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凌峰的真面目

    “变化!”

    尚景星轻喝一声,也不见他有任何其他动作,一双修长的手突然出现变化,十片指甲毫无征兆的变长,在星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夺目的寒光。

    目睹这一切,尚景星右手手指并拢成手刀,直接朝着树干一划,顿时一道一寸深的划痕出现在树干上。

    凌峰中的古树可不简单,常年经受浓郁灵力的洗礼,其坚韧程度不下于一些兵器,然而就是这样的古树在尚景星的指甲面前依旧犹如纸糊。

    他笑道:“没想到我‘变’字誉文进展甚微,倒是‘变化’关联誉文轻易掌握。”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尚景星每天都在进行对“变”字誉文的修习掌握,可惜,作为抽象性誉文,“变”字掌握难度之高骇人听闻,即便是他的悟性超于常人也没能掌握半分。

    结果没想到今晚只是想转换下心情,修习“变化”关联誉文,却是短短的一个时辰就掌握了。

    “哈哈,有了‘变化’誉文,在等我吃了锻体果,行者之名就名至实归了吧!”

    尚景星兴奋的一笑,想了一会儿,决定继续尝试。

    “看我七十二变!”

    话音落下,顿时指甲收回,一撮撮浓密的白色毛发长满他的双手,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变化。

    尚景星尴尬的看着自己的手,他原本是想要变成狼的,结果别说狼了,就连狼爪都没变出来,他立刻一甩手,毛发消失,恢复正常。

    934782平行宇宙捕快:哈哈哈,主播这个逼装的很圆润啊。

    妙女寻仙-何妙儿:请问尚景星先生,对于装逼失败这件事,你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倚天屠龙记-赵敏:“看我七十二变”!完蛋完蛋,让本郡主先笑一个时辰,哈哈哈。

    我欲封天-小满儿:尚叔叔不伤心,大不了咱们下次重新装过!

    尚景星欲哭无泪道:“小满儿别说了,我更伤心了……”

    他并不死心,又接连尝试变化其他动物,却皆是以失败告终,最后得出结论,使用血气运行“变化”誉文,只能做出极小的变化。

    既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尚景星自然也不打算再做无用功,直接双手抱头开始休息,今天虽然一路平静,但他毕竟身在一切未知的凌峰,必须养精蓄锐面对明日可能发生的一切。

    不一会儿,他便进入了梦乡,而与此同时,凌峰也正酝酿着让他们这些外来者措手不及的变化。

    第二天。

    叫醒尚景星的不是阳光,而是一声声野兽的低吠。

    他非常警觉,睡得不死,几乎是在低吠声出现的瞬间,就翻身醒来,低头一看却是诡异的一幕。

    一头头身上飘散着灰色雾气的生物在古树底下低吠,他们皆是头朝上显然是发现了身在百米之上树顶的尚景星。

    昨天赶路一天,尚景星非常确定整个凌峰没有任何动物,别说是妖兽或是大型动物,就连虫子都没有一只,哪想到现在一觉睡醒,突然出现这么多生物。

    最诡异的是,这些生物看上去非常怪异,人面豺身有翼蛇行,牛首四角身长毛,马身龙首,豹首狮身五尾一角、形似狸猫三尾一目。

    尚景星越看越心惊,到最后甚至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底下这十三头生物他认识一半!!

    化蛇!

    獓狠!

    钟山神!

    狰!

    讙!

    这五只凶兽对于塔界的其他人可谓是陌生至极,但对尚景星这神话爱好者来说,那真是如雷贯耳,各个都是山海经中记载过的凶兽!

    尚景星苦笑一声,下面这些凶兽最少有五只和呲铁齐名,而钟山神和獓狠的大名更是在呲铁之上,别说来十三头了,就是来一头他都是九死一生。

    他也不再多想,二话不说蹬腿一跳,跳到另一颗古树顶端,头也不回的逃离。

    一连跳了数十颗树,远离之前的地方数百米,低吠声越来越轻直到消失。

    尚景星停下动作,低头往下一看,已经甩掉了那些凶兽。

    他咧嘴一笑,道:“还好没有飞禽类凶兽。”

    随着这句话出口,尚景星突然一愣。

    “不对!”他浑身像触电一样看向自己原来的位置,“不对不对!这些凶兽有问题,山海经中记载过的凶兽没道理这么弱啊,就算不能飞,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被我甩开啊!”

    “除非……除非他们没有金丹期的修为!甚至连炼气期的修为都不一定有!对,一定是这样!”

    尚景星灵光一闪,对自己这个猜测有八成的把握。

    随后他又开始犹豫,那些凶兽说是浑身是宝也不为过,要是自己猜测正确,自己完全可以返回杀了那些凶兽,可八成终究是八成,还有两成的不确定性。

    思考良久,最终尚景星还是咬牙一蹬,原路返回!

    他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碰见了那些被自己甩开的十三头凶兽,他低头细细观察,不一会儿便嘴角一勾笑了起来。

    现在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些凶兽根本没有金丹期修为,不,甚至可以说他们根本连修为都没有,除了凶态毕露以外,根本就是普通的野兽而已。

    “这可怨不得我了。”

    尚景星嘴角一勾,从储物袋中取出亦冷,拉弓上箭,一气呵成,他瞄准的目标是外貌似狸猫的讙。

    讙非常警觉,提前就做出了闪避动作,在这方面它倒是完全展现出了凶兽的意识,可惜……

    嗖!

    长箭破空而去,速度之快,根本不给讙任何机会。

    噗!

    讙的头颅瞬间被长箭洞穿,钉在地面之上,意识有了速度跟不上也是枉然!

    尚景星的表情没有哪怕一丝变化,花架子的凶兽不值得他得意。

    上弦。

    拉弓。

    满月。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又有三只凶兽没有反应过来被钉在了地上。

    诡异的事发生了,这些凶兽好似没有灵智一般,同伴的死亡对他们没有半点影响,一如既往朝着古树上的尚景星低吠着。

    这时候尚景星也没去管这么多,再次拉弓上弦,不过这一次他没能将长剑射出。

    异变突起。

    被尚景星钉死在地上的四只凶兽突然化成灰色的烟雾,消散在空中,唯一证明他们曾存在过的,是各自留下的一颗灰色珠子。

    他目光一凝,想到了什么,立刻打开破岚瞳。

    下一秒,尚景星倒抽一口冷气。