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六章 虚幻的诺言

    外界所发生的的一切,尚景星都无从知晓,他现在满脑子都只想着一件事,修炼,修炼,还有修炼。

    疯狂的修炼无休止的继续着,直到夜深,浊气第七层突破在即,但尚景星却无力继续,瘫软的倒在地上。

    他喘着粗气,双眼紧闭,尽一切可能尽快回复体力,然后继续修炼,突破第七层。

    就在这时,一块质感犹如丝绸的布从他额头开始,慢慢擦拭,然后到脸颊、下巴,丝绸主人的手有些颤抖,但却不妨碍尚景星感觉受到那片柔情。

    他慢慢睁开眼睛,入目是陆蓝莲满含情意的凤眼,两人足足对视了一盏茶时间。

    最后,尚景星慢慢坐起身,认真的看着陆蓝莲,道:“你应该多休息。”

    “你……更需要休息。”

    陆蓝莲的声音依旧透着虚弱,甚至还有些气喘,对现在的她来说仅仅是下床为尚景星擦汗就耗费了几乎所有的体力。

    尚景星叹了口气站起身,一把将陆蓝莲抱起,然后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这个过程中陆蓝莲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双凤眼牢牢注视着尚景星,一颗芳心早已挂在他的身上。

    不得不说,能让发起狠的尚景星停下疯狂修炼,陆蓝莲算是天上地下独此一份了。

    尚景星看了下四周的高科技产物,对陆蓝莲道:“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陆蓝莲虚弱的笑道:“你愿意说我便听,你不愿意说我便不想。”

    不是等而是连想都不想。

    尚景星笑了笑坐下身,背靠床沿,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心却飘向了更加深远的地方,他幽幽开口道:“从前有一个孤儿,他生活在一个截然不同于塔界的世界,那个世界金属可以在海上游,可以在天上飞,可以在地上跑,不借用任何灵力。”

    “那里没有功法,没有修仙,也没有灵力,和塔界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在于两个世界都有规则。”

    “那个孤儿小时候总是在想,要是没有规则该多好,人可以活得轻松许多,要是能超脱这一切、置身于规则之外该多好。”

    说到这里,尚景星突然一笑,转头看向陆蓝莲,道:“这孩子是不是有点早熟过头了?”

    陆蓝莲淡雅的摇了摇头,面带微笑,静静的听着。

    “后来,十几年过去那个孤儿长大了,规则磨平了他的棱角,磨灭了他的幻想,他每天过着日复一日、毫无进取的生活,他成了一个没有上进心的人。”

    “直到有一天,带着茫然他穿越了,他到了一个完全陌生且残酷的世界,他刚刚来到这里就被迫参加了生死由命的比赛,这里名为仙塔界。”

    听到这里,陆蓝莲自然明白故事中的主角是谁,她看着尚景星的目光越发情意浓浓。

    “这人很幸运,他遇见了一名小女孩,那小女孩偷偷帮助了他,之后这人顺利赢得了比赛,进入了小女孩的门派。”

    “再之后的事变化就有些突然,他第一次修炼,第一次杀人,第一次愤怒,第一次有了心仪之人,第一次有了想要守护之人,第一次为了一人不顾一切。这个世界有他太多的第一次,当他回过头时,他发现他喜欢上了这个世界。”

    尚景星看着陆蓝莲,眼中带着从未有过的认真,他道:“我第一次心仪的那人名为冷冰凝,我第一次想守护的人是小云,第一次让我想要不顾一切的那个人……是你,陆蓝莲。”

    铁手:666,这波告白我服的不行,主播这要是换了陆姑娘没有伤的情况下,你是会被打死的你知道吗?!

    小满儿:闭嘴,别破坏气氛!

    “不顾一切吗……”陆蓝莲想了一会儿,抬起头,两朵红霞悄然升起,问道:“不顾一切包含心仪和守护吗?”

    陆蓝莲初涉情感,感情方面的事纯洁的犹如一张白纸,纵是往日英气如女武神一般的她,心里依旧免不了升起些许小女儿的忐忑和娇羞。

    要说曾经的陆蓝莲,能为她不顾一切的人实在太多,足以从东一城排队排到西一城,但现在就很难说了。

    “当然。”

    尚景星没有任何犹豫,肯定的点点头。

    陆蓝莲嘴角微翘,幸福在这一刻充斥她的芳心,良久过后,她开口道:“要是我能活着走出凌峰,你可愿随我入月莲宗?”

    第五层门派,月莲宗。

    塔界规则,不达到相应的修为则不可进入相应层数的门派,除非是……直系亲属!

    如果说尚景星那奇葩的话语是告白,那陆蓝莲这话则是更为奇葩的求婚了!

    尚景星一愣,随后道:“出了凌峰我们都会失去——”

    他的话语直接被打断。

    “一生爱一人,纵是失去记忆又能如何。”

    尚景星有心拒绝,毕竟这说法在他听来实在有些入赘的感觉,要入肯定也是入我的门派啊,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现在的门派,也是陆蓝莲的!

    更重要的是,他虽然表露心声,实际上还是没有解开心结,总有种背叛冷冰凝的感觉在心中。

    尚景星心中千回百转,脸上的表情也是不停变换。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陆蓝莲神色渐渐暗淡下来,尚景星的确重情重义,但他重的情并不只有自己,首先小云他就不可能抛下,其次冷冰凝他也不会抛弃。

    叹了口气,陆蓝莲不打算逼他,正打算说话岔开话题,不想尚景星却在这时说话了。

    他笑着道:“好,不过到时候要是我有自己的门派的话,那就不是我去月莲宗,而是你来我这了。”

    陆蓝莲轻轻点头,一丝浅笑出现在她脸上,纵是有许多皱纹,但看在尚景星眼里依旧倾国倾城。

    或许是太累的关系,在听见尚景星的承诺后,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尚景星站起身,看着她的睡颜,久久不语。

    对不起。

    给了你这样一个虚幻的诺言。

    一旦离开凌峰,我们又会回到从前,互有好感却不自知,不会再有第二个凌峰给我们彼此第二个机会。

    或许这样也好,对你,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