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二章 你知道,我明白

    能够救陆蓝莲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但真要做起来却是难如登天,对尚景星来说只有一个解决途径。

    修炼!

    不停的提高浊气,进入凌峰更上层搜索宝物,然后交易。

    这一次,尚景星的修炼更为疯狂,他凌峰中所得全部换成了丹药,阔脉丹、紫气丹、粹灵丹、聚气丹,只要是对修炼有帮助的,他全部交易了不下百瓶。

    他在交代了钟山神去寻找百里内的灵药后,便进入修炼状态,这次透支灵力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强行透支然后恢复会一定程度提高灵力量,这就好像一个小水泊,在将水抽完后挤压下方的泥土,一定还会有水渗出,这么做的同时也使得下方的泥土下沉,提高了容水量。

    利用这一点,尚景星一心多用,十八根链钉被全部取出,以意指决操控不停在周身飞舞,九重玄元棍同样被意指决操控再空中横扫不断,《草木皆兵》运转顿时几片沾在他和陆蓝莲身上的树叶平添一份锐利在空中穿梭,以《驯天》操控荆棘魔鞭抽击挥舞,同时他还进行着修炼。

    二十息,仅仅二十息功夫,灵力就被消耗一空,但他没有因此停下,强忍着灵力瞬间消失的不适感,强忍着丹田扭曲般的抽搐感,开始榨取本就不多的潜力。

    一息。

    修炼所补充灵力勉强还能维持。

    两息。

    丹田犹如被一双铁手疯狂撕扯扭动。

    三息。

    冷汗渐渐将他的衣衫浸湿。

    四息。

    灵力补充已然跟不上消耗,尚景星立刻丢了四个丹药进入口中。

    五息。

    药力在瞬间发挥作用,但痛苦却在不停增加。

    六息。

    药效结束,他又拿去几颗丹药,只是颤抖的双手却没拿稳,丹药滚落在地,同时荆棘魔鞭失去灵力供给掉落下来。

    七息……

    九息……

    尚景星凭着一股狠劲咬牙坚持,汗水在他身下形成了一个小水泊。

    终于在十三息即将到来时,他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仰头倒下,链钉、九重玄元棍、树叶也是“哗啦啦”的掉了一地,整个空间只剩下他急促的呼吸声。

    休息了一盏茶,他慢慢坐起身,链、棍、树叶、鞭重新飞起,新的一轮修炼再次开始。

    疯狂的修炼周而复始,尚景星一次次倒下,又一次次爬起,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出哪怕一声惨叫,不是因为他早已习惯痛苦,而是心里的痛远比身体更为痛彻心扉。

    第十一次爬起,第十二次即将开始,但一道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动作。

    “休息一会儿吧……”

    英气依旧,却少了曾经的清丽,苍老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温柔,陆蓝莲醒了。

    尚景星惊喜的转过头,道:“你醒了?怎么样,身体不适就告诉我,我这里有很多丹药。”

    陆蓝莲虚弱的靠在墙上,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尚景星,依稀能看见一片水雾在其中飘动。

    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尚景星密布血丝的双目,虚弱的说道:“为什么……”

    尚景星一愣,微微偏头,道:“修炼,上凌峰,还能是为什么。”

    “为什么……”

    一样的话语。

    尚景星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陆蓝莲,认真的道:“我欠你一个人情,天大的人情,我可以欠任何人人情,除了你!”

    一如陆蓝莲吃下莲花瓣时的话语。

    既然已经说开,尚景星也不打算再隐瞒,他接着说道:“凌峰上必定有很多宝物,那增加寿元灵丹妙药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吗……”陆蓝莲微微点头,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是为了尚景星的哪一句话而点头,“我的容貌不复存在,我的潜力和修为已然耗尽,我甚至活不过一个月身份自然可有可无。那……为什么……”

    第三次,这是陆蓝莲第三次如此问,但每一次所问都不相同。

    “我……”尚景星张了张嘴,表情复杂,他开不了口,原因很多。

    陆蓝莲凝视着尚景星,半盏茶后,她躺下身,道:“我睡一会儿。”

    “你知道,而我也明白,可惜一切都晚了。”

    陆蓝莲闭着双眼,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唯独不想欠这名男子,理由就和他一样。

    不久后,她便进入了梦乡。

    尚景星站在床前,右手伸出想要轻抚陆蓝莲的脸颊,最后还是微微一颤收了回来。

    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地面,只是不管他怎么修炼都心烦意乱,无法专心,这时正好钟山神回来,带来了一株灵药以及两个好消息。

    反正也是无心修炼,尚景星决定跟着钟山神出去走走,亲眼看看那两个好消息。

    途中,小满儿突然在直播间不满的叫唤起来。

    小满儿:尚叔叔你们两个明明互相喜欢,为什么要这样,你是男人哎,应该先开口的!

    孟浩:小满儿不要闹,尚道友是……为了冷姑娘才这样的。

    尚景星脸色一暗,算是默认。

    小满儿:那就更不应该了!尚叔叔你看过《我欲封天》吗?

    尚景星一愣,不明白小满儿这句话没来由的话出于什么目的,不过还是点头表示看过。

    小满儿:那你一定知道我娘和我爹的事吧?!你也想陆姐姐和我娘一样下场吗?你也想和我爹一样不干脆吗?拜托,你们是修士哎!又不是现代,只要有实力,三妻四妾怎么了?

    尚景星身子一颤,脚步也是停了下来,他没有因为小满儿年纪小而说什么你还小不懂之类的话语,事实上小满儿说的没错,她的爹娘就是最好的例子,在这方面小满儿才是最有发言权。

    其实尚景星和陆蓝莲之间的感情颇为复杂,他们在进入凌峰前都只是互有好感,这好感不多但也难能可贵,毕竟以陆蓝莲的身份什么样的青年俊杰没见过,唯独对尚景星一人有些许好感。

    偏偏这两人都没有察觉这份好感,又颇为骄傲,本能的不愿意欠对方人情在自己有好感的人面前低了一头。

    因此,陆蓝莲在这份好感和骄傲下,不计后果的为尚景星取得血龙草。

    而尚景星在看见陆蓝莲倒在地上手中牢牢抓着血龙草的这一幕时,好感加剧彻底化为男女之情,也彻底明白自己对陆蓝莲的感情。

    他疯狂修炼陆蓝莲看眼里,她从没想过在自己失去容貌、修为、甚至命不久矣时,还有一个人可以为了那几乎渺茫的希望不惜性命,只为救她。

    这一刻她情根深种。

    在原地想一会儿,尚景星再次抬起脚步,同时口中道:“小满儿你说的非常对,但我还需要想想,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