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四章 威黎到来!

    半个时辰后,尚景星得出了结果,只是这个结果让他有些沮丧,鬼柳树的攻击速度很快,比他还快上一些,反倒是伸出速度相对迟钝许多,最少需要一息才会破土而出。

    陆蓝莲听着尚景星的结论,淡淡道:“我有短时间增加速度的功法,我去。”

    “不行!这件事我来解决!”

    尚景星看着她,立刻开口拒绝,陆蓝莲之前出事就是为了帮他得到血龙草,直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怎么可能再次因为自己的突破药草让她冒险。

    陆蓝莲眉头微皱,旋即又舒展开来,轻笑道:“好。但不许鲁莽。”

    她从来都不喜欢不理智的行为,毕竟在她看来这绝对是当下唯一的办法,不过要是换成尚景星出现这样的行为,她反而觉得没什么,欣然接受。

    这倒不是因为“恋爱中女子智商为零”这样的原因,而是尚景星早就一次次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有能力说这样的话,能在万分之一几率都不足的情况下帮她找到续命丹药,取一朵青冥花又算的了什么,在陆蓝莲心中,奇迹早就是为尚景星量身定做的词汇。

    尚景星点点头,道:“那我们先安营扎寨吧。”

    来到稍远的位置,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三顶帐篷,一顶给浊兽们使用,虽然他们不一定会去用,剩下两顶尚景星和陆蓝莲一人一顶,两人虽然确定了关系,但是远没有到睡一起的程度。

    一夜无话。

    “不好了!不好了!主人,快起来!”

    清晨,尚景星迷迷糊糊的又听见小精卫的吵闹声,于是一巴掌将她拍开,翻身继续睡觉。

    昨晚他睡的很晚,除了思考对策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小精卫非要和他谁一个帐篷,而且还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直到深夜尚景星才勉强睡下去。

    被尚景星拍开,小精卫顿时不满了,嘟囔一句后,一个急冲刺就朝着尚景星的脑袋冲去,结果还没等她靠近,就被一只玉手轻柔的抓住。

    陆蓝莲轻轻拍了拍小精卫的脑袋当做安抚,随后淡淡道:“景星,出事了。”

    尚景星立刻翻身爬起,小精卫的话他可以不信,但陆蓝莲绝对不会为了把他叫起来而开这种玩笑,他急忙问道:“怎么了?”

    “巡逻的浊兽说有一个金丹期修士正径直往这里赶,根据它的描述,应该是威黎。”

    尚景星闻言眉头立刻皱成一个川字,威黎这个时候出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陆蓝莲用“径直”这两个字,那就表示威黎很有可能已经发现了自己两人行踪!

    “逃!”

    仅仅是数息的功夫,他就做出了决定,一把抓住身旁的精卫塞进自己的丹田,随后拉住陆蓝莲的手冲出帐篷,同时也在心里为钟山神和祸斗下达命令。

    出了帐篷,钟山神和祸斗正好赶到,双方都没有任何交流,祸斗直接一头撞入尚景星体内,钟山神则微微低身,方便他骑上去。

    尚景星手一挥,将三个帐篷收起,同时一股旋风刮过,打乱原地的痕迹,他这样做其实作用不大,但也聊胜于无。

    处理完这些,他直接翻身骑到钟山神身上,钟山神也不用他吩咐,知道现在的情况,直接四蹄蹬地,避开那棵鬼柳树攻击的区域,朝着鬼域内部奔驰而去。

    马背上,陆蓝莲抱着尚景星的腰,淡淡的说道:“我不是小云。”

    尚景星一愣,他明显的听出了陆蓝莲话语中的不满,微微一想就明白了她不满的原因和话语的意思。

    他笑道:“我知道,你是陆蓝莲。但你更是我的心爱的女子。”

    陆蓝莲俏脸微微一红,不过她可不是普通女子,并不会因为几句花言巧语就什么都忘了。

    “这是最后一次。”

    “好。”

    两人身下的钟山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它很想说你两个说话是在打哑谜吗?还是你们人类说话都这样?不就是想要表达“我有能力自保,并不需要保护”这个意思吗?说的这么言简意赅干嘛呢?

    钟山神的想法尚景星并不知道,他现在一心在想对策,不时接受着浊兽们带来关于威黎正在不断接近的情报。

    其实尚景星也知道自己一伙人并不是没有能力抗衡威黎,甚至胜利的机会也不小,毕竟威黎有着力量不足这个致命弱点,但他还是不愿意冒这个险。

    天骄两字的含义可不是指他们的后台有多硬、底蕴有多深厚,更多的是在表达他们的实力绝对在同阶顶端。

    锻体期和炼气期的差距只在于灵力和功法,看似很大实际却是比不上炼气期和金丹期的差距。

    如果说灵力是炼气期的代表,灵力的颜色是灵力强度和密度的体现,那金丹期的代表就是金丹,短时间滞空只是附带能力而已。

    大多数稍有底蕴的金丹期都会有一只妖宠,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增进实力,这增进实力可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

    修士一旦进入金丹期就有着让妖兽入体的能力,和附身相似但略有不如,能发挥出多少实力全看修士金丹的强度能否压制住妖兽。

    尚景星虽然接连三次让威黎吃瘪,但那都是通过各种规则和借势,真正的正面抗衡那次他毫无还手之力,也因此他对威黎的底牌几乎一无所知。

    所以,在陆蓝莲伤势还没有痊愈的现在,他不打算去冒险,力量是威黎致命的弱点,也有可能是特意设下的致命陷阱。

    “不能再这样下去!”

    尚景星在听见一只鸟类浊兽带来“威黎正在十五里外”的情报后,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他轻轻拍了下陆蓝莲环抱住自己腰的手,道:“蓝莲,一会儿我用‘变化’誉文把你变成树,我独自将威黎引开,等威黎一走,你马上去找吕清媚她们汇合。”

    说话间,他从怀里取出一颗天布棋子想要塞入陆蓝莲手中,然而他这个动作才做了一半突然止住,脑中灵光一闪,立刻将灵力注入天布棋子之中。

    数息后,他感知到天布棋盘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自己的方向奔袭而来,距离只有十里多点,且不断缩短。

    毫无疑问这正是威黎。

    尚景星嘴角勾笑,顿时一个计划在他心里成型并且不断完善。

    “威黎啊威黎,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打你脸还是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