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是传说中的妖兽训练家

    现在的战局容不得尚景星有半点犹豫,漆黑虚影的强大已经完全超乎他的想象,烛龙之影虽然也不弱,但终究只是神通之影,连反击都会出现迟钝的情况,完全不能寄予厚望,更别说烛龙之影有一个致命弱点。

    钟山神本身!

    地面上的浊兽基本毫无还手之力,勉强能和獓狠一战的也只有兕,但也撑不了太久,一旦兕被杀死,獓狠腾出手来,正在施展神通的钟山神根本没有抵抗能力,届时烛龙之影将不攻自破。

    没有烛龙之影牵制漆黑虚影,这群浊兽们恐怕连一秒都撑不住,那接下去就要轮到尚景星了,他可没忘记刚刚獓狠扫向自己的那一眼,明显是发现了他。

    “獓狠食人”这一点在山海经上可是写的明明白白,尚景星有理由相信,时隔百年獓狠绝对想要尝尝久违的人肉。

    形势刻不容缓,他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决定,是放弃这么一个大好机会离开,还是出手帮助浊兽拖住或者杀死獓狠。

    三息过后,他一咬牙,下定决心参战,牛类浊兽魂力本就是他参与登凌峰的三个目标之一,以獓狠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说是整个古地中最强的牛类浊兽也不为过,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放在他面前,还要放弃的话,以后的修行之路也别走了。

    他慢慢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周而复始,为的是平复自己的心情,想要将自己心中对于獓狠的恐惧驱散,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双目中只有一往无前的坚毅。

    尚景星从腰间取下两个储物袋,从其中不停的取出各种物件,要说自身实力,他在这场战斗中能起到的作用可谓是渺小至极、可有可无。

    但他并非没有参战的资本,凌峰中所得到的东西,还有这些天和观看者交易的东西让他有了这份底气,如果运用得当并不是没有机会成为扭转战局的重要力量。

    啊,不,是必须运用得当!稍有差池就将万劫不复!

    “呼……”

    准备妥当后,尚景星轻轻吐出一口气,接着毫不犹豫的跳下古树,朝着中央地区跑去。

    十里的距离不算短,要换了以前的他必定要跑个半柱香以上,但现在有了灵力又修炼了行万里,只是一盏茶功夫,尚景星就到了獓狠十丈之外,要不是行万里刚刚开始修炼,他的速度还将更快。

    他的突然出现吸引了在场所有浊兽的注意,一双双或是凶恶或是好奇或是嗜血的兽瞳盯着他,即使是正被獓狠踩在地上的兕也看了过来,在场的浊兽其实都早已发现了他的存在,只是没有一只浊兽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现身。

    尚景星轻轻一笑,没有半点胆怯,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亦冷,二话不说就是拉弓上弦。

    嗖!

    长箭离弦,破开长空,笔直朝獓狠射去。

    叮!

    一声打铁声响起,长箭连破开獓狠的皮毛都无法做到,直接摔落在地。

    这样的结果,尚景星毫不意外,这一箭他连一丝灵力都没有使用,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伤獓狠,而是表明立场,同时吸引獓狠的注意,兕还不能死。

    他停下脚步,悠然道:“在下尚景星,修兵止戈滋浊的参与者,是一名妖兽饲养师。”

    就像是为了证明他的话语,狸力很是机灵的走到他脚边,亲密的拱了拱他的右腿。

    “我可以复活浊兽。”

    尚景星此话一出口,顿时这些浊兽看着他的目光一变,狂热无比,如果只是复活还不至于让它们如此,重要的是复活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如果他能将这个能力带出凌峰,是不是代表着被他复活的浊兽也将脱困!

    “人类……”一直趴伏在远处的钟山神突然开口,说的竟然是人族语言,“帮助我们杀死这只凶兽,我们都将追随与你!”

    “不!我不同意!”

    兕的语气非常暴躁,或许是因为受伤不轻的缘故,他有些气喘吁吁,但其中的愤怒却没有因此被掩盖,那是针对尚景星的愤怒。

    尚景星一愣,他不明白兕的这份愤怒来自于哪里,在此之前他可从未见过兕。

    他不明白,但其他浊兽却非常清楚,这是牛类妖兽对于人类修士与生俱来的恶感,其他妖兽要是死于人类修士之手,顶多就是死,但牛类妖兽却是连全尸都无法留下。

    钟山神龙口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兕也在做着同样的举动,两兽之间似乎在做着交流,并不愿意让尚景星听见。

    几息之后。

    兕复杂的看了尚景星一眼,最后叹了口气,做出妥协,道:“好吧。人类,帮助我们,帮助浊兽。”

    对于这个结果,最高兴的莫过于尚景星,他嘴角一勾,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半,他笑道:“乐意之至。”

    “人类你是在找死!”

    充满恶意的话语来自于獓狠,对于它们这种妖兽来说,人族语言根本不在话下,说话间它前蹄抬起凶狠的踏下,它这一脚要是踏实了,兕绝对身首异处,死的不能再死,再加上离的獓狠近,魂力恐怕连飞向尚景星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獓狠吞噬。

    尚景星目光一闪,毫不犹豫的双脚一蹬,冲了出去,手中亦冷收起换成荆棘魔鞭,大量灵力注入魔鞭之中,《驯天》悄然运转,随后朝着獓狠抽了出去。

    荆棘魔鞭化作血虹,明明距离十丈,血虹却轻易抽中獓狠的背脊。

    獓狠庞大的身躯一颤,前蹄踏下的动作不由的一缓,一个小拇指尖大小的驯点出现在它背脊之上,血光出现覆盖它的全身,然而下一秒血光崩碎,獓狠再次恢复身体的控制能力。

    驯兽失败,整个过程只有一息的时间,但对兕来说却足够了,它庞大的身躯犹如吹气球一般再次一涨,顿时将獓狠掀翻,以力量来说,即便是使出漆黑虚影后的獓狠也完全不是兕的对手。

    獓狠轰然倒地,黑雾立刻放弃和火焰、狂风、雷云缠斗,护在它周身,阻挡了兕的乘胜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