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五章 以一敌二!(2)

    尚景星身形一动,整个人如同黑色的流星狂暴的下落,而落点毫无疑问就是深坑中的威黎。

    不过就在这时,一直没有插手、反而尽可能远离的贺飞鸣终于出手了。

    因为尚景星速度太快,威黎接连受到三次重击的时间并不长,而这点时间里根本不足以让贺飞鸣施展太过强大的功法,所以他挑选的是一种威力中等的功法。

    高阶功法:寒川天冻!

    酷寒的气息弥漫在方圆一里之中,威黎所在的深坑被一层十尺厚的坚冰堵上,同时这坚冰还在渐渐蔓延,一直扩散到一里的范围才停下,之后一缕缕深蓝色的寒雾升起。

    浊兽们快速撤离,钟山神并没有忘记带上自己的女主人和自己主人的同伴,或许是因为酷寒的缘故,他们一个个都醒了过来,也正好看见尚景星所化身的黑色流星撞向坚冰的一幕。

    轰!!!

    大地剧烈震动,尚景星狂暴的一棍落下,顿时将坚冰的表面打的四分五裂,密布的裂纹甚至扩散到十丈之远。

    尚景星一愣,坚冰并没有彻底碎裂,旋即他的嘴角划出一道名为暴虐的弧度。

    如果一棍不能砸碎,那就是来两棍!

    如此想着,他双手再次抬起,狂暴的魔焰裹住棍身,让此时的九重玄元棍带着一股灭世魔威。

    然而没等九重玄元棍落下,他敏锐的感觉到寒雾朝着自己笼罩而来,立刻抬头环顾四周。

    寒雾的笼罩让周围可见度极低,一声声传自寒雾中的野兽嘶吼让人毛骨悚然,但这并不包括尚景星,他一双猩红的眸子兴奋的扫视周围,破岚瞳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开启,故而他根本没有收到寒雾的影响,清晰的看见寒雾中有不下数百只如同冰雕般的野兽朝着是自己呲牙咧嘴。

    将手中九重玄元棍砸落的动作止住,尚景星临时变招在寒雾中毫无章法的舞动起九重玄元棍,几乎每一棍落下都有不下五只寒雾之兽支离破碎化作碎冰落了一地,但这些碎冰落地后却在下一秒蒸发,再次融入寒雾演化出更多的寒雾之兽。

    尚景星很强,甚至强的离谱,力压两名金丹期,长时间使用九重玄元棍的二重之力也没有让他的灵力和体力出现丝毫的耗损,但即便如此寒雾还是慢慢将他笼罩,使他的身体披上一层寒霜,直至冻结。

    寒雾散去,落入陆蓝莲眼中的,是一座正做着挥舞长棍动作的冰雕。

    看见这一幕,吕清媚心里一急,也不顾自己的伤势就要上前,不想却被陆蓝莲一把拉住。

    “你想干嘛!”吕清媚心中急切,几乎是以吼的形式将这句话说出。

    面对这几乎是质问的话语,陆蓝莲依旧保持着淡雅,但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包含着对尚景星的极端信心。

    “想杀景星……最少要天阶!”

    随着话音落下,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一声清晰的碎裂声,这声音由轻至响,由少至多,他们寻着声音望去,看见的正是布满裂痕的冰雕。

    贺飞鸣同样看见了这一幕,充斥身心的不安感让他丢掉自己所有的风度,大吼道:“威黎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轰!轰!

    一连两声炸响同时响起,其中一道来自尚景星所形成的冰雕,魔焰冲天而起,瞬间将周身所有的冰焚烧殆尽,还有一声来自他的身下,哪怕隔着厚实的坚冰,也能看见其下耀眼夺目的金色光芒。

    坚冰在刹那间炸的粉碎,先后三张符箓从下方冲出,尚景星立刻向后跳出一步,但符箓好似有跟踪能力一般,在空中转了个弯,继续朝着他激射而来。

    凭借着本能的感知,尚景星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不过由于这危机感并不多,所以他只是手持九重玄元棍随意横扫出去,一道棍影划过三张符箓瞬间被撕扯成两半,无力的飘落在地。

    符箓虽然被毁,但被激活的符箓显然不可能仅仅因为如此就失去功效,下一秒,上百道金色剑气从符箓中狂涌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尚景星笼罩而下。

    金色剑气每一道都不下于金丹一层全力之威!

    这三张符箓都是鸣剑宗长老特别为威黎制作,由于是保命之用,威力自然不可小觑,尚景星此时面对的与其说是三张符箓,不如说是三名元婴期剑修的五成攻击!

    然而即便如此,尚景星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哪怕剑气即将临身,他也没有任何防御或者反击的想法,藐视之意溢于言表。

    而事实上他的确有这样的资格,没等金色剑气逼近,包裹在他身躯外的魔焰突然一涨。

    “吼!!!”

    带着滔天魔威,梼杌虚影出现当场,它四肢着地,将尚景星护在中间。

    下一息,所有金色剑气都打在了梼杌虚影身上,“哧哧哧”的声音不绝于耳,绝大多数剑气都在瞬间被魔焰焚烧殆尽,仅剩下的二十多道剑气则成功的伤到梼杌。

    尚景星虽然在入魔后莫名其妙使出梼杌天赋,但和当初的漆黑虚影比起来却差了许多,等同于二十多名金丹一层的全力一击还是让梼杌损伤不小,身形直接缩小了一半,而同时他的力量和速度都大幅度缩水。

    深坑中的威黎心惊不已,纵是他已经不停的在心里将尚景星的实力判断往上提高,结果事实却又一次证明他低估了尚景星。

    他立刻跳出深坑,带着重伤的他明显不可能跑得过尚景星,因此只能使用灵力凌空飞起尽可能远离,同时在飞起的过程中他还和贺飞鸣对视一眼,两人心领神会同步开始掐动法诀。

    尚景星虽然没有理智,但深入骨髓的恨意却是在威黎身影出现的一瞬间替他做出判断。

    他身形微微晃动,一跃而起,空气中两鸣之声炸响,梼杌的受创让他的速度和力量都大幅度缩水,速度只有两鸣之速不说,力量更是直接下降五龙之力,不过即使是这样,他的速度依旧不是威黎可比,几乎在瞬间,他的身影就出现在威黎上方,九重玄元棍挥舞而下,梼杌虚影跟在他身旁,同样一爪拍下。

    眼看一人一兽的攻击即将达到威黎,突然一道深红色的火柱冲天而起,刹那间将尚景星淹没。

    “嘎嘎,尚景星,让我也加入如何,以一敌三,我很想看你能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