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八章 准备突破

    其实水中呼吸的问题非常好解决,塔界最少有不下百种的方法可以做到这点,丹药、功法、法宝、体修到了一定修为甚至可以直接不呼吸。

    就比如说尚景星之前药浴时服用的水行丹,功效就是直接提取水中的氧气给予服用者以达到水中呼吸的效果。

    一般来说这种丹药就足以解决问题,但他清楚能解决水中呼吸的问题并不代表能解决他此时的问题,原因很简单,这里的海水与弱水相似,无法提取出氧气,也就是说,他需要解决的问题其实并非水中呼吸,而是不呼吸。

    巧合的是,这种丹药尚景星也有。

    龟息丹,十二个时辰不用呼吸,他在凌峰中获得了五颗,这也算是自己所剩不多的财产之一。

    问题全部解决,尚景星毫不犹豫的取消平步青云跳入海中,祸斗也在同时支撑起一个椭圆形的黑色火焰屏障。

    进入海中,他没有急着马上疗伤或者休息,而是绕着海岸线走了近十里路,小心谨慎的他不允许自己因为一时的偷懒和大意而酿下苦果。

    十里的距离一到,尚景星立刻向着水域深处进发,大约距离水面有五里之深后,他才盘膝坐于海底,吩咐祸斗有情况立刻叫自己,然后便开始打坐疗伤。

    刚刚开始疗伤,他就碰见了一个问题,一个很尴尬的问题,他的身上只剩下血气丹这种最普通的疗伤丹药,这对他现在的伤势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几乎没有作用。

    其实早在疯狂修炼的那段时间,尚景星就把自己所有认为没用的东西都换成修炼用的丹药,龟息丹要不是因为比较珍贵以后能够用来装死,他也一定早就换掉。

    他一脸头疼的睁开眼睛,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用剩下的修炼用丹药再去换疗伤丹药。

    二,直接修炼,修为提升也能起到治疗的效果。

    第一条路有些浪费,第二条路治疗效果不得而知。

    祸斗奇怪的看着尚景星,问道:“怎么了?”

    “不,没什么。”尚景星摇了摇头。

    他并非优柔寡断之人,甚至在大多数时候他果断的有些骇人听闻,短短的几息时间,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修炼!

    想到进入塔界以来,自己不知道多少次被人追杀,甚至前不久还被威黎追杀了足足三天,他要是心里没火,那就是泥人了!

    修炼!必须修炼!等我成了炼气期,出去非嫩死威黎不可!

    尚景星在心里恶狠狠的念了一句,然后毫不犹豫的从储物袋中取出八样称得上稀有的物品。

    锻体果,伪莲丹,净体丹,血龙草,时水,青冥花,掘潜丹、枯木雷花。

    这些丹药、灵草每一样都非常珍贵,即便是价格最低的那几件也价值数十万灵石,更别说其中有四件达到七品的程度,足以让任何一名炼丹师眼红疯狂,而在尚景星这里,却仅仅是用来突破炼气期而已。

    尚景星仔细回忆一番当初陆蓝莲告诉自己的服用顺序和方法,双手便开始动作。

    他先是取出一个瓷碗,将枯木雷花放入其中将其搅碎,这个过程足足用了他一盏茶时间,残叶倒去仅留下汁液,这样第一步就算完成了。

    然后他再将血龙草放入其中,血龙草一进入小碗,如龙入海,立刻张开嘴开始饮用枯木雷花的汁液,一道道电弧在它周身闪耀。

    这个过程需要持续一个时辰,尚景星自然不会傻傻的等着,他将瓷碗放下,直接开始打坐,力求在一个时辰里将自己的状态提升到最佳。

    就在尚景星做着突破前的准备时,陆蓝莲这边借助浊兽的侦查力量,终于找到了吕清媚等人,只是让陆蓝莲没想到的是,她们的处境竟然远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危险数倍。

    墨丹林一身是血倒在地上,常羽梦颤颤巍巍的撑着剑才让自己不至于倒下,吕清媚挡在他们身前,墨黑色的长发散开飞舞在身后,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分别在她的腰部、右肩,还有后背,血流如注。

    相比他们三人,柳元仅仅断去右臂,算是受伤最轻的一个了。

    而他们的敌人,邬星波、武硕、张媚娘、邓焕杰,其中邓焕杰伤势最重,武硕轻伤,张媚娘一直狡猾的躲在邬星波身后放冷箭,几乎没有受伤,邬星波更是毫发无损。

    邬星波疯狂的眼睛紧盯着身前的四人,冷笑道:“你们都要死,要怪就怪那该死的尚景星不肯放过我吧!”

    “咳咳咳……”吕清媚听到这话,强撑着身体,笑道:“这可真是我今天听见的最好的消息,至少尚景星会为我们报仇。”

    柳元也是附和的笑道:“的确,这样看来我死都能瞑目了。”

    邬星波顿时勃然大怒,一双血红的眼睛死盯着吕清媚和柳元,如同一个恶鬼,道:“瞑目?!哈哈哈,不不不,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折磨你们,我要你们痛不欲生,吕清媚你这个婊子和尚景星关系很不一般吧?!那我就让邓焕杰好好招待你,哈哈哈,我真期待尚景星看见这一幕时的表情!!”

    “真遗憾,你没有这个机会。”

    陆蓝莲也在此时正好赶到,听到此话立刻飘身而来,挡在吕清媚四人身前,一双漠然的凤瞳中有杀意在酝酿。

    杀意刺骨!

    “你……你竟然没死!你竟然恢复了!!”

    邬星波声音颤抖甚至还有些破音,他恐惧的连退数步,以惊骇的目光看着几乎完全恢复的陆蓝莲,而另外三人更是不堪,邓焕杰甚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邬星波此时只感觉自己见鬼了一般,也难怪他如此惊讶,毕竟陆蓝莲那时受伤的状况他都在一旁看的一清二楚。

    当时他使用愿望虚幻身躯躲过陆蓝莲致命一击后,他甚至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然而天空突然落下一道雷柱击碎莲花虚影不说还劈中了陆蓝莲的胸膛,要不是突然又出现一道银色光柱,陆蓝莲绝对当场死亡。

    然而即便如此,陆蓝莲也是肉眼可见的苍老下来,寿元耗尽濒临死亡,结果现在,她竟然几乎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