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一章 浊兽厮杀

    “老爷子,这样吧,我们换个交易方式。”

    虽说九重玄元棍这种以倍数增加力量的兵器堪称神器,在塔界那是人人趋之如骛的神兵,但实际价格也只能和两把半长枪相当,三把差价就超过了500万界点,无法完成交易,因此尚景星想到了另一个交易方式。

    他微微组织语言,道:“三把长枪换九重玄元棍,一块六品昆兰石换一次老爷子你帮忙锻造的机会,材料就用昆兰石伴生石,七品风轻铁,一对六品双蒂分影石,一块六品沉海金精。你看如何?”

    欧治子:再次锻造九重玄元棍?

    尚景星道:“是的。”

    欧治子:哈哈,好,说到底这还是我赚了,塔界的那些材料我这边都没有,就是免费帮你锻造都是我赚。

    欧治子:那我们先交易,九重玄元棍你先用着,我这边还需要一些准备工作,等准备结束你再把九重玄元棍给我。

    尚景星点头开始交易,之后又和直播间的其他人完成了几笔交易,万界点经过这十天的积累已经冲破三千点。

    这十天里,尚景星先后进入凌峰四次,第二层得到一个储物袋一个小盾法宝,第三层得到一个储物袋,第四层一无所获,五层则是一个储物袋一把飞剑,这些东西虽然交易出去一部分,但是还有一部分被他留了下来。

    可以这么说,一旦尚景星走完凌峰的九个区域,他的财富虽比不上一些大门派,但绝对足以堪比第二层普通门派的底蕴,凌峰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一个腾飞的契机,一旦登凌峰结束,尚景星将犹如猛龙出海,修行之路不会比那些天骄差多少。

    事情处理完,他抬手打了个哈欠,十天不眠不休的修炼让他修为突飞猛进,疲劳也因此积累下来。

    尚景星出于谨慎,还是吩咐狸力注意情况,一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立刻叫醒他,随后就脱了衣服爬到另一张舒适的床上睡觉。

    事实证明,他的谨慎是正确的,他只是睡了两个时辰而已,整个地下通道竟然出现了剧烈的震动,犹如地震来袭,不用狸力叫醒,哪怕尚景星为了快速养足精神而进入深度睡眠依旧没能避免被这剧烈震动吵醒。

    “怎么回事!”

    尚景星翻身坐起,第一时间就确定这不是地震,然后立刻双眼扫视着四周,寻找震动的来源,最后他的双眼停留在自己的头顶,震源就在那里。

    “这?该不会是上面的浊兽打起来了吧?”

    尚景星露出一丝苦笑,心里对自己这个猜测有些不确定,从进入凌峰古地至今他还从没见过浊兽自相残杀的,但要说可能性吧,还真是这个猜测最靠谱。

    事不关己,他悬着的心立刻放松下来,震动剧烈他肯定是不能修炼,想了会儿决定先去洗个澡。

    拿出换洗的衣服,尚景星优哉游哉的走向浴室,心里还幸灾乐祸的表示,那些浊兽打得越激烈越好,死了越多越好,反正和他没有关系。

    “咦!”他突然愣在原地,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他们打这么激烈肯定会有浊兽消散,要是里面有牛类浊兽的话,我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魂力了!”

    想到这里,尚景星哪还顾得上洗澡,直接将衣服往床上一丢,二话不说朝着出口跑去。

    出口处的电动扶梯他早就在几天前就安置完成,甚至还出去打探了一番,这一次自然也就驾轻熟路。

    半盏茶后,尚景星回到地面,呼吸着比地下还稍微差了一点的空气,双腿一蹬,跳上古树,然后朝着浊气浓郁的核心区域赶去。

    一路上,他几乎是一只浊兽都没有碰见,除了地面有些坑坑洼洼的战斗痕迹,几乎看不出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由于浊兽死亡不会留下尸体,他无从知晓十天前看见的大量浊兽是死了还是集中在核心区域,亦或者早已离开。

    不过,很快答案就出现在他面前,核心区域密密麻麻上百头浊兽集中在一起,尚景星立刻停下脚步,屏住呼吸,心里暗自庆幸自己将阵盘带来不然绝对会被发现。

    这上百头浊兽聚集在一起,自然不可能是为了开会聚餐之类的事,它们的目标明确,凶态毕露,在将生前的灵智尽数开启后的现在,它们早已没了尚景星第一次看见浊兽时的那份呆板,它们或是狡诈或是凶狠或嗜血的看着最中间的那个巨大的身影。

    獓狠!

    而此时与獓狠战在一起的,正是尚景星连续见过两次的钟山神,这两只凶兽皆是金丹期修为,身躯庞大,凶煞之焰几欲焚天。

    钟山神,依照山海经中的记载,此兽乃是一名山神,这个身份可谓是非常普通,说满大街都是也丝毫不为过,但这要看它是哪座山的山神,要是其他的山那自然没什么了不起,但钟山却是很独特,它的独特都来自于一只住在其上的神兽。

    烛九阴,烛龙。

    试想,能被烛龙封为山神,钟山神的实力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可偏偏有着这样身份的钟山神竟然和獓狠打的难分难舍,甚至还处在下风,时不时的需要一旁的浊兽帮忙才能支撑到现在。

    尚景星强行忍住心中的激动,现在的情况绝对是天赐良机,在明白了獓狠实力之强大后,他清楚要是没有今天这一出,他想要得到獓狠的魂力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哞!!

    獓狠一声怒吼,如蓑衣般笼罩着它全身的毛发突然炸开,黑色的雾气以它为圆心开始扩散,最后形成黑色的旋风将半数浊兽笼罩其中。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从旋风中传出,绝大多数浊兽毫无还手之力当场炸裂,甚至有一部分浊兽连魂力都没能逃脱彻底泯灭找不到半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旋风足足持续了半盏茶,期间旋风横扫又是笼罩一部分浊兽,当旋风消失,三只浊兽显露身影。

    它们的伤势或轻或重,钟山神伤势最轻,但也是相对而言,一只苍黑独角牛和它相差不大,最后剩下的一只状若狼狗的妖兽伤势最重。

    钟山神、兕、祸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