

    时间并不会因为柳元的回忆而停止,但他回过神来抬头望去时,惊讶化为惊骇。

    “我靠!”

    常羽梦第一个忍不住,直接爆了粗口。

    陆蓝莲、吕清媚各揣着自己的心思,自豪的笑了起来。

    墨丹林看了一眼,继续打坐疗伤,表示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太大自己刚刚都差点岔气吐血了。

    太上极光的确很强,但贺飞鸣终究只是金丹期,哪怕再怎么天骄也不及当初那名掌门的万分之一,因此在极光和风暴相触后,两者立刻开始彼此消融,周边的空间甚至出现不稳的情况,偏偏又没有半点声响,就好似两者的抗争处在另一个尚景星等人无法触及的次元一般。

    一盏茶后,风暴和极光同时消失,空间的动荡也平息下来,好似一切都不曾存在。

    啪……

    贺飞鸣苍白着脸落在地面上,金丹期的滞空能力已经消失,短时间内他无法再利用空中优势,现在的他无疑已经穷途末路,但他嘴角勾着的微笑却说明着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景星小心!”

    “尚景星小心!”

    陆蓝莲和吕清媚同时开口提醒,两人强运血气,将手中的软剑和金元宝朝着天空丢去。

    她们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可终究还是晚了!

    “夜幕龙剑!”

    威黎的轻喝声闯入所有人的耳中,下一秒,幽深的夜幕突然降临!

    尚景星眼前一黑,哪怕身负破岚瞳,依旧在这一瞬间失去了视觉,凭借本能,他立刻侧身向着右边闪避,这一本能的行为虽然让他险之又险的躲过致命伤,但左肩的剧痛还是无时不刻提醒着他自己受到重创的这个事实。

    下一息,所有人的视觉恢复,陆蓝莲和吕清媚同时口吐鲜血,在夜幕中她们两人心神相连的法宝、兵器瞬间被摧毁。

    “吼吼吼吼!!!”

    梼杌虚影仰头巨吼发泄着不甘与愤怒,它胸口处有一个脸盆大的窟窿,一抹夜色点缀在窟窿中心,一刻不停的蚕食着梼杌虚影的魔焰,数息过后,夜色华光一闪随即消失,随其一起消失的还有梼杌虚影。

    天空,一柄布满犹如实质龙鳞的长剑肆意飞舞,金龙虚影伴随长剑耀武扬威。

    天阶功法:一夜鱼龙舞!

    “哈哈哈哈哈!!!”

    威黎托着重伤的身子,坐在地上肆意狂笑,笑着笑着,有一滴泪珠在他眼角悄然划落。

    他在为自己的胜利而欣喜,他在为自己终于使出这招而狂喜。

    作为天阶功法,《一夜鱼龙舞》有着非常奇特的使用限制,资质、“鱼”字或“龙”字誉文、血脉。

    这三点,必须要同时达成不然一生也最多使出鱼剑,而不是龙剑,在鸣剑宗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得龙剑不称天骄。

    威黎虽然一直被称为三层天骄,但实际上在鸣剑宗中,有无数人以此暗中嘲笑他,因为他来自凡塔界,血脉不佳,一辈子都不可能使出龙剑!

    如果说威黎有愿望的话,那必然是脱胎换骨,修正血脉!

    “威黎……你真可怜。”

    威黎骤然抬头,满腔怒火喷涌而出,只是当他看清说话那人的双眼后,笑声却更是放肆。

    “尚景星,这次是我赢了!”

    啪……

    尚景星落在地上,左肩拳头大的血洞不停向外冒着鲜血,他双眼清明已然恢复了理智,周身的魔焰每一息都在减弱,只需要几息的功夫就会彻底熄灭。

    他脚步慢慢移动,走向威黎,口中道:“你赢了?就凭你这件防御法宝?”

    威黎不屑道:“三品防御法宝。凭你现在的伤势,没有魔力破不了!”

    “你说的没错。”

    见尚景星自己都承认了,威黎三人立刻露出胜利的微笑,但尚景星下一句话却让他们的心跌入谷底。

    “不过……”

    尚景星轻笑一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黑色的丹药,魔引丹!

    “但要是有魔力呢?是你们输了!”

    魔引丹入口,魔焰消散速度顿时得到控制,一盏茶,这是可使用的时间。

    足够了!

    尚景星站在威黎面前,右手高举九重玄元棍,随后猛然落下!

    就在这时!

    “是你死了,违规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