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五章 各方动向(5)

    墨丹林挂着苦笑,看了眼渐渐走进的邓焕杰,回头道:“姑,还有常大小姐,我这里有一颗牺牲寿元短时间内提高力量的丹药,一会儿我先试试,要是能成功,你们就跑。要是不能……”

    他没把话说下去,吕清媚却是明白他话中的含义,从小到大一直强势无比的她,到了此时也是如弱女子般无助、无力,尚景星的身影不止一次在她脑海中闪过。

    她轻叹了口气,将最后一枚牛骨剑片夹在指尖,看了一会儿,笑道:“我终于明白尚景星讲的那些故事里的主角为什么总是留最后一颗什么所谓的子弹了。”

    “真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这里,清媚姐这都怪你,下辈子记得给我做牛做马哦。”

    哪怕下定决心在最后一刻自杀保住清白,常羽梦依旧没有改变自己活泼的本色,一把长剑握在手中,随时准备自刎。

    就在三人心存死志,决定进行最后一搏时,突然眼前一晃,恶鬼、鬼手、邓焕杰统统消失不见,入目是一名身穿浅绿色仕女装的女子,她双眼紧闭面容冷漠且凄苦,肩头坐着一只美丽的狐狸,正是雷落霜。

    雷落霜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三人,眼中满是坚毅,这是她三年来唯一一次没有听从西一层主的命令。

    “你们走吧。”

    冷漠的开口,她再次将注意力放在幻境之中,吕清媚等人的幻影出现在邓焕杰的面前,她这次虽然不打算遵守西一层主的命令,但也没有蠢到让西一层主知道这一点,她必须制造一个吕清媚三人破除幻境的假象。

    墨丹林上前一步,刚想说话却被吕清媚拉住。

    她漫步上前,优雅的一礼,道:“这位姑娘,不知道怎么称呼?”

    “雷。”雷落霜转过头,看向吕清媚,接着道:“雷落霜。”

    吕清媚三人立刻一愣,据他们所知,雷姓在西面区域只有一个家族的人有资格使用,那就是层主一家。

    “雷?姑娘和西一层主是什么关系?”

    吕清媚虽然心里升起警惕,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毕竟对方刚刚还救了她们。

    雷落霜看着她们的目光更冷,道:“那是……家父。你们不走了吗?”

    常羽梦连忙拉了下吕清媚,示意她不要再问,快点离开。

    吕清媚却是不听,有些固执的继续开口问道:“姑娘为什么要放我们离开?”

    雷落霜不耐烦道:“因为你们是尚景星的朋友,他曾有机会杀我,但却任由我离开,就当我还了他的人情。”

    “咦?”好奇心极重的常羽梦听闻此言顿时也不拉吕清媚了,好奇问道:“尚景星破了你的幻境?!”

    雷落霜没有开口,而是轻轻点点头,心里却想着,何止是破了,人家破的那叫一个轻松写意、潇洒自如,你们这三个天骄、层主之女、最具天赋炼丹师和他一比,都可以直接撞墙自杀了。

    三人立刻一惊,险些让她们死于非命的幻境,竟然被尚景星轻易破解!

    墨丹林哭笑不得,他仍旧记得岩力魁放过他和常羽梦时说的话,大意就是因为尚景星放她们一马,也就是说,间接直接尚景星已经救了她们三次了。

    同样想到这点的还有常羽梦,不过她更多的是好奇,很想知道尚景星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相比他们,吕清媚淡定许多,问明白后,她也不再多说,直接拱手一礼,转身拉着身后的两人离开,不想她们还没走出五步,雷落霜突然开口叫住了她们。

    “等等。”

    三人疑惑的回头。

    雷落霜右手抬起,指了指反方向,道:“你们走那里。”

    “为什么?”吕清媚皱眉问道。

    “威黎在那个方向,他……一招足以杀死你们。”

    雷落霜言尽于此,不再开口,警告她已经给了,至于听不听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谢谢。”

    吕清媚点点头,拉着两人走向反方向,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雷落霜视线之中。

    “清媚姐,我们为什么要走这个方向啊?”

    “是啊,只要找到尚景星我们就安全了。”

    吕清媚头也不回的说道:“威黎将尚景星视为死敌,我们不能将这个大麻烦引到尚景星那里,如果雷落霜说的是真话,恐怕尚景星也不是威黎的对手。”

    墨丹林和常羽梦点点头表示明白,她们虽然情况不佳,碰见南面区域的任何一人都有可能丧命,但要是因为这样而害了尚景星,这种事他们不会做也做不出来。

    三人离开,她们是逃过一劫,但另一人却是即将遇见威黎。

    同样是古树林中,雷落霜所说的那个方向的数百里外,有三个人的战斗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柳元一手持扇一手持剑,身影不停在另外两人身后穿梭,不时的在他们身上留下伤痕,柳元到底是东一层主之子,更是威黎的老对头,即便修为被封印,依旧轻松的对战张媚娘和武朔。

    不过,他的轻松在一道声音传来后,便不复存在。

    “不愧是柳元,独战两人都能占尽优势。”

    听到这个声音,柳元顿时停下攻势,警惕的看向来人。

    威黎慢慢走来,武朔和张媚娘识趣的退到他身后,低头欠身,很是恭敬。

    “威黎。”

    柳元表情严肃,他对威黎实在太过了解,力量方面顶多也就是一龙之力,在这种修为被封印的情况下还敢出现在他这个老对手面前,必定有所依仗。

    威黎满脸漠然的站在原地,上下打量着柳元,笑道:“穿着这一身去死,真是有些遗憾了。”

    柳元更是紧张,心里万分确定威黎有所依仗,不过想到自己的愿望,他还是想要再探探威黎的底。

    锵!

    长剑出鞘,威黎端详着自己的宝剑,漫不经心道:“你知道我的剑有多快吧?你觉得自己能躲开吗?”

    柳元捏紧手中长剑,同时也随时准备使用愿望,“我知道你的剑很快,最高可达到一鸣之速,但那又怎么样?你我都被封印了修为,你用不出来。”

    “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但你已经不配再做我的对手了。尚景星,他才配!”

    “看来尚兄给你的压力不小啊。”

    对于柳元这句话几乎挑衅的话,威黎不置可否,依旧慢慢端详着自己的三尺青锋。

    半盏茶后,他抬头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柳元,道:“有一件事你说错了,不是‘你我’都被封印了修为……”

    话语落下,澎湃的灵力瞬间冲入宝剑之中,威黎右手疾如闪电,一甩将宝剑丢向柳元,破空之声响起。

    一鸣之速!

    “灵力!金丹期!!!”

    柳元双眼难以置信的瞪大,惊恐到了极点,由他父亲亲手封印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是他们这些参与者能够解开,更何况凌峰古地的规则摆在这里,别说是金丹期,就是炼气期的修为也应该绝对没有可能使用才对!

    一直准备着的愿望立刻发动,这里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敢待了,就算修为没被封印,他也不一定是常驻一鸣的威黎的对手,更别说是被封印的情况下!

    下一秒,“哧”的一声,令人牙酸的入肉声响起,同时柳元的愿望也成功发动,消失在原地,他速度很快,但终究比威黎慢了一些。

    啪……

    一截断臂落在地上,甚至还条件反射的抽搐了下。

    威黎不满的哼了一声,右手一挥,断臂在一瞬间被宝剑砍成肉齑。

    “逃得倒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