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二章 破幻术!

    “如果破岚瞳都无法看破,那只有三种可能,一,对方的修为比我高出最少两三个大境界。二,这个幻术并非迷惑我的双眼以此来改变周遭的环境。三,对方所使用的并非单纯的幻术,而是天赋,且这个天赋层级异常的高,以至于让现阶段的破岚瞳无法看破。”

    尚景星托着下巴,直接将第一个可能否定,凌峰只有锻体期能进入,关于这点绝对不可能有错,不然层主级别的强者早就进来了。

    而凌峰本身存在之物,同样不可能,这场修兵止戈的目的就在于参与者自相残杀滋养浊气,不可能弄一个本土强者来进行杀戮,也就是说整个凌峰,除了他们这些参与者外,存在的只有浊兽,就算浊兽异变也不会在短时内达到金丹甚至元婴期以上。

    而第二个可能其实也必须建立在一定的修为基础之上,不作用与双眼及感官,而是直接搅乱神志更深程度的幻术功法,怎么也得金丹期修为才能掌握。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第三。天赋。浊兽有不少山海经的凶兽神兽,天赋极高倒也说得过去。”

    尚景星抬起头,环顾四周,嘴角勾笑,显然是已经有了主意。

    他脚步移动,找了个身前没有任何障碍物的位置,然后……

    原地转身。

    “妖兽的天赋一般都是单一的。”尚景星开始向后倒退,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地面上的火焰脚印,他的音调比之前高了许多,“如果被迷惑的不是我的双眼,而环境又的确是假的,那被迷惑的只能是我的心神,直接从心神入手改变我看见的一切。”

    尚景星看见自己的火焰脚步出现了明显的偏移,他嘴角笑意更浓。

    “我一路上追逐虽然非常警惕,但并不是没有松懈的时候。”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自己移动的方向一次次纠正为直线,“但即便是这样,你依旧不敢出手,因为你不如我,你自知不是我的对手!”

    随着尚景星的话语深入,周围的环境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一颗颗古树化为倾城美人,美人们搔首弄姿打扮妖艳,一个个都透着使寻常男人神魂颠倒的魅力。

    “狐媚之辈。”尚景星一声冷哼。

    美人们发出娇笑,其中相貌最为出众的四人直接上前,拉住尚景星,整个人都腻了上去。

    “说实话,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和我一起进入的那些人力量一个个都比我强,那么你的身份就很简单了。”

    完全无视美人们的拉扯,尚景星犹如石人,依旧是淡定的一步步倒退。

    “浊兽这点是必然的,普通人不可能具备这么强的天赋神通,但这一切决不只是浊兽而已,你是那多出来的十一人之一!”

    此时尚景星已经后退了一百多步。

    突然周围的环境大变,魑魅魍魉嘶吼,在尚景星面前疯狂奔袭而来,青青草地化为鬼魅的泥潭,一双双鬼手从泥潭中伸出,想要抓住尚景星的双腿。

    “你怕了,真是可惜,你的迷惑心神不能遮盖另一种妖兽的天赋,或许是因为自身修为不够的原因吧。”

    尚景星此话一出口,周围的鬼魅更加狂躁,一个个疯狂的扑向尚景星,血盆大口张开,一滴滴鲜血从齿间滴落,恶心的腥臭几乎扑面而来。

    但,尚景星依旧不为所动,镇定的看着地面上的火焰脚印,一步步小心而又迅速的走着。

    “从我绕的那个圈的大小就能看出,你或者你那只浊兽迷惑心神的范围只有百丈不到的距离。直径的话,五百步即可。”

    尚景星右脚后踏,脚尖点地却没有踩下,他突然抬起头,看着群鬼犹如蝗虫过境一般疯狂扑来,距离自己连半米的距离都不足,他笑了,不屑的笑了。

    “一会儿见!”

    为首那只厉鬼的利爪一脚伸向了尚景星的咽喉,距离,一寸!

    一脚踏下!

    群鬼、泥潭瞬间消失,强烈的空间错位感出现,古树林再次映入尚景星的眼帘,同样映入他眼帘的还有一名身穿仕女装的美丽女子,而她的肩上站着一只浊兽,天狐!

    尚景星微微抬头,正视着那名女子,淡然道:“你输了。”

    女子阴冷着脸,煞气冲天,让她有了股不同于陆蓝莲和吕清媚的别样美丽,但这依旧掩盖不了她微微颤抖的身躯,她道:“我没有!”

    尚景星笑了笑,道:“我可以给你个机会,把这只浊兽给我并回答我三个问题,我放你走。”

    “不可能!”女子情绪明显激动了许多,她连忙将浊兽天狐藏到身后,紧张的看着尚景星慢慢后退。

    尚景星眉头一挑,双眼微微一眯,一缕缕寒光从眼中射出,无冤无仇之人他并不想出手,即便对方害得他跟丢了獓狠。

    但如果对方不识抬举,那就另当别论,怪不得他心狠手辣。

    “浊兽不能给你,也给不了你!我……”好似是发现了尚景星的不耐烦,又或者是西一城之人对杀意的天生敏感,女子马上开口解释,“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可以先塔界立誓,但你也必须向塔界立誓得到答案后放走我!”

    “你没资格谈条件。”尚景星摇了摇头,旋即又笑道:“不过,公平、公正这点,的确是某样东西下达给我必须遵守的条例,交易成立。”

    女子松了口气,两人分别对塔界立下誓言。

    女子道:“塔界作证,尚景星问我的一切问题,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尚景星道:“塔界作证,问完三个问题,我便放此人离开。”

    “好了,我问你答。”

    尚景星随意的找了颗古树靠着坐下,开始提问。

    “首先,你是谁,来自哪里,叫什么名字。”

    尚景星食指竖起,这是他第一个问题。

    女子恼怒道:“你这是三个问题!”

    尚景星似笑非笑道:“我说是一个,就是一个。”

    女子双目瞪眼,恨恨的看着尚景星,鼓囊的酥胸上下起伏,最后还是妥协道:“雷落霜,西一层主之女。”

    尚景星点点头,道:“月落乌啼霜满天,不错,可惜不配。”

    雷落霜又是一阵气恼,周身的煞气更浓。

    尚景星可不管她高不高兴,又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二个问题,你是怎么进来凌峰的。”

    雷落霜叹了口气,道:“是西一层主联合南一层主拦住东一层主,然后破开东一层主设下的封印将我们十人送入凌峰。”

    “十人?”

    “是的。”

    尚景星目光一闪,参赛者明明有22人,但西一层主只送了十人进入,那多出的一人是谁?

    他不动声色道:“第三个问题,那只浊兽是怎么回事?你驯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