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八章 十五天

    凌峰第十五天,邬星波苏醒,在从贺飞鸣处得知了尚景星的力量后,整个人陷入绝望,足足半个时辰他才回过神,眼中写满疯狂,告别贺飞鸣。

    既然一定会死,那就死前找几个垫背!

    这是邬星波的想法。

    凌峰第十六天,小云在鬼域中心停下,布置阵法,饮用时水,稍作休息后,继续朝着水域出发。

    凌峰第十七天,柳元被武朔、张媚娘发现,失去一臂的他战力大减,勉强击退两人,自己也受了一定程度的伤。

    凌峰第十八天,邬星波找到吕清媚、墨丹林、常羽梦三人,四人大战一场,墨丹林经脉寸断,常羽梦身受重伤,吕清媚带着两人逃离。

    凌峰第二十天,尚景星达到浊气八层,进入凌峰第八层,这里依旧是沙地,但他第一时间发现了这里沙子的不同,花费5点万界点,得到这里沙子的估价。

    依旧是炎剑沙,品质却上升许多,一粒就价值五千灵石。

    显然第八层更加接近那日炎仙君使用独特功法的地方。

    尚景星不由的想,要是将这些沙子全部带走卖掉,自己的财富是不是就堪比商丹宗了。

    不过,他也就只能想想,他一共就只有个七个储物袋,其中,四个为普通,两个为凌峰中所得,较为高级,面积是普通的三倍,剩下一个是他成为商丹宗长老时获得,比寻常储物袋大了五倍。

    就算他将所有东西都塞进最大的储物袋,也就只能再空出四个储物袋出来,想要将沙子全部带走无疑是痴人说梦。

    一个时辰过去后,四个储物袋全部装满,原本的两个也尽数换掉,除此之外,尚景星依旧没有其他任何收获。

    凌峰第二十三天,贺飞鸣找了一个地方闭关。

    凌峰第二十五天,小云抵达水域中心布下阵法,自此凌峰古地四个区域中心皆有着一个阵法,她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闭关,做着最后的准备。

    凌峰第二十八天,柳元与吕清媚三人汇合,而邬星波、武朔、张媚娘、邓焕杰四人也同样汇合,对他们步步紧逼,吕清媚等人危在旦夕。

    凌峰第三十天。

    鬼域。

    一处空旷之地,贺飞鸣盘膝坐于地面,被尚景星断去的那只右臂已然恢复,他面前正有一人与他相对而坐,此人周身布满浊气,灰色灵力汇聚覆盖此人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让人无法看清样貌。

    突然,就在这时浊气沸腾,臌胀成一个圆球,犹如心脏跳动般的“咚咚”响起。

    一盏茶后,浊气开始凝聚,收入此人体内,他的样貌也因此暴露在空气之中,贺飞鸣!

    此人样貌与贺飞鸣一般无二,要不是双眼呆滞,根本无法区分两人。

    贺飞鸣睁开双眼,看着面前与自己完全相同的样貌,兴奋的抬起手,掌心对准对方,一个“换”字隶书闪烁而出。

    顿时,空地出现一阵扭曲,而扭曲的源头正是贺飞鸣两人中间。

    这扭曲来得快,去得也快,仅仅是几息的功夫,扭曲消失。

    原本看上去呆板的‘贺飞鸣’目光一闪,傲然与淡然出现其中,而之前看上去正常的贺飞鸣反而变成目光呆滞。

    ‘贺飞鸣’站起身,打量自己的身体,大笑道:“成功了!老祖宗的推算果然没错,以愿望制造浊气分身,再交换身躯果然能够摆脱凌峰限制,不枉我浪费数年学习‘换’字隶书!”

    “尚景星,我们再比比!”

    说完,贺飞鸣原地一蹬冲天而起,周围空气也随之震荡,他的气势赫然是金丹期!

