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章 此情此恩!

    “既然不想走……那就留在这吧!”

    尚景星歪着头,看向岩力魁,脸煞气十足,墨丹林和常羽梦重伤本就让他怒火中烧,要不是看岩力魁之前追赶的时候一直吊在后面没有全力追赶,早就出手了。

    “尚老板。”墨丹林突然插嘴,声音极为虚弱,“让他走吧,之前我们被抓住一次,是他偷偷放了我们。”

    尚景星看了岩力魁一眼,随后点点头,转过身不再管岩力魁,他蹲下身子开始检查两人的伤势,不想却被常羽梦阻止。

    常羽梦略带急切的说道:“别管我们,陆蓝莲为我们拦下追兵,到现在还没赶来,你快去看看!”

    尚景星一愣,以陆蓝莲的性格做出这种事丝毫不足为奇,回过神他依旧不急不忙的为两人检查伤势,口中道:“放心吧,以陆蓝莲的力量在凌峰古地没人能留住她,估计是被什么事耽搁了。”

    常羽梦还想再劝,结果一直没离开的岩力魁突然开口。

    “不,邬星波手有贺飞鸣给的锁牛环,如果陆小姐和他碰,很可能会出事。”

    尚景星三人顿时脸色大变,锁牛环的大名别说常羽梦两人,即使是尚景星也是一清二楚,封印牛力,在这凌峰古地足以致命。

    “该死!”

    尚景星心里一急,立刻向常羽梦问清楚方向,随后起身全力运转行万里冲进树林。

    树林中,他不停的狂奔,不安就像是野草一般在心里疯长,依照常羽梦所说自他们两人最后一次见到陆蓝莲已经过去近半个时辰,现在很有可能已经碰乌星波。

    尚景星的速度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加快,不一会儿就达到古树林的边缘。

    鬼域的每一寸土地都透着诡异与阴森,对这里他一无所知,贸然进入无疑凶险万分,但他不敢停下脚步,堪比小云出事时的慌乱填满他的脑海,尤其是想到常羽梦最后的话语,陆蓝莲很可能是为了帮他得到血龙草才会被乌星波等人追。

    “陆蓝莲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没有半点迟疑,他直接冲入鬼域,手中九重玄元棍舞的虎虎生威,凡是阻挡在他面前的不管是浊兽还是鬼柳树统统砸飞,灵力的消耗已经完全不是他能够考虑的问题。

    一柱香后,尚景星到达陆蓝莲和常羽梦等人相遇的地方,手中九重玄元棍配合灵力每一次横扫都会摧枯拉朽般摧毁他身边三丈内的雾发,灵力消耗极为严重,行万里只是刚修炼完成,如今如此超出负荷的运作,近乎是在透支他的寿元。

    呼!!

    又一次横扫,尚景星气喘吁吁的保持速度前行,不只是寿元,连续不断使用九重玄元棍的一重之力让他的灵力也进入透支边缘。

    轰!

    就在这时,远处一声巨响,他抬头一看,入目是一朵巨大的莲花虚影。

    莲花虚影出现后直接朝着一个方向放出一道华光,那个方向的鬼柳树顿时化为乌有。

    然而变化只是刚刚开始,天空突然毫无征兆的落下一道黑色雷电,莲花虚影犹如脆弱的玻璃,顷刻间支离破碎。

    这整个过程没有半点声响,或者说那声响以尚景星的修为根本没有听见。

    就在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之时,骤然一条银色长河自凌峰山腹之中流出,同时一道响彻整个凌峰古地的女声响起。

    “破坏规则者则为吾辈,塔界走狗有何资格落下雷劫!”

    银色长河与黑色雷劫向触,同样没有声响,两者互相消融直到消失。

    “两次出手救破坏规则之人,力量必定无法抵御这次的浊气,看来你是迫不及待成为我主的浊兽了。我期待着你我共同侍奉主人的一天。”

    一缕气机在空中飘荡,最后回归凌峰古地的大地之中。

    “哼,不过是一道影子,大言不惭。”

    随着这一句话结束,凌峰归于平静。

    尚景星震撼的站在原地,看了一眼凌峰,他明白那道声音应该就属于被困在此地的妖兽,他发誓要救出的那只妖兽。

    朝着凌峰深深一拜,尚景星双脚一蹬,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朝着之前莲花出现的方向窜去。

    又是一盏茶时间,他来到了一处空地,没有一棵鬼柳树存在,躺倒在空地中心的那个身影显得极其突兀。

    尚景星快步前,当他看清那个身影的容貌时,整个人好似疯了一般,冲了去。

    陆蓝莲一如既往穿着淡蓝色衣裙,乌黑秀发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银丝铺开散落一地沾满尘土,胸口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触目惊心,让人心碎。

    她安静的闭着双眼,苍白且苍老的容颜只能依稀看出曾经的美丽,此时的她就像一朵枯萎的莲花,宁静而凄美。

    尚景星伸手探向陆蓝莲的鼻息,没有呼吸,右手忍不住一颤,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下定论,右手下移,抓向陆蓝莲的手腕,想为她把脉,却不想碰到一件异物。

    他低下头,在看清自己碰到之物为何物时,心房猛地一颤,整个人如遭电击,呆愣在原地,嘴巴一开一合反复数次,好似失去言语的能力。

    这一瞬间,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情感直冲入他的脑海,他胸口很闷,明明身体状况正常却呼吸艰难。

    陆蓝莲哪怕昏迷,哪怕生死不知,也紧紧握着的东西,正是……血龙草!

    尚景星看着这只手许久许久,直到眼眶湿润,视线模糊,才回过神来,他颤抖的伸出右手,这一刻他甚至感到恐惧,他期待陆蓝莲没事,但又怕自己把脉后的结果会将自己的期盼打破。

    明明只有不到半尺的距离,对他来说却好似一个世纪,终于,他的手指搭到陆蓝莲的脉搏之,微弱近乎虚无的跳动犹如一缕火苗,不只是陆蓝莲的生命之火,也是尚景星的希望之火,他之前甚至产生了绝望的想法。

    尚景星以全所未有的速度从储物袋中取出两枚丹药,以及一壶清水,其中一颗丹药被他喂入陆蓝莲口中,还有一颗则被他直接捏成粉末,以意指决引出清水,粉末与清水融汇在一起快速旋转,不一会儿便成了药糊。

    用意指决操控药糊小心的抹在陆蓝莲胸口伤口处,这两颗丹药来自于凌峰第二层的储物袋中,四品丹药,内服外敷同时使用可堪比五品,虽然想要将陆蓝莲的伤治好并不可能,但是吊住命却是不在话下。

    做完这些,尚景星松了口气,拿出一件外套披在陆蓝莲身,随后将她抱起。

    他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个脚步声。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