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层天骄之力!

    一无所获的离开凌峰,尚景星甚至连自己所处的位置和昏迷前有所不同都顾不上去管,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坐起身探查体内情况,然而这一看顿时让他惊呼出声。

    “这!!”

    丹田中没有一只浊兽魂力,灰色灵力只是少了些许,伤势大半恢复,但这都不是重点,让尚景星震惊的是他的力量。

    五龙之力!

    更确切的说,是五百三十五牛之力,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增长了三百二十牛之力!

    “你醒了,人类。”

    尚景星一惊,立刻转头看去,他的身旁正站着两只浊兽,钟山神和祸斗。

    之所有他醒来时没有发现,原因在于它们的大小称之为袖珍也丝毫不为过,魂力之外仅仅披了一层薄的可以忽略不计的浊气。

    尚景星回过神,疑惑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祸斗趴在地上,慵懒的开口道:“你昏迷后,灵力被那只凶兽尽数吸收,为了让你不被夺舍,我们都进行了自爆,近二十只浊兽才勉强抹去那只凶兽的神志,当时只有我、钟山神、兕还有你的那只狸力保住魂力没有消散,我们的浊气都进入你体内,补充了你的灵力。”

    尚景星听闻狸力没事心中一喜,立刻问道:“那狸力呢?它在哪里?”

    钟山神轻笑一声,道:“别急,听祸斗说完。”

    祸斗接着道:“那凶兽虽然神志被抹去,但依旧是个后顾之忧,想要彻底杀死它明显不可能,最后兕强行带着它成为你的力量,而我和钟山神则稍微吸收了点你的浊气,变成现在这样。狸力的话,魂力受损严重,要不是因为被你复活的关系,也已经泯灭,现在正在你那个银光铁盒里。”

    尚景星闻言立刻打开铁盒一看,果然狸力正躺在里面,魂力有着明显的残缺,不过能活着就不错了。

    看了一会儿,尚景星盖上铁盒,心里依旧充满疑惑,他道:“就算是獓狠和兕都被我吸收,我也不应该直接增长三百二十牛之力啊。”

    “谁给你说那只凶兽叫獓狠的?谁又给你说你只吸收了它们两个?”

    说完,祸斗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趴在地上开始睡觉。

    “额。”尚景星更糊涂了。

    钟山神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那只凶兽的确叫獓狠,但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四凶兽梼杌,也就是那个漆黑虚影。兕的力量极强,为你增加了一百牛之力,獓狠为你增加了七十牛之力,至于梼杌,它增加的是虎力,换算成牛力的话,应该是一百五十牛之力。”

    尚景星恍然大悟,作为四凶的梼杌绝对鼎鼎大名,形似老虎,《神异经》中更直接指明它有三个名字,梼杌、獓狠,还有难训。

    关于这部分记载尚景星记得一清二楚,只是之前他完全没把外貌像牛的獓狠和梼杌联系起来,现在想想两者应该有着某种独特的联系,以至于出现类似共生的情况,那漆黑虚影如此之强,正是因为它是梼杌的本体。

    想明白这些,他顿时忍不住激动起来,五龙之力,这已经是堪比第四层天骄的力量!

    这还不算完,在力量成型后,体修的优势彻底体现,普通修士灵力加成的力量并不稳定,想要加成一倍必须要长时间的训练掌握,但体修不需要,尚景星现在就直接可以提高一倍,十龙之力!

    而当他手握九重玄元棍时,他的力量将达到恐怖的十五龙之力,虽然这个力量不是相乘而是相加有些遗憾,但是在凌峰这种特殊环境下,他只要别看不开去招惹兕、獓狠这种级别的妖兽,几乎可以横扫一切!

    正在尚景星激动的时候,突然有四道脚步声传来打断他的思绪。

    他转过头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静静等着。

    不一会儿其中两道脚步声的主人出现在他视野之中,正是常羽梦和墨丹林。

    当尚景星看清两人狼狈的摸样后,立刻眉头皱起,身形一动冲了过去。

    “尚景星!”

    看见尚景星,常羽梦两人纷纷露出激动的神色,紧张的神经顿时松弛下来,积累至今疲惫一股脑儿的涌出,脚步一晃再也支撑不住向前摔倒。

    尚景星立刻上前扶住两人,口中开玩笑道:“怎么,刚见面就行这么大的礼?”

    常羽梦一阵气急,恼怒道:“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快带着我们继续逃,后面有两个人追着呢!”

    墨丹林显然更了解尚景星的性格,同时也对他颇具信心,因此苦笑道:“我从没想过看见尚老板会这么激动。”

    尚景星嘴角一勾,将两人扶到一棵古树旁靠坐下去,随后道:“放心吧,有我在少不了你们半根毫毛。”

    常羽梦还是不信,嚷嚷着要尚景星快点带着自己两人跑,墨丹林却是气定神闲,直接吃了几颗丹药原地打坐开始疗伤。

    尚景星拄着九重玄元棍,耳边听着常羽梦不满的嚷嚷,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功夫,那两人就到了。

    他睁开双眼,正好见到一名不认识的男子和岩力魁一前一后冲来。

    岩力魁一看见尚景星,顿时大笑起来,兴奋道:“哈哈,尚景星,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就是尚景星?正好一起杀了!”

    西一城男子舔了舔嘴唇,嗜血的光芒在他眼中四射。

    尚景星淡淡道:“岩力魁,没想到你也和他们一起同流合污。”

    “不,我对杀东北区域的人没兴趣,我只想和你打一场!看拳!”

    岩力魁完全就是一副战斗狂人的模样,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多解释,二话不说就举拳打来。

    那西一城之人暗骂一句蠢货,随后狡猾的一笑,取出一把涂抹着毒药的匕首,跟在岩力魁身后冲来。

    尚景星微微抬眉,随意的抬起左手,迎向岩力魁的拳头。

    常羽梦见此一惊,立刻喊道:“小心啊!吞牛门有着下六层最大的妖牛牧场,他的力量堪比第四层天骄!”

    墨丹林也是大惊失色,他万万没想到尚景星竟然要和以力量著称的吞牛门天骄硬碰硬。

    西一城之人一脸狞笑,不明白这样一个蠢货怎么会被邬星波、威黎等人如此重视。

    “哦。”

    这是尚景星的回答。

    下一秒,岩力魁的铁拳和尚景星的手掌碰撞到一起。

    嘭!!

    气浪以两人为圆心向外扩散,环状的尘土飞扬而起,尚景星的衣裳舞动猎猎作响,也仅此而已。

    岩力魁的右拳被尚景星轻描淡写的抓在手里。

    “什么!”常羽梦嘴巴张大,足以塞下一颗鸡蛋。

    “这!”墨丹林正在疗伤险些岔气。

    “怎么会?!”西一城之人匕首都差点掉在地上。

    “五龙之力!!!”

    最震惊的莫过于岩力魁,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尚景星的力量究竟有多恐怖。

    尚景星松开手,淡然道:“好了,闹够了就走吧。”

    岩力魁呆愣在原地,西一城那人转头就跑,一转眼就跑出数十丈外。

    尚景星眉头一挑,举起九重玄元棍,以投掷标枪般的动作直接将九重玄元棍丢向那人。

    唰!!

    恐怖的力量造成了极致的速度,一息未到,九重玄元棍从那人后心出贯穿而过,带出无数鲜血和内脏碎片,然后将其钉在地上。

    一息杀一人!

    常羽梦和墨丹林吓得不轻,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尚景星却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轻描淡写的伸手一招,九重玄元棍在空中转了一圈将血渍甩掉又飞回他的手中。

    这时他的话语也到了。

    “我可没说让你走。”

    啪……

    尸体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