    水域。

    盘膝坐于海底的小云双眼猛地睁开,一双兽瞳妖异无比,她咧嘴一笑,狂傲道:“时间到了!开始吧!”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凌峰古地四个区域中心处的四个阵法皆是亮起微光,堪称恐怖的吸力从四个阵法中传出,一瞬间,四片区域的浊气就好像活了一般,疯狂的朝着阵法冲去。

    灵力的漩涡席卷整个凌峰古地,而四个阵法则是漩涡之眼!

    当一切开始,小云的身躯一颤,一股堪比浊气九层的无主浊气隔空冲入她体内,向着凌峰规则的封印展开疯狂的冲击。

    在凌峰规则面前,这点浊气犹如孩童的嬉闹,仅仅对封印造成百分之一都不足的磨损就轰然消散。

    而,也就在这股浊气消散的同时,另一股数量丝毫不低于之前的无主浊气汇聚到小云的体内,再次对封印进入冲击。

    要说凌峰古地什么东西最多,不是树木不是岩石,是那如同水一般的无主浊气。

    浊气如海!

    凌峰规则是强,但和塔界规则比却是小巫见大巫,当浊气被鹰狐操控吸收,如同汹涌的海浪不停拍击封印时,规则封印的结局已然注定。

    十次。

    三十次。

    五十次!

    一百次!

    当第一百五十次浊气海浪袭来时,封印轰然破碎,小云所在的位置顿时出现一片真空,所有海水都被排开,她凛然立于中间,澎湃的力量回归,金丹期!

    古树林。

    尚景星盘膝而坐,身上浊气翻腾似达到某种临界点,一盏茶后,他收功睁开双眼,瞳孔中微微有神光闪动。

    十五天几乎不眠不休的修炼,不止让他的浊气达到八层临界点,更是让他对“变化”誉文的掌握达到七成,要不是“化”字誉文没有进入誉境拖了后腿,说不定他能达到罕见的百分之百掌握。

    “景星,用膳吧。”

    陆蓝莲温柔而苍老的声音传来。

    尚景星点头应了一声,站起身径直走到桌边坐下,拿起碗筷开始用膳。

    陆蓝莲看着尚景星,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她道:“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尚景星先是点了点头,随后道:“比十天前的味道好了许多。”

    陆蓝莲开心的一笑,又道:“修炼呢?”

    尚景星举起杯子,将杯中茶水喝干,道:“已经稳固好了,一会儿就能突破浊气九层。”

    陆蓝莲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变化,就好像这事关她生死的事还不如尚景星夸赞她厨艺来的让她高兴。

    她拿起一旁的茶壶,为自己满上一杯,随后移向右边,那里空无一物,但她还是保持着茶壶倾斜到水的动作。

    就在茶壶中的水要滴落时,只听“啪”的一声,尚景星屈指一弹,茶杯平移,稳稳当当的停在陆蓝莲的杯子旁接住倾泻而下的茶水。

    两人没有任何交流,但做出的动作却好似同一个人两只手一般充满默契。

    “虽然没在凌峰上找到增加寿元之物,但只要达到浊气九层,修兵止戈就会结束,到时候你马上离开凌峰,去月莲宗,那里应该有增加寿元之物。”

    陆蓝莲保持着微笑点点头,这的确不失为一种方法,但她却清楚的知道,月莲宗中没有增加寿元之物,不然几年前月莲宗大长老就不会因为大战后寿元消耗过多而身死。

    一炷香后,两人用完膳,尚景星清洗碗筷,他的动作很快,心里满是急切,陆蓝莲的寿元不足一月,谁都说不好这不足一月具体是多少,现在已经过去十五天,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过程中,有那么一双凤目紧盯着他不愿移开半分,就好像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最后一刻,就好像下一秒即是永别。

    清洗完碗筷,尚景星擦干净手将陆蓝莲小心的扶到床上,随后立刻转身想要去修炼,然而一只手抓住了他。

    他一愣,转过头,却听见陆蓝莲平静的声音。

    “我还想听一次《爱莲说》,可以吗?”

    尚景星不知为何心头一颤,他点点头,道:“好。”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