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六章 以一敌三!

    天空一道棍影划过,火焰顿时消散无踪,尚景星没有继续追加,而是任由自己飘落在地,看着挡在自己和威黎之间的“小云”,他猩红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动摇和疑惑,攻击的动作也不由的停了下来。

    他都如此,更别说威黎、贺飞鸣,还有一直在一旁观战的柳元、雷落霜等人了。

    这四人之中有三人知道小云和尚景星的关系,虽然他们都看得出“小云”状态有问题,但就在不久前“小云”还帮着陆蓝莲等人和威黎他们战斗,结果才一会儿功夫,她突然帮威黎两人对付尚景星了。

    显然,鹰狐已经完全控制了小云的身体。

    柳元很想出手帮忙,但是这四人间的战斗级别实在太高,以他现在只有锻体期的修为别说是帮忙,能够不拖后腿就算是万幸了,更别说尚景星还处于没有理智的状态,他加入战斗说不定还不会被尚景星当成目标。

    和柳元相比,威黎和贺飞鸣的关注点却在另一方面,作为天骄,他们清楚在战斗时候不能分神,因此哪怕鹰狐加入自己这方这件事多么难以理解,他们更多的是在想如何胜利。

    而现在,借着鹰狐闯入战局的契机,他们找到了突破口,这突破口正来自于尚景星看见鹰狐时的那一丝动摇和疑惑。

    以他们两人经验和见识,不难看出尚景星正处于某种类似走火入魔的暴走状态中,明白了这一点那么想要赢过尚景星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让他退出这种状态,而那丝动摇就成了最好的武器。

    威黎和贺飞鸣隔空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中断手中的法诀,临时换成另一个法诀。

    由于新法诀主要重在速度,因此两人只在一息间便完成了法诀,两股灵力波动同时出现,让尚景星回归神来,不过想要攻击或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一鸣三才!”

    三柄一尺宽的金色长剑组成三才阵法,名字取为一鸣,意为只有达到一鸣之速才能使用,而在三才阵的加持下威力和速度更上一层楼,达到近乎二鸣的程度。

    “掌心雷!”

    以浊气运行的掌心雷带着一股灰意,再加上掌心雷本身的颜色,使得这道雷光隐隐闪烁着一道漆黑之色,看上去和当初劈向陆蓝莲的天劫雷有几分相似。

    他们两人的目的很明确,以威力略逊一筹但速度极快的攻击拖住尚景星,将更加耗费灵力的主攻手让给鹰狐。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阳谋,威力不够的法诀最多只能起到拖延作用,如果鹰狐不出手,那么在尚景星缓过劲后他们三人之中必定有一个人会受伤,而一旦这人伤势过重不能继续战斗,那剩下的两人很难抵挡尚景星。

    也就是说,只要鹰狐还想要对付尚景星,它就必须出手,毕竟以尚景星此时没有理智的状态,第一优先攻击的人很可能就是离的最近的它。

    鹰狐嘴角挂上一丝冷笑,心里清楚自己已经被这两人当枪使,不过好不容易将小云的意识压制住,可以找尚景星报当日羞辱之仇,它乐得有人帮自己拖延时间。

    它扇动翅膀身形拔高,在达到一定高度后开始掐动九龙吞珠的法诀。

    与此同时,速度最快的三才剑阵已经将尚景星罩住,梼杌虚影第一时间冲去帮忙,却被掌心雷打中,止住身形。

    梼杌虚影由魔焰组成,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灵智可言,被掌心雷劈中后,立刻仰头怒吼一声冲向贺飞鸣,而迎接他的是接踵而来的数道掌心雷。

    梼杌虚影直接以身体硬抗,每硬抗一道掌心雷身上的魔焰就弱上一分,如果贺飞鸣灵力充足距离又足够远还真有可能以这样放风筝的方式将梼杌虚影击散。

    不过这显然只是妄想,梼杌在硬抗五道掌心雷后,已经到了贺飞鸣身前,巨大的虎爪直接毫无花哨的一掌拍下。

    嘭!

    贺飞鸣连反抗的动作都没能做出,直接被梼杌虚影一掌拍了下去,一时之间碎冰飞溅,坚冰之上又出现一个大坑,想象中的重伤吐血并没有发生,贺飞鸣只是身子一颤随后就如同浊兽被杀死一样浊气炸开消失无踪。

    梼杌虚影疑惑的看了两眼,没等它想明白怎么回事,它的上方又有数道掌心雷劈下,它抬起头,正好看见贺飞鸣在自己上方一丈高的位置,眼中有一道琉璃色划过,掌心“替”字誉文闪烁。

    梼杌虚影身形飞起,再次冲向贺飞鸣,不过结局依旧和之前一样,它硬抗数道掌心雷随后一掌将贺飞鸣拍散,贺飞鸣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的不停使用“替”字誉文自保。

    实际上贺飞鸣的目的已经达到,哪怕他的灵力不足以长久使用这招,梼杌虚影的魔焰消耗速度远低于他的灵力消耗,但以拖住梼杌虚影而言,仅以灵力消耗作为代价,实在是很划得来。

    这一刻梼杌虚影没有理智的缺点暴露无遗。

    另一边,身在三才剑阵中的尚景星更是生猛无比,接连两次被人用功法困住,这无疑是让他陷入极端暴躁的状态,一根九重玄元棍被他舞的漫天棍影,地面裂纹无数,金色长剑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仅仅一个横扫就砸得粉碎,哪怕不停有新的金色长剑生成,也根本无法阻止他不断向威黎靠近的步伐。

    一鸣三才的功效在于,只要不同时摧毁三把金色长剑,新的金色长剑就会在一息间生成,永远无法破阵,除非使用者灵力耗尽。

    这样的功法本是为了对付那种攻击手段单一或者攻击强度不够的修士,而此时用在尚景星身上也算是异曲同工之妙,因为没有理智的尚景星根本想不到去同时摧毁三把金色长剑。

    至少在使用一鸣三才前威黎是这么想的,然而此时他却有些后悔了。

    无他,尚景星虽然没有同时攻击三把金色长剑,但他的攻击频率却是高的可怕,几乎每一秒中都有一把金色长剑摧毁,仅仅是短短十几息的功法,威黎原本就苍白的脸更是白了几分,丹田中灵力被一刻不停的抽离让他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威黎的确是通过一鸣三才将尚景星短时间困住,但他自己并不好受,甚至可以说废了一半,之后的战斗他可能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而这还是在尚景星被困的时间短一点的前提下。

    如同听见他心中的祈祷一般,三人一兽战斗的上方,突然一股炽热的气息席卷而来,察觉到这一点的贺飞鸣和威黎同时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九龙吞珠!双龙相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