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六章 妖兽与人类

    地面之上,一个深约百丈直径近乎一里的深坑,里面雷光闪动、火焰蔓延、冰霜冻土,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獓狠在这一击之下彻底灰飞烟灭。

    尚景星心生感叹,到底是每一张价值都近十万的符箓,这威力可真不是盖的。

    其实刚刚他说价值一亿的一击有些夸大,这些符箓都来自与他在凌峰第三层得到的储物袋,他当时随便挑了十张进行估价,价值十万,就算每一张都是十万,两百张的价值也不过是两千万而已,即使是那张写有“聚”字金文的符箓,也只是一千万灵石的价格,再算上用掉的弱水,撑死也不过是四千万。

    也很多啊!

    尚景星心里默默算着,脸上的表情格外肉疼,弱水是他第二层最大的收获,现在已经几乎全部用光,符箓还剩下十张,这最后一击直接把他一大半的身家全部用出去了。

    等那些火焰、雷光散了差不多,他走到深坑旁,往下望了一眼,不由得道:“这么深,也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到我的地下基地呢。”

    他有些担心,其实地下基地就算被毁也无伤大雅,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这獓狠的魂力到现在都没有飞出来。

    该不会也被泯灭了吧?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急,往下身子朝坑底张望,自己花费这么大的代价,要是獓狠魂力出问题,那不是得不偿失了吗?!

    就在这时,一抹光影突然窜出,直奔他的丹田而去,是獓狠魂力!

    尚景星心里一喜,也不阻止。

    “小心!牛类魂力必须经过特殊炼制才能入体,不然会夺舍!”

    本来大战结束,所有浊兽都松了口气,就是钟山神也是收起烛龙之影原地休息,可它万万没想到尚景星是一个没有塔界常识的新人,别说准备特殊炼制了,就连这件事都不知道。

    靠!

    听了这话,尚景星一惊,立刻取出银色铁盒,但没等他打开,獓狠魂力就直接撞入他的丹田之中,不同于直接狸力入体,丹田被撕裂般的疼痛瞬间蔓延,这疼痛和药浴那次比也毫不逊色,冷汗瞬间从毛孔中钻出,一张还算俊朗的脸瞬间因疼痛而扭曲。

    尚景星不敢有半点迟疑,立刻原地坐下开始内视,希望能将獓狠赶出体外,最不济也要阻止它夺舍。

    然而就在此时,另一个变故突然出现,深坑中大量浊气翻腾,随后一股脑的冲向坑边的尚景星,这些浊气原本都属于獓狠,现在獓狠被尚景星所杀,按照滋浊的规则,这些浊气都属于他。

    这本是好事,但在此时却是足以要了他的命,无他,这些浊气足以让尚景星从浊气五层晋升到浊气六层甚至是七层,浊气一旦提升,不管是参与者身在何方,都会立刻进入凌峰之中,没有半点理由可说!

    “混账发起者!我和你没完!!”

    尚景星怒目圆瞪,此刻他除了尽其所能一边阻止獓狠夺舍一边抵抗如海浪般袭来的晕眩感,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钟山神在一旁看着,无能为力的叹了一口气。

    刚刚还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十几只浊兽,顿时心生绝望,几万年了,这是它们第一次感到脱困的希望,结果这希望犹如泡影,说破就破。

    唯一表情有些不同的是兕,它目视尚景星做着徒劳的抵抗,眼神中充满挣扎的情绪。

    大约五息的时间,尚景星近乎绝望,身体的控制权已经渐渐被獓狠抢去,现在别说是抵抗晕眩感了,他连抵抗的动作都做不出。

    就在这时,兕好似下定决心一般大吼一声,将刚刚稳定下崩溃趋势的身躯自行炸开,魂力出现,毫不犹豫的冲向尚景星,没入他的丹田之中。

    钟山神目光一闪,立刻明白兕的想法。

    想要阻止獓狠夺舍只用从体内入手,尚景星本人已经明显没有余力,旁人若是想帮忙没有极高的修为想也别想,不过对于它们这些浊兽来说,却是有另一个办法,自爆然后以魂力也进入尚景星的体内!

    钟山神几乎没有犹豫,也学着兕那样,炸开身躯,以魂力冲入尚景星的丹田,其他浊兽也是对视一眼,纷纷下定决心,和之前就身躯被毁浊兽一起紧随钟山神之后。

    顿时包括狸力在内的近二十只浊兽前赴后继进入尚景星的身体,此时已经接近极限的他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身子一歪晕了过去。

    在彻底昏迷前,他听见众多浊兽的声音自脑海中响起。

    “人类不用担心,你是我妖兽脱困的希望,我们绝对不会让你死的!塔界走狗,来世我要食其肉饮其血!!!”一只浊兽恨意滔天。

    “主人你放心,我不会让凶兽得逞的!”这是尚景星第一次听见狸力的声音。

    “我族千万同胞被困于凌峰之中数万年,人类,请帮他们脱困!”兕犹如在交代遗言。

    “救出娘娘,救出吾辈!”祸斗的话语满是怨恨。

    “人类,你放心,我们会帮你,但那之后我们是否还存在却是未知之数,如果我们魂飞魄散,请你一定要尽可能的帮助妖兽。如果有可能请救出白娘娘。钟山山神代千万妖族在此谢过。”

    随着钟山神的话语结束,尚景星彻底昏迷,下一秒,他浑浑噩噩的出现在凌峰之中。

    他没有去管四周的环境,只是坐在骸骨之上低着头,脑中回荡着那些浊兽犹如遗言的话语。

    深深的震撼充斥着尚景星的身心,他从没想过,妖兽会做出这样的事,他更没想到,妖兽竟然也会有种族这个概念,而为了这个概念它们甚至不惜魂飞魄散也要救下他这个人类。

    只是因为他,可以帮其他同伴脱困!

    “这就是妖兽……和塔界那些扭曲的人类比起来,它们才更像是人……”

    尚景星站起身,默默的看向翡翠树林的位置,随后抬起头望向凌峰之顶,在此之前他从没有想过要登上凌峰顶端,救出那名被困之妖。

    但现在,他的想法变了。

    “我尚景星在此发誓,只要力所能及,我绝对会救出你们的同伴,救出那被困在此峰之中的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