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九章 崛起之路就在脚下!

    “就让我代景星杀了你这祸害。”

    陆蓝莲满面寒霜,一步步走向邬星波,手中的软剑泛着一缕缕寒芒,即便是阳光也无法带给邬星波一丝温暖。

    听到陆蓝莲这句话,在场的人表情各异,邬星波的恐惧,武朔的慌张,柳元的惊讶,吕清媚的不自然。

    和关注自身生死的邬星波、武朔不同,柳元和吕清媚更在意的是陆蓝莲对于尚景星的称呼。

    景星,这一个绝对称得上是亲密的称呼从陆蓝莲口中被说出,这由不得他们不深思。

    该死,被抢先了。吕清媚不爽的念了一句,随后又狡猾的一笑,心道:还好,出了凌峰就没记忆了。

    这尚兄还真有点厉害了,才来塔界多久就俘获这两个天之骄女的芳心。

    柳元把吕清媚的表情看在眼里,脸上露出由衷的佩服,想他追求第四层的一名天之骄女到现在都没成功,人家尚景星不声不响四个月就让这两个高傲的女子倾心。

    陆蓝莲的出现让吕清媚和柳元彻底安下心来,自然也就有闲心想这些事情。

    别说他们俩,就是前一刻就要不支倒下的常羽梦也是精神一振,一双灵动的眼睛在陆蓝莲和吕清媚之间不停转悠,大有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遗憾,要是出凌峰不会失去记忆就好了,这么一出好戏。

    前方的陆蓝莲并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不然一定会气笑出声,她此时一心只想快点处理完四人,然后去和尚景星汇合。

    满腔的担忧和怒火化作犀利的攻击,她玉手抬起,软剑上迸射出逼人的剑气,以血气催动地阶剑法。

    只是,没等她出手,突然天空一暗,强大的威压突然降临于此,周边的古树皆是微微向一旁倾斜,地面上的野草更是被压伏在地上。

    金丹期的气势,贺飞鸣到了!

    陆蓝莲心里一惊,立刻催动功法看也不看朝着天空刺出一剑。

    剑气如同一枚莲花瓣飞射而出,即便是普通炼气期面对这一击都极有可能丧命,但这在恢复金丹期修为的贺飞鸣面前实在有些不够看。

    犀利的剑气迎面而来,贺飞鸣却只是轻描淡写右手一扫,一道弯月状的浊气雾凭空出现迎上剑气。

    噗……

    如同气球被戳破的声音,剑气在触碰到浊气的一瞬间支离破碎,浊气仅仅是小了一圈继续朝着陆蓝莲飞去。

    在剑气破碎的一瞬间,陆蓝莲脸色顿时一白,她的伤势本就没完全好,现在功法就被强行打破,立刻受了些伤,但眼见浊气飞来,她也不敢有半点迟疑,伸出玉指在空中快速写下一个“龟”字隶书。

    这是她掌握的一个誉文,配合“书”字誉文在空中书写,效果可提高三成。

    三片金色龟甲悬浮于空,挡在她的身前。

    嘭!!

    下一瞬间,龟甲与浊气向撞,一道道裂痕出现在第一块龟甲之上,眼看就要破碎时浊气后续无力消散在空中。

    陆蓝莲闷哼一声,伤势加重,一行从嘴角流下的鲜血被她淡然的擦去,对于贺飞鸣的修为她早在尚景星那里得知并不惊讶。

    她淡雅的道:“贺飞鸣你也堕落了。”

    贺飞鸣淡淡一笑,不做任何回答。

    景星希望你平安无事。

    陆蓝莲如是想着,莲足迈出,毫无畏惧的看着贺飞鸣。

    她清楚,今天自己或许难逃一死。

    水域底部。

    尚景星慢慢睁开双眼,一个时辰的调息让他的伤势好了许多,以他体修的体质即便不服用疗伤丹药只要时间足够也能够痊愈。

    但是,我等不了!

    他低下头看向瓷碗,里面的汁液已经一滴不剩,血龙草浑身闪着电弧在瓷碗中跳动,如同脱离水的鱼。

    第一步完成。

    尚景星取出小碗,倒出一滴时水在血龙草身上,两者刚刚接触,血龙草顿时不再跳动而是在瓷碗中抽搐,大约一盏茶后,血龙草“噗”的一声炸开化作一碗血色液体其上满是电弧。

    尚景星松了口气,一切都很顺利,血龙草并没有因为没用特殊容器存放而出现太大的问题。

    直到现在,准备工作就算是全部完成,接下去就是正式突破。

    各种丹药灵草的服用顺序都很有讲究,不过尚景星这种资质几乎为零却能够找到八种罕见丹药灵的情况实属罕见甚至可以说是天上地下独此一份。

    所以,现有的服用顺序都只能作为参考,好在他在蓝莲门那段时间早已经和陆蓝莲一起研究出了一套适合他的服用顺序。

    这套服用顺序的第一步是去除杂质,净体丹之所以让所有金丹期以下的修士都趋之若鹜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在去除杂质方面堪称顶级,几乎可以去除百分之九十九的杂质,这在正常情况下是只有出窍期才能办到的事。

    而锻体果也有这方面的功效,算是附带功效,在和陆蓝莲的讨论中,锻体果是在净体丹之前服用。

    不过,尚景星决定临时改变顺序,先服用净体丹。

    锻体果的药力霸道,他此时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第一个服用,这是其一,其二,他认为锻体果的去除杂质功效虽然是附带,但并不会比净体丹差,甚至有可能更胜一筹。

    “开始吧……”

    尚景星深吸一口气,将净体丹丢入口中,闭上双眼,开始突破。

    净体丹入口即化,一股冰冷的感觉贯穿全身,尚景星有种炎夏喝一瓶冰水的舒畅感,他不由的在心中暗呼一声爽,他修炼到现在还真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感觉。

    净体丹药效发挥的很快,仅仅一盏茶功夫,尚景星就感觉身上溢出一层粘稠液体,臭味刺鼻。

    还好我把衣服脱了。

    尚景星在心里嘟囔一句,影墨蝶给他做的衣服他非常喜欢,虽然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战斗上面已经有了不少破口,但能不脏还是不脏的好。

    一旁的祸斗皱着眉头看了眼尚景星,它嗅觉灵敏有些受不了这味道,它想了会儿,放出一股黑色火焰扑向尚景星,帮他把那些黑色杂质烧个干净,却没伤到分毫。

    又等了一会儿,尚景星在确认净体丹药效彻底结束后,睁开眼睛,一缕缕狂热的火焰在其中燃烧。

    锻体果在他手中,一条极限体修之路已然在他脚下!

    “行者!”他嘴角勾着划出一道名为兴奋的弧度。

    “我尚景星于此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