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四章 各方动向(4)

    古树林中央。

    两道近乎凄厉的惨叫声在这里传荡,要是有人听见,必定毛骨悚然。

    小云面色惨白在地上来回翻滚,冷汗早已浸湿她的衣裙,数不尽的泥土、树叶沾在她身上,看上去分外狼狈,她的两双小手青筋浮现掐着自己脖子,表情之痛苦如重伤的小鹿,让见之心碎。

    鹰狐的虚影也在空中痛苦翻转,一声声凄惨的狐叫从它口中传出,原本色泽鲜艳的火红毛发现在却极为暗淡,好似随时会熄灭的火焰。

    饮用时水的痛苦持续很久,足足半个时辰一人一兽才停下惨叫,倒在地上急促呼吸,鹰狐有心骂上两句但实在没有力气,只能作罢。

    一炷香后,小云表情木然的站起身,颤抖的双手微微一展,一大股热气自她身上升起,不一会儿功夫,浸湿的衣裙恢复干燥,汗水的盐分被蒸发干净,泥土树叶尽数掉落。

    将凌乱的秀发再次扎成双马尾,小云看了一眼身旁的阵法,原地一蹬,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林间,目标正是鬼域方向。

    “第二个,速度有点慢。”小云在心里漠然道。

    “还不是因为你非要帮那个吕清媚处理敌人。”

    鹰狐口气很是不满,但也无奈,谁让它没想到小云在被附身后能有反抗的能力。

    小云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似有所查,转头看向右侧,“是她们……”

    小云能察觉,鹰狐自然也不在话下,它马上道:“你要是想要我遵守约定的话,就别多管闲事。。”

    小云沉默下来,不再关注那边的情况,在她心目中,尚景星永远排在第一位,任何事或者人如果和尚景星的安全形成冲突,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哪怕是她自己也一样。

    她的身影渐渐远去,远方危在旦夕的三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了被舍弃之人,而他们敌对方的两人同样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个来回。

    “我们现在怎么办?”

    墨丹林一边说话,一边艰难的举剑抵御恶鬼扑袭,他的伤势略有好转,精神也好了许多,不过这不能改变他随时都有可能身死的命运。

    吕清媚白了他一眼,折扇一甩,数根牛骨剑片飞出刺穿三只恶鬼,同时道:“你问我?这幻术来自浊兽,高层次的妖兽天赋,我可没本事破解。”

    她此时的模样很是狼狈,走路的动作一瘸一拐,这对极为注重外表的她来说非常罕见,由此可以看出她刚刚经历了怎样一场激烈的战斗,以至于连容妆都无法顾及。

    常羽梦双手舞动,一道道月弧光刃在地面之上穿梭,斩断一双双鬼手,随后不待见的扫了眼墨丹林,撇嘴道:“唉,要是尚景星在就好了,清媚姐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倒霉,碰见如此高级的幻术不说,同行的还是墨丹林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练丹师。”

    “是啊,我那没用侄子交的没用朋友。”吕清媚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墨丹林顿时不满的大喊道:“喂喂喂,太过分了啊!什么叫手无缚鸡之力的炼丹师啊!快给炼丹师道歉!还有,你之前对尚景星明明是一副完全不抱希望的态度啊?!这变得也太快了!”

    别看三人一边战斗一边说话很是悠闲,实际上她们非常清楚自己三人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那些恶鬼、鬼手、魑魅魍魉不管杀死多少,下一秒都会有另一群前赴后继扑上来,发动悍不畏死的攻击。

    这一切都是幻术,但形成的伤害却是真实的,以她们现在的体力来说,不出半个时辰就会连举剑的力气都耗尽,届时她们将毫无悬念被这些恶鬼撕成碎片。

    “……”

    幻镜外,雷落霜通过天狐听着里面三人的对话,又回忆起尚景星破解自己幻境的表现。

    她刻意装出阴冷表情的脸上,顿时忍不住露出鄙视的表情,心中想道:‘这三人真的和那个尚景星是朋友吗?差距也太大了吧,心得多大才能在这种生死危机的情况下斗嘴。’

    不得不说,在尚景星破解雷落霜幻境后,她就对其升起一股敬佩之情,毕竟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天狐幻境的强大。

    “落霜,她们怎么样了,还活着吗?不如让我进去‘教训教教’她们吧。”

    邓焕杰早已没有了之前玉面公子的形象,一道可怖的伤痕一直从他眉心延伸到嘴角,血肉翻出,顶着这么一张脸在夜里出现绝对能将无数小孩吓哭,偏偏他还挂着狞笑和淫笑。

    雷落霜看了他一眼,立刻转头看向一旁,厌恶之情溢于言表,尤其是那亲热的称呼,甚至让她有种反胃的感觉,雷落霜很想拒绝邓焕杰的提议,可她不能。

    在进入凌峰前,西一层主就曾交代过,除了一些不可答应之事,其他都必须听从邓焕杰的吩咐,因为以身份来说,邓焕杰算是雷落霜的姐夫。

    雷落霜复杂的看了一眼幻境中的三人,叹了口气道:“你进去吧。”

    邓焕杰一听顿时两眼发光,迫不及待的冲入幻境,同时大笑道:“哈哈,真是我的好妹妹,回头我一定会在层主面前美言几句,让你母亲的墓能进入层主陵墓。”

    话音落下,邓焕杰便带着一脸淫邪进入了幻境,完全没有看见雷落霜脸上愤怒、悲伤的表情。

    雷落霜从小被母亲养大,一直都住在东一城,照理说不管是雷家还是母亲的家族,她都绝对担得起大户人家小姐这六个字,从小锦衣华食自然免不了。

    可事实却恰恰相反,东西两区域世代结怨,几乎可以说是不死不休,生下西一层主女儿,这在东一城绝对算得上人人唾弃的大罪,雷落霜和她母亲一直备受欺凌,明知这一点的西一层主却连将她们母女接到西一城都不愿意。

    直到三年前,雷落霜的母亲去世,西一层主好像才想起有雷落霜这么个人,将她接到了层主府居住。

    这三年,西一层主对雷落霜算得上宠爱有加,几乎什么要求都会答应她,唯独一件事不管雷落霜怎么恳请也没有用,那就是将她母亲的遗骨送入层主陵墓。

    回忆着往事,雷落霜渐渐眼眶湿润,只要能让母亲遗骨进入层主陵墓她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违背母亲从小教给自己的道义,哪怕去习惯西一城的残忍,哪怕杀死一些无辜的人,哪怕看着无辜女子被凌辱……

    看着邓焕杰慢慢靠近吕清媚三人,雷落霜清楚这两名女子接下去会遇见什么,她贝齿紧咬着嘴唇,用力之大甚至鲜血都流了下来,她却还是毫不自知。

    最后雷落霜闭上双眼,两行清泪落下,喃喃自语道:“母亲,对不起……”

    “天狐。”

    她轻唤一声,肩头的天狐和她心意相通,自然心领神会,立刻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