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四章 以一敌二!(1)

    威黎和贺飞鸣同时前一步,将自身金丹期的气势全面放出,虽然尚景星之前数息杀死三人的实力让他们有些心惊,但作为天骄,他们不会因此而惧怕,有的只是兴奋!

    两人同时放出了自己的妖宠,威黎的还是那黑煞巨熊,而贺飞鸣则是捷风血豹,同样是金丹期妖兽,力量并不突出,但极限速度却是可达到二鸣的程度,如果说黑煞巨熊是金丹期力量中的第一,那捷风血豹则是速度中的王者。

    金丹期的最强速度和最强力量的组合,就算是在外界陆蓝莲也不敢说自己能以一敌二,面对这两人的联合,在下六层天骄之中恐怕也只有那被称为最强天骄的那人才有这份底气。

    不过,在今天过后,这份名单将再多一人,此人名为……

    尚景星!

    “死!”

    他一声狂暴的怒吼,右脚踏出,一瞬间出现在威黎身前,双手持九重玄元棍用力砸下!

    这时威黎已经完成了丹镇妖魂,还从未和尚景星有过力量的碰撞的他自持十五龙之力足以碾压尚景星,因此只是举起左手朝着九重玄元棍拍出一掌,同时右手长剑刺出。

    贺飞鸣目光一闪,也不去提醒威黎,直接身子前倾以极快的速度绕到尚景星的背后,右手凌空一抓浊气成剑闪烁着刺目寒光,直指尚景星的后心。

    面对两人来势汹汹的夹击,尚景星完全依照本能行事,对刺来的长剑视而不见,反而运转空炎拳对明显看去攻势弱了许多的浊气剑做出反击。

    这一动作落在贺飞鸣、雷落霜眼里有些难以理解,但清楚尚景星背后所背着的黑木棺材来历的柳元却在心里叹服不已,纵是失去理智,尚景星依旧秉持着本能不愿意让刻有兵心门众人名字的黑木棺材有半点损伤。

    九重玄元棍落势更猛,被魔焰裹着的空炎拳带起一阵狂风!

    嘭!嘭!!

    一连两声轰鸣,三人的接触仅仅只是一息的时间,威黎左手骨骼瞬间断裂,森然的白骨刺出皮肤,鲜血淋漓,贺飞鸣浊气剑直接炸开,胸口处一个焦黑的血洞冒着黑烟,一片血肉模糊,两人如同破麻袋一般倒飞出去,撞倒几棵古树纷纷吐出一口鲜血。

    仅仅是一回合的接触,威黎二人就受了重伤,心里的惊骇难以抑制。

    三十五龙之力!

    极限体修行者之力!九重玄元棍二重之力!入魔暴走之力!

    前两者各自为尚景星加成五龙之力,而入魔更是提高了十龙之力,这三种力量合在一起直接将他的力量推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堪比人形妖兽!

    贺飞鸣表情痛苦的捂着胸口的伤处,一只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疗伤丹药丢入口中,而在这这些的过程中,他紧盯着尚景星的双眼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炽热,更准确的说,他盯着的是尚景星手中的九重玄元棍。

    他清楚的记得次见面时,尚景星只有十五龙之力,现在仅仅过去几天,竟然达到了三十五龙之力!

    在他看来这样一份恐怖的力量绝不是入魔能够带来的,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九重玄元棍了,他有这样的想法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换做谁也不相信一个毫无背景之人能够在刚刚来到塔界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得到锻体果成就极限体修。

    威黎和贺飞鸣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难以置信,不过他们到底是天骄,这样的情绪在一秒间就被强行压下,同时心里也有了打算。

    体修和法修之争在塔界从未停过,几乎所有有经验的法修修士都有着自己的一套对付体修的办法,而每个法修的方法中有一点无可避免,那就是远攻。

    贺飞鸣虽然一直都用近战战斗,但他却是彻彻底底的法修,只是进入凌峰古地至今也没有人有资格让他认真出手而已。

    而威黎,他并不属于法修或者体修的任何一种,准确来说应该称之为剑修,某种意义来说算是两者结合的一种修行方式,剑修面对法修可以近战,面对体修则可以选择远攻,强大、凌厉、多变,是剑修的代名词。

    就在这两人交换眼神时,作为全场焦点的尚景星却没有追击,反而无声的低头看了眼自己胸膛的位置,那里有一道明显的剑伤,深约两寸,威黎那一剑成功伤到了他,四品兵器能切开铜皮,但尚景星在吃下双蒂锻体果后,铁骨已然小成,虽然做不到五品不可断骨,但挡住四品兵器却是完全没有问题。

    看了一会儿,他猛地抬起头,猩红的眼睛紧盯着威黎,显然是有些愤怒,不过奇怪的是那双猩红的双瞳中有一丝理智一闪而逝。

    他一脚踏出,身影骤然消失,只在空气中留下一连三声鸣响。

    三鸣之速!

    尚景星瞬息间抵达威黎身前,九重玄元棍高举,又是简单粗暴的一棍砸下!

    威黎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是条件反射的举起已经残废的左手去挡,于是只听接连不断的几声“咔嚓”声响起,威黎的左手彻底断了不说,胸膛更是受到一棍重击整个凹陷下去,这要不是黑煞巨熊出了名的皮糙肉厚,光这一下就足以要了威黎的命。

    威黎倒飞出去,尚景星这次没有半点停顿,右足点地,三鸣之速再次全开,下一秒出现在威黎的身后,带着暴虐的狂笑,尚景星一棍横扫!

    “噗!”

    威黎双目圆瞪,鲜血不断从口中流出,甚至还伴随着不少内脏碎片,身体根本不听控制的飞向天空,接连的重击让他至今没有回过神来,逐渐模糊的视线看见尚景星高举九重玄元棍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自己的方。

    “哈哈哈哈哈哈!!!!!”

    嘭!!

    伴随着一声狂笑,九重玄元棍落下,威黎的身体就如同破玩偶一般,以迅猛的速度朝着地面落下。

    嘭!!!

    地面震动,一个十丈宽五丈深的深坑瞬间形成,威黎瘫软在深坑之中身体抽搐的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由于位置的关系,这口鲜血直接将他俊俏的脸染红,配他密布血丝的双眼如同恶鬼。

    而正是威黎现在的凄惨模样却是刺激的尚景星更为兴奋,猩红的双目中写满暴虐,哪怕没有理智的现在,他依旧对威黎有着滔天恨意,两人第一次见面时所受到的屈辱深入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