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三章 强悍的獓狠

    “唉。”

    獓狠即将死亡,对此尚景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有些遗憾,但失望却没有,毕竟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出来转一圈就能得到獓狠魂力,几乎没有比这更好的买卖,然而接下去的一幕,却是彻底颠覆了他的想法。

    獓狠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浊龙虚影,一双漆黑色的眸子充满了不屑与轻蔑,根本没有半点即将迎来死亡的恐惧。

    突然,一股汹涌澎湃的威能从獓狠体内发出,近处的几只浊兽忍不住战栗趴伏在地上,一个虚影浮现在獓狠身上,这个虚影除了能看出四肢着地其他一概都模糊不清。

    绝大多数浊兽已然毫无反抗之力,对于这样的变化剩下的浊兽惊惧不已,根本不敢有半点迟疑,立刻使出浑身解数朝着獓狠发起攻击,它们明白,要是再晚一分,它们根本没有半点胜利的可能。

    狂风、雷云、黑雾、火焰再次涌来,这次的声势甚至比之前都浩大了一倍。

    对此,獓狠只是轻描淡写的抖了抖身躯,顿时又是大量黑雾飘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从黑雾中传出,一张张鬼脸张牙舞爪,吞噬着祸斗的火焰,要不是狂风及时吹来助长火势,祸斗之火说不定已然熄灭。

    鬼雾在这时候也笼罩过来,但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攻击,直接被一个巨大的鬼口吞下,没有激起半点波澜,显然鬼雾和獓狠的黑雾乃是同样性质之物,而鬼雾差了许多。

    黑雾轻松的将火焰、狂风、鬼雾隔绝在外,獓狠不屑的瞟了一眼放出鬼雾和狂风的浊兽,两道黑色光柱从它双眼激射而出,犹如两杆长枪,那两只浊兽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瞬间被洞穿,浊气炸开,魂力想要逃离,却被黑色光柱突然长出的两只鬼手牢牢抓住碾碎。

    瞬间杀死两只浊兽,獓狠仰起头,看着头顶的浊龙之影,双目流露出一丝忌惮,但更多的还是不屑,它仰头一吼,这一次的吼叫声竟是似牛似虎,凶煞之气入万年寒冰甚至让远在十里之外的尚景星遍体生寒,好似全身的血气都在这一吼之间被吸了个干净一般!

    “那模糊虚影到底是什么来历!?”

    獓狠所有的变化都从虚影出现开始,尚景星自然非常好奇,他立刻打开破岚瞳凝神望去,想要看清楚虚影的模样,然而仅仅只是一眼,他立刻感到大脑炸开,一只只凶恶的猛鬼、凶兽扑面而来,想要将他撕扯个粉碎。

    从未有过的恐惧在一瞬间占据他的身心,纵然他心里非常清楚眼前的一切都是幻术,甚至这幻术根本不是针对他,要不是他想要去探究虚影的面目根本就不会中招。

    在恐惧的支配下,尚景星条件反射的移开目光,猛鬼、凶兽尽数消失,好似从未存在,数息过后,他再次回过头,只关注战况不敢再探究虚影的样貌。

    这一看,却是让他吓了一跳。

    “这究竟何方神圣啊!”

    獓狠身上的虚影冲天而起,迎风而长,转眼间成为一尊庞然大物,比小山般的兕都要大上好几倍,那虚影前爪扣住钟山之影,后爪踩住烛龙之尾,随后巨口一张直接咬在烛龙的颈部用力撕扯,大量组成烛龙身体的浊气泄露而出,犹如鲜血流淌。

    烛龙之名不只是对尚景星来说如雷贯耳,即便是塔界的人们也是家喻户晓,绝对称得上最强的妖兽、神兽之一,他万万没想到虚影竟然敢攻击,而且攻击竟然奏效了!

    这就好像是一个锻体期和一名仙人对战,结果最后竟然是锻体期赢了,这已经脱离的难以置信的范畴,要不是他亲眼看见,绝对不屑一顾,打死都不信。

    实际上,这烛龙之影只是神通演化,实力没有真正的烛龙万分之一不说,甚至连反应都有些迟钝,足足过了三息反击才出现,烛龙的反击非常简单,只是一个呼吸而已。

    吸气间,方圆百里之力的“热”在一瞬间消失,酷寒坚冰笼罩了大地,一棵棵参天古树化为冰树,一只只浊兽在茫然间化为冰雕,天空落下茫茫大雪,漆黑色虚影身体僵硬隐隐有冰霜般的幽蓝色闪烁,攻击撕扯的动作比之前足足慢了数倍。

    呼气间,“热”被成倍返还,酷热犹如火焰般席卷坚冰大地,一冷一热间转换,大地变成沼泽,古树变成尘埃,浊兽连魂力都被燃烧殆尽,离得最近的虚影更是凄惨,巨大的热浪形成一种可怕的无形之火,这种无形之火可燃烧万物,即便是虚影也不例外,再加上虚影之前一身冰霜,转瞬间的巨大转变,让虚影直接炸开。

    烛龙吸气成冬,呼气成夏,即便只是神通之影,在只作用在方圆百里的情况下,也足以让任何一名元婴期魂飞魄散!

    随着虚影的炸开,不管是底下的浊兽还是浊龙之影都确信虚影已然消失,甚至趴在一旁气喘吁吁的钟山神都开始收起神通,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毫无征兆的,刚刚消散的虚影在烛龙之影身后形成,它虽然小了一圈但凶狠依旧,张牙舞爪乘着烛龙不备,巨口一张一口咬下!

    哧!!

    烛龙的前爪竟然被虚影一口撕扯下来,嚼咽吞入腹中,它眼中闪烁着嗜血而凶残的神光。

    两兽之战再次展开!

    轰轰轰!!!

    又是一连串的巨响传来,身在蓝色小盾保护之下,尚景星轻松抵御着酷热,颇为闲情雅致的看向巨响传来方向,正好看见兕一往无前的冲向地面之上的獓狠。

    獓狠转过头,先是似有似无的扫了尚景星方向一眼,随后看向迎面冲来的兕,漆黑的双眸突然一变,犹如粘稠的泥浆,那是一种让人作恶又让人恐惧的颜色和形态,好似他的双眼中集合了世间所有的肮脏,所有的恶!

    吼吼吼!!!!

    凶猛的吼叫声从獓狠口中传出,空气震荡,甚至尚景星还敏锐的看见一圈波纹,细微的扭曲,连空间都受到了震荡!

    巨大的声浪迎着兕直接一个对撞。

    嘭!!

    兕与无形的声浪在空中僵持,鲜血不停从它毛孔中渗出,一盏茶后,兕终于支撑不住,无力的倒飞出去,撞倒数十棵古树。

    这场浊兽间的战斗可谓是千回百转,獓狠在强势和弱势间不停转换,让尚景星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不能再